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孙女葬礼上的发言

2007年9月22日,菲丽西蒂·玛格利特·派博足月在难产中死去。汤姆·斯泰勒 和萨姆·克拉布特里在葬礼上服事我们。我坐在家人当中心里非常感恩,她的父亲亚伯拉罕请我用5分钟时间来分享我作为祖父的感言。下面是我所说的话。

菲丽西蒂·玛格利特对我来说是陌生的。这9个月以来,我完全是通过别人认识她的生命。她的死亡带给了我真实的痛苦,但对这种痛苦的更深感受,是从我的家人身上了解到的。

这一刻,作为菲丽西蒂的爷爷,我尝到了失去她的滋味,这滋味几乎全是因着体会别人的痛苦而来。因为我爱他们,即使苦痛也感甘甜。

作为菲丽西蒂的爷爷,从我的儿媳妇她的伯母雪莱、梅利莎和莱斯利身上,我尝到了失去她的滋味。菲丽西蒂的珍贵和失去她的痛已经刻画在你们脸上,这种由衷的思念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美。

作为菲丽西蒂的爷爷,随着我的女儿她的姑姑塔丽莎的期望破碎,我尝到了失去她的滋味。你星期一还要去上学,这对你来说并不容易。但你和妈妈已经跟学校辅导员约好,要把这事通知老师和学生。而此刻,你心里纠结着痛苦,因为你又想起了达西亚的小弟弟扎克,一个月前被一只狗咬死的事。

作为菲丽西蒂的爷爷,藉着我的儿子,她的伯父卡斯滕、便雅悯和叔叔巴拿巴,我尝到了失去她的滋味。我带给你们这坏消息,看着你们的日程都被打乱了。你们都是好兄弟。实在难以言语,几个大男人的泪水和拥抱是多么的感动我。

作为菲丽西蒂的爷爷,藉着我的妻子,她的奶奶娜埃尔,我尝到了失去她的滋味。你的泪水慢慢滴下,不禁泪如泉涌,我的泪水宛若激流,却淡然退去,仿如我们生命中的故事,陌生而奇妙。谢谢你为菲丽西蒂织的毯子,你哭泣,因这孩子走了,你无法把这毯子送给她。

作为菲丽西蒂的爷爷,藉着我的儿媳妇,她的妈妈莫莉,我尝到了失去她的滋味。因菲丽西蒂在母腹中的一生,全然仰赖你。你供应她一切需要。你喂养她,洁净她,看顾她,保护她,你比任何人更明白她。上帝给你奇妙的恩典,让你去爱她,也使你放手让她离开。你的生命当中散发着基督的馨香。

作为菲丽西蒂 的爷爷,藉着我的儿子,她的父亲亚伯拉罕,我尝到了失去她的滋味。那个星期六早上的电话刺透了我心: “ 爸爸, 我们的孩子走了。” 亚伯拉罕,没有什么比你失去这孩子的痛苦更刺痛我心。

作为菲丽西蒂的爷爷,藉着我的父亲她的曾祖父比尔·派博,我尝到了失去她的滋味。但这次的滋味与以往截然不同。这时,失去就是得着所有的。在菲丽西蒂去世前的六个月零十六天,我父亲离世。我相信耶稣基督的宝血和他的义遮盖所有信他之人的罪,以及遮盖所有那些现在年纪还小不懂得相信他,但将来会相信他之人的罪。

因此我相信,在星期天的早晨,在基督的面前,菲丽西蒂 和她的曾祖父会相聚在一起。我的父亲也许会说:“你好,菲丽西蒂。我是你的曾祖父派博。来吧,我想让你见见一个人。他的名字叫耶稣。就是靠着他我们能在这里相聚。不要害怕,你的救主已经把你带到这里。耶稣使一切成为了美好。”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Used by Permission.

Permissions: You are permitted and encourag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is material in its entirety or in unaltered excerpts, as long as you do not charge a fee. For Internet posting, please use only unaltered excerpts (not the content in its entirety) and provide a hyperlink to this page. Any exceptions to the above must be approved by Desiring God.

Please include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on any distributed copy: By John Piper.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Website: desiringGo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