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本不会改变人,一段文字却会

书本不会改变人,一段文字却会

我常说:“书本可能不会改变人,但其中的某些段落——甚至有时某些句子——却会。”

这样说也许对书本不公平,因为这些段落总是通过书本来到我们面前,而它们也是借着书中的上下文获得它们特有的力量。我的意思是:一个句子或段落可能会非常强有力地嵌入我们的思想,由此产生强大的果效,而其余的内容却被忘了。

我举约拿单∙爱德华滋对我影响最大的两本书为例,可能会对大家有所助益。我在这里分享一下这两本书中的关键段落,以及我从中学到的教训。这些书的其它内容我早就忘了(但谁知道它们是不是仍存留在潜意识而悄悄发挥深远的影响呢?)

1. 论神创世之目的

可以这么说,除了圣经之外,这本书是我所读过的书中对我影响最大的。它对我的影响与它后来成为神学院有关圣经的统一性课程的教学大纲分不开。这里面有两条重大的真理扎根在我心里。第一:

凡经上论神创世的究竟目的所说的,似乎都包括在“神的荣耀”一辞里。(谢秉德译 《爱德华滋选集》

这本书以高屋建瓴之势阐释经义,阐发了对我一生影响最大的一个信念:神做一切事是为了祂的荣耀。由此带来了改变我生命的论断:

受造者认识神,敬爱神,以神为乐,赞美神,就是表彰并承认神的荣耀;也是领受并归还神的丰富。这是一种流露,也是一种回流。光辉照耀受造者,又回光返照于发光体。荣耀的光辉原是由神而来,是与神相同的,又再返本还原归于万有的真原。可见,这一切是本于神倚靠神归于神;神是初,也是中,又是终。(谢秉德译 《爱德华滋选集》

对我而言,这段话简明而美丽,就象一幅描绘上帝之伟大的画像,挟排山倒海之势。这冲击的高潮是在最后那句话对罗马书11:36的回响:“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

而其中最核心的,重塑生命的冲击在于这句:“受造者认识神,敬爱神,以神为乐,赞美神,就是表彰并承认神的荣耀”。更确切地说,是“受造者以神为乐,就是表彰神的荣耀”。神的荣耀因我以祂为乐而得以表彰。或如爱德华滋在前头所说:“受造者的喜乐是在乎以神为乐;因此神也被尊为大。”(谢秉德译 《爱德华滋选集》)如果没有在上帝里享受到极乐,就是在劫夺祂的荣耀,那就一切都变了。

这就是曾使我生命统合为一的信息:当我们以上帝为最大的满足,上帝就得着最大的荣耀。

2. 论自由意志

这是一本令人叹为观止的书。其立论之宏大,论证之严谨,是我读起来最费心力的书之一。大卫∙威尔斯称这本书有如分水岭:你对该论证评价如何,将决定你全部的生命之水往哪个方向流。我的评价是:令人不得不信服。以下是令人终身难忘的总结性句子:

神对人类的道德统治,以人为有道德者的看待,以及将人当作祂命令、训诲、呼召、警戒、启迪、应许、威慑、赏罚的对象,是并非与神对宇宙万事有决定性的处理不相符的。祂执行处理,或是由积极的活动,或是由准许。(谢秉德译 《爱德华滋选集》

神统管一切各样的事,包括我的意志行为,即便如此,我仍然对所得赏罚负有责任。祂的绝对主权与我的责任义务是相容的。这对于我是很大的启发。

帮我想明白这个问题的一个最重要的见解是爱德华滋区分了自然的不能作与道德的不能作。这里是关键的一段:

我们若有意作一件事而不能作,就说我们不能作那事是出于自然,因为通常所谓的自然不容许那事,或因为有什么心意以外的缺陷或阻挡,诸如了解力和身体上结构的缺欠或外物的阻挡。道德上的不能却不同,它是在于缺乏志向,或对立志向太强大;它是在于缺少充分的动机来激起意志的活动,或是对立的动机过于强大。(谢秉德译 《爱德华滋选集》

如果我们是出于自然地不能作,那我们对所做的就没有责任(例如试图从椅子上起来,我们真的想这样做,却被捆住了),但如果我们是道德上不能作,那我们仍然负有责任(例如试图遵守神的律法,但我们因为讨厌它而不能行)。这见解对于理解罗马书8:7(“以肉体为念就是不能够顺服神”)和哥林多前书2:14(“属血气的人不能明白属灵的事”)非常关键。

当我回顾自己一生及我从神的话语中所能看到和享受到的,我深深感谢这些掷地有声的句子和段落,以及写出这些文字的迷恋上帝的人。在此,我为约拿单∙爱德华滋而感谢神!

John Piper (@JohnPiper) is founder and teacher of desiringGod.org and chancellor of Bethlehem College & Seminary. For 33 years, he served as pastor of Bethlehem Baptist Church, Minneapolis, Minnesota. He is author of more than 50 boo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