喜获新生、序言

奥古斯丁、路益师、巴拿、圣经

耶稣宣称我们必须重生(约三7);对于想主宰自己灵魂的人而言,这句话若不是谎言,就是一个极强烈的命令。上帝借着大篇幅的圣经记载,为要突显人在罪中无能为力的景况。“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约三8)灵魂最终的主宰不是我们,而是圣灵。

上帝的灵自由运行而使人重生的两个故事,可以避免我们对圣灵的工作方式产生肤浅的刻板印象。圣奥古斯丁(St. Augustine)在主后386年悔改归向基督,路益师(C. S. Lewis)于1931年成为基督徒;两人都是经历长期不信、挣扎许久之后才信主的。然而圣灵改变的大能,以截然不同的方式运行在他们两人身上。

奥古斯丁的故事

性放荡是使奥古斯丁远离基督的诱惑,他将近有十六年的时间放纵、沉溺于肉体的情欲中。他十六岁时就离家,但慈爱的母亲没有一日不为他祷告。年近三十二岁的奥古斯丁说:

“主啊!我渴慕亲近,我开始寻索如何能获得我所需要的力量。但是我遍寻不着,直到我来到上帝与人之间的中保——耶稣基督——面前。”1

一个重大的、历史性的日子终于来临——主后386年8月下旬,即将三十二岁的奥古斯丁和好友亚利比斯(Alypius)谈话,提到一位埃及修士安东尼(Antony),他有着超乎常人的圣洁与奉献精神。当奥古斯丁看到别人在基督里享受自由和圣洁,自己却受禽兽般情欲的捆绑,他为此感到痛苦扎心。

“我们的房子有一座小花园……此时,我心中的烦乱驱使我躲到花园里,好让我内心的激烈交战不受干扰……我陷入一种能够使我神志清醒的狂怒中;我正处在“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挣扎里……我愤怒发狂,恨自己不接受的旨意,且与的恩约无份……我抓扯自己的头发,用拳头捶打额头,十指紧扣并抱住膝盖。”2

然而,此时的奥古斯丁才清晰地看见,自己所获得的远远超过所失去的。借着奇异的恩典,他开始看见在基督面前的纯洁之美。与基督相交而获得的节制之美,对抗着挑拨肉体情欲的“烦琐”,交战随之而起。

“我扑倒在一棵无花果树下,泪如泉涌……突然听到邻家孩童的歌声,我分不清是男孩或女孩的声音,只听到不断重复地唱着:‘拿起来读,拿起来读。’3 我急忙回到房间,看到亚利比斯还坐在那里……我翻开保罗书信,屏息读着首先映入眼帘的一段话:‘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荡,不可争竞嫉妒;总要披戴主耶稣基督,不要为肉体安排,去放纵私欲。’(罗十三13-14)我不想再往下读,也没有这个必要。因为,当我读完这段经文的那一瞬间,确信的光芒充满我心,所有的怀疑和黑暗都一扫而空。”4

奥古斯丁重生了,他从此弃绝旧路。圣灵之风吹拂到花园里,借着孩童的歌声和圣经的话语,把奥古斯丁心中的黑暗驱除尽净。

路益师的故事

自1925年起,路益师就任职于牛津麦格达宁大学(Magdalen College),担任英国语言与文学的助教。他最为现代人所熟知的,应该就是他的著作——《纳尼亚传奇》(The Chronicles of Narnia)。

路益师于1931年9月的一个傍晚,和《魔戒》(TheLord of the Rings)的作者托尔金(J. R. R. Tolkien)以及戴森(Hugo Dyson)谈论基督教。当我们回顾此事时,可以确信的是,上帝已经为路益师隔天的悔改作了完美的安排。

只是跟奥古斯丁的悔改大不相同,路益师的经历没有情绪起伏,也没有强烈的挣扎;因为所有的挣扎在这之前已经消失不见。以下是他叙述自己如何搭车前往动物园的得救之旅:

我清楚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重生,但我无法确定它是怎我清楚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重生,但我无法确定它是怎么完成的。一个阳光普照的早晨,我搭车前往惠兹那德(Whipsnade)。当巴士开动时我还不相信耶稣基督是上帝的儿子,但就在车子抵达动物园时,我已经相信了。一路上,我并没有专心思考问题,也没有什么情绪起伏。在一些重要的事情上,我们最不愿意使用‘情绪性’的字眼。这种经验比较像一个人睡了很长一觉后醒过来,他意识到自己已经醒了,却仍然躺在床上不动。那是一种很难理清的感觉,正和我在公交车上的情况一样。这到底是独特的或是必然的呢?两者的终极点真有差别吗?5

不管一个人是在几近狂乱的状态下得以重生,或是在搭巴士去动物园途中安静的体会重生,这些事实都令人感到惊奇!当这两人确实“晓得自己已经出死入生了”(约壹三14)时,其他的事就不那么重要了。这也是本书所要讨论的真理。

诋毁“重生”的意义

今日不是每个人都会珍惜且重视重生的神迹。如果你上网搜寻,常可以读到类似的研究报告——“重生基督徒的离婚率和非基督徒没有明显的差别”。赛得(Ron Sider)在他的《福音派良知的丑闻——为什么基督徒的生活和世人没有两样?》(The Scandal of the Evangelical Conscience: Why Are Christians Living Just Like the Rest of the World? Grand Rapids: Baker, 2005)一书中,还有瑞内劳斯(Mark Regnerus)的著作《禁果——美国青少年的性和宗教》(Forbidden Fruit: Sex and Religion in the Lives of American Teenageer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7)中,都有类似的统计结果。

本书最关切的议题是,我们使用“重生”这个词的方式。有一个基督徒研究单位巴拿(Barna),在他们的研究报告里特别使用重生这个词;题目是“重生基督徒的离婚率和非基督徒没有明显的差异”。巴拿在报告中把福音派信徒(evangelicals)和重生(born again)两个词混淆使用。他们的报告指出:

  1. 只有9%的福音派信徒实行十一奉献。
  2. 12000位立誓要保持婚前贞洁的青少年,他们当中有80%的人,在未来的7年内却发生婚外性行为。
  3. 26%的传统福音派信徒不认为婚前性行为是错误的。
  4. 福音派的白人信徒,比天主教徒和主流的新教徒(Protestants)更加拒绝与黑人为邻。

换句话说,美国和西方国家中所谓的福音派教会,整体而言和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明显差异。这些信徒星期日披着宗教的外衣去教会,其实宗教只是他们过着世俗生活的饰品而已,并不具有改变生命的大能。

严重的误解

我要大声且清楚的提出抗议!巴拿用重生来形容那些上教会的美国人,指出他们的生活和世俗没有区别;所犯的罪恶和世人一样多;奉献牺牲的精神跟世人一样少;不公不义、无耻贪婪,尽情享受那些藐视上帝信息的各种娱乐,全都和世人没有两样。当巴拿用重生来形容这些自称基督徒的人时,他们犯了极为严重的错误。他们误用“重生”这个圣经名词的程度,恐怕就连耶稣和圣经作者都无法辨识其意义了。以下是巴拿的研究报告所定义的重生:

在这份调查中,“重生基督徒”的定义是一个人提到自己已经“亲自委身于耶稣基督;至今此事在他们生命中仍意义重大”;因着相信自己已经认罪并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所以死后会去天堂。受访者没有被要求描述自己的“重生”;被视为重生者也跟他们所属或参与的教会派别无关。

换言之,研究报告里对重生的定义乃关乎受访者说什么。只要有人说“我已经委身于耶稣基督,这事对我很重要”或者“我相信自己死后会去天堂;我已经认罪且接受耶稣基督为我的救主”类似的话语,巴拿就接受他们所说的,将他们归属于重生这个极重要的真理当中;接着,他们便断言,重生的人不比未重生的人更能胜过罪恶,因此就诋毁了圣经这项宝贵的真理。

新约圣经的反相思维

我不是说他们的研究错误,这个结果虽然吓人却是正确的;我的意思也不是说教会并未像他们所说的那样世俗化。我要强调的是,新约作者对于重生有着全然不同的看法。巴拿的推论是,一个自称信主的人就该被贴上重生的标签;而这些所谓重生的人所表现的世俗化,导致最后的结论──重生无法带来强烈的改变。而新约圣经对重生的看法是朝着反方向进行的。

圣经确实认定重生能够完全改变人心;因此当我们观察到许多自称基督徒的人事实上并没有真正改变(如巴拿的结果),结论应该是他们没有真正重生。圣经跟巴拿不同,对于那些未重生又自称信主的人,圣经不会让他们的世俗化玷污了重生的意义。

例如:约翰一书的重点之一就是直接表达这个真理:

  1. 约翰一书二章29节:“你们若知道他是公义的,就知道凡行公义之人都是他所生的。”
  2. 约翰一书三章9节:道存在他心里;他也不能犯罪,因为他是由上帝生的。
  3. 约翰一书四章7节:“亲爱的弟兄啊,我们应当彼此相爱,因为爱是从上帝来的。凡有爱心的,都是由上帝而生,并且认识上帝。”
  4. 约翰一书五章4 节:“因为凡从上帝生的,就胜过世界;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
  5. 约翰一书五章18 节:“我们知道凡从上帝生的,必不犯罪,从上帝生的,必保守自己,那恶者也就无法害他。”

我们稍后会再回头看这些经文。还有许多的疑惑尚待解答,我们也要正视自己的不完美,而实际地面对真基督徒的失败。

首先,这些圣经的陈述岂是要刻意迎合巴拿的研究结果?这些经文岂不是在驳斥“重生的人和世人在道德上没有什么区别”这个错误的观点?当然,圣经深知教会确实存在这样的人;这正是约翰一书成书的理由之一。圣经并不同意巴拿的研究结论,而是指出:这个研究的结论不应当是重生的人正被世俗所渗透,而是发现教会里充满没有重生的人。

再生(Regeneration)

这本书所要探讨的就是重生。圣经对于重生有何教导?重生(Being born again)有另外一个同义字,就是再生(regeneration)。偶尔交替使用这个字是有帮助的。我盼望你能将它记在心里,让再生、重生包含动词(上帝使人重生)和形容词(只有重生的人得到拯救)双种的意义。我在本书中将会交替使用这些字。

亵渎重生的意义

我将在序言中大致介绍本书的方向和动机。如前所述,你应当明白我强调这个主题的理由之一,是因为“重生”的意义已经被巴拿的研究方法所严重亵渎。当然,他们也不是唯一严重误用“重生”意义的团体。

许多人认为,重生只不过代表某人或某事因着改变而有新的开始。你很快上网查询一下,例如斯科(Cisco Systems)科技通讯公司得以重生;绿色运动展开重生;蒙特娄的大卫造船厂(the Davie Shipyard)获得再生;波士顿西区已经开始复苏重生;传统犹太人的特别食物(Kosher food)再次重生流行……等等。正因为如此,我们必须特别谨慎来检视百分之四十五的美国人宣称他们在宗教上获得重生这件事。圣经里的重生具有非常宝贵与关键的含意。因此,我们的主要目的是要明白上帝在圣经里使用重生的心意,好让我们透过他的恩典,使自己、也帮助别人经历到重生,明白真正“重生”的意义。

我们身上发生什么改变?

写作有关新生这本书的理由之二,是要帮助跟随基督的人了解,当我们悔改信主时所发生的改变。重生时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改变,远比许多人想得更加荣耀,也比我自己的认知更加荣耀;甚至超过人类的理解力。然而重生的奥秘不是因为相关的圣经教导很少;事实上,有关重生的圣经教导非常丰富。重生的奥秘在于,即便今世我们尽可能了解有关重生的一切,仍是“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林前十三12),还有更多人无法理解的部分。盼望当我们读完本书时,能够对自己重生所发生的改变,有更完全且正确的认识。

重生的必要条件

本书讨论新生或重生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还有千万人没有跟随基督,未曾经历重生。祈求上帝使用这本书成为他们重生的管道;这些人有的已经参与教会、成为会友,甚至成为教会的领袖,但是他们尚未重生。这种人属于文化形态的基督徒,宗教只是一种外在的礼仪,他们从未真实体验灵命出死入生的内在觉醒。

我想要帮助这些人,让他们知道自己身上必要的改变。借着圣灵和信徒的激励与祷告,盼望这本书能成为许多人经历重生的媒介。重生不是人为的工作,没有人可以促使重生的发生,包括任何讲员和作家在内,你也无法使自己重生。唯有上帝能够使人重生;我们只能经历重生,而非促成重生。

重生经常是透过上帝的话语而发生。使徒彼得形容说:“你们蒙了重生,不是由于能坏的种子,乃是由于不能坏的种子,是借着上帝活泼常存的道。……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就是这道。”(彼前一23-25)虽然上帝生了他的儿女,却是借由不会朽坏的种子——他的道,也就是我们所传的福音。因此,我恳祈人的写作能产生巨大的影响力,发生超自然的神迹。我的目标是按照圣经尽可能把重生解释清楚,好让读者清楚明白。

基于以上三个理由,我希望身为基督徒的你,清楚知道自己重生时到底有何改变:

  1. 你若确实重生,也在主的恩典中长进,更认识他为你成就的事,你和上帝会有甜美的团契,且十分确信他是你的父。我盼望你确实是如此。
  2. 如果你明白自己在重生时所发生的改变,你会比以前更珍惜上帝、圣灵、圣子和他的道。你若如此行,基督就会得荣耀。
  3. 我祈求信徒在发现重生改变的过程中,会产生真心的悔改和神奇的转变,进而为教会带来普遍且真实的觉醒,去除假冒为善的虔诚,让世人看见侍奉上帝所带来真正的爱、牺牲与勇气。

经历重生的关键问题

我们要问几个关键问题,首先是:何谓重生?重生究竟发生什么事?在怎样的情况之下?重生改变了什么?有哪些前所未有的改变?

本书中,我们试着解释重生与上帝其他救赎之工的关联。例如,重生和下列主题之间的关系:

  1. 上帝大能的呼召——“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罗八30)。
  2. 新的创造——“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林后五17)。
  3. 上帝吸引我们亲近基督——“若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约六44)。
  4. 上帝把人赐给他的儿子——“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约六37)。
  5. 上帝开启我们的心——“主就开导他的心,叫他留心听保罗所讲的话”(徒十六14)。
  6. 上帝光照我们的心……“上帝……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上帝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林后21 四6)。
  7. 上帝除去石心、赐下肉心……“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结三六26)。
  8. 上帝使我们活过来……“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上帝’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弗二5)。
  9. 上帝收养我们进入他的家……“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罗八15)。

以上有关上帝救赎之工的精彩描述,究竟和上帝重生的工作有什么关系?

我们另外要问的是:人为什么必须重生?耶稣在约翰福音三章七节对尼哥底母说“你们必须重生”,而不是“我建议你们最好要重生”,或“假如你有重生的经验,生命将会大大提升”。为什么耶稣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上帝的国”(约三3)?这正是我们追求正确了解重生的最佳理由。除非我们明白重生的必要性和理由,否则,我们永远无法看清自己丧失救恩的真实景况。

多数人都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唯有提供他们一个正确的、可怕的但却充满希望的诊断,才能让他们看见上帝所提供的治疗方法——重生。假设你因踝关节疼痛就医,医生做完检查后说:“情况不乐观,我们必须从膝盖以下锯掉你的脚。”想必这种治疗法比许多复杂的医学名词,更能让你体会痛苦的感觉。“你必须重生”这帖药方也是如此。

思考“何谓重生?”以及“为何需要重生?”之后,接下来的问题是:“人要如何重生?”上帝如何施行重生的工作?他在过去的历史是怎样让重生发生呢?如果重生确实是上帝的作为,事实也是如此,我要怎能去经历呢?我有可能做什么事使重生发生吗?为了重生,我该负哪一部分的责任呢?

紧接着的问题是:“重生的目的为何?重生将产生什么影响?重生后的生命会有什么改变?重生后的人会活出怎样的生活形态?”

最后一个问题是:“我们要如何帮助别人重生?”既然上帝是使人重生的施行者,那么我们还能做什么?我们所做的到底有没有用?本书的结尾会提供实际可行的个人布道法,并说明它和重生的关系。

迫切的需要与管道的运用

要从圣经的真理来了解重生,因为它的关系重大;它关乎天堂与地狱,并且让教会在现今能更像耶稣,而非随从周遭的文化。

让我们回到巴拿的研究,它指出重生基督徒的生活模式陷入罪恶且世俗化,和未重生的人没有什么两样。我认为这不是事实!约翰一书五章4 节说:“因为凡从上帝生的,就胜过世界;使我们胜了世界的,就是我们的信心。”对教会而言,我的信念并非是乐观的好消息;因为这份研究显示,许多进出教会的人还没有重生。

不过,虽然如此,我仍要避免落入完美主义的陷阱。换句话说,我不认为重生会使我们在今生达到完美无瑕。罪恶仍然存在,信心的争战仍然每天持续着。有些不信的人可能比信徒的表现还要完美,那是因为极其败坏的人重生之后,改变的过程并不如一般期待的那么快速。

也有许多未重生的人,虽然内心漠视上帝或与他为敌,但基于先天基因或后天环境的理由,仍愿意遵守外在的道德规范。上帝能看清楚重生与未重生的差异;但 我们不能。然而两者的界限确实存在,已经重生的人正逐渐经历改变;虽然缓慢,但在谦卑和爱里不断长进。

重生很重要,因为它跟永恒有关、跟基督的荣耀彰显于今世有关。如果人要迎见上帝的国(约三3);如果教会要照亮在世上,叫人归荣耀给上帝(太五16),那么重生是必经的过程。

上帝是重生奇迹的伟大施行者,他从未停止重生之工;这就代表他不希望我们对他所做的一无所知;同时也表示,认识他对重生的启示对我们是很有帮助的。当耶稣向尼哥底母说“你必须重生”(约三7)时,他不是在闲聊有趣的事或无关紧要的消息,而是要带领他进入永生。

我盼望这本书能够响应耶稣的话语。唯有上帝能使人重生,但他使用各种管道来成就。但愿因着上帝的怜悯而使用此书!若上帝借此书重生了你(或者你已得着),那么你就是(或你将是)真正的“喜获新生”了!



1 奥古斯丁,《忏悔录》(Confessions),第152页(卷七,第十八章)。
2 同上。
3 奥古斯丁,《忏悔录》(Confessions),第177-178页(卷八,第十二章)。
4 同上书,第152页(卷七,第十八章)。
5 C. S. Lewis, Surprised by Joy: The shape of My Early Life(New York: Harcourt Brace and World Inc., 1955), 237.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Used by Permission.

Permissions: You are permitted and encourag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is material in physical form, in its entirety or in unaltered excerpts, as long as you do not charge a fee. For posting online, please use only unaltered excerpts (not the content in its entirety) and provide a hyperlink to this page. For videos, please embed from the original source. Any exceptions to the above must be approved by Desiring God.

Please include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on any distributed copy: By John Piper.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Website: desiringGo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