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色情对大脑的控制

摆脱色情对大脑的控制

上周我写了一篇关于色情成瘾的生理机制 的博文。新的脑研究结果表明,色情的成瘾性不亚于可卡因和海洛因,因为色情很独特地结合了兴奋剂和松弛剂的效果。色情会在脑中留下实实在在的生理通路,而所有的性体验都会迁移到这些色情相关的神经通路上来。

我在文中结尾说,所有这些脑研究的结果都不出神的意料。祂设计了脑与心的相互作用机制。发现精神与物质的紧密联结,既不会抵消精神的实在性,也不会抵消物质的实在性。

人不可被消解

所以新的脑研究发现不能得出一个结论:人不过是一具发生化学作用的肉体。这个伪结论是当代世界的一大迷思,鲁益师(C. S. Lewis)称其为“人的消解”,即,人的思想只是大脑运动的产物。但从逻辑上这个理论也在消解其自身。

鲁益师看到唯物主义的触角伸向了各个角落:

总是有证据,而且几乎每个月都有新的证据,表明宗教只是心理上的需要,正义只是为了自我保护,政治无非就是经济,爱情只是性欲,而思想不过就是脑半球里的生化反应。 (请参阅鲁益师文集《荣耀的分量》The Weight of Glory 中《转化》(Transposition)一文, 114–115页)

但鲁益师观察到,没人真的按照这种信念而行动。他们只是在玩弄语言游戏。他用了思想与大脑的关系来阐述这一点:

我们可以肯定,至少在此生,思想是与大脑密不可分的。在我看来,所谓思想只不过是脑中的物质运动这个论调,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如果照它所说,这理论本身也不过是一种物质运动,在一堆原子当中发生的一个事件,也许原子运动有其速度和方向可言,却无“对”和“错”可言。 (引用同上,《转化》(Transposition), 103页)

鲁益师并非单纯地向那种语言游戏叫板,他乃是相当严肃地指出:那些消解人之为人的人,有意无视这样的事实——一边宣称自己的陈述有意义,一边却在消解意义的实在性。

掌握心-身联结

意义来自超乎物质之上的真理。你并不仅仅是物质和能量。你是具身体的灵魂,你将或永生于天国或永刑于地狱之中;你是按照神的形像所造,而不仅仅是动物。作为一个基督徒,你是由圣子的血赎来的,神的灵亲自住在你里面。这就是令人叹为观止的现实——比内啡肽和多巴胺伟大得多的现实。

神把物质的神经与超乎物质的精神性情感—欲望、恐惧、快乐、愤怒、怜悯、渴慕、信任、珍惜和爱—交织成一体。你不能在这对关系面前望而却步,而应该掌控它,让它为你的圣洁所用。这是圣经对你的教导。

不要认为圣经不曾涉及这个最为重要的问题:心与身、思想与大脑、情感与化学反应。正是神创造了这些物与灵的联结,而祂有智慧住在它们中间。

请思考以下四个观察,会让你充满希望:

1. 彻底的重生,包括你的大脑

脑科学还处于婴儿期,只是刚刚迈出蹒跚第一步。真和美是如何借助语言的载体变成思想进入人的心灵,进而引发相应的化学反应的,它们连提都没有提过。

因此,我们应该抓住这个奇妙的联结,宣告圣经所宣告的:看着主的荣耀,我们就被转变(哥林多后书3:18)。看裸体当然会改变大脑,但我们有什么理由认为因定睛基督的荣耀而带来的改变会逊于前者呢?如果说大脑通路的变化会扭曲我们的情感和行为,那么我们没有理由认为成圣对大脑只有有限的影响。

保罗号召你们“要把心灵更换一新,并且穿上新人。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象,在公义和真实的圣洁里创造的”(以弗所书4:23-24)。要警惕,不要以为“心灵”的更新在大脑通路中了无痕迹。它会留下痕迹的。

保罗说:“穿上了新人。这新人照着他的创造者的形象渐渐更新,能够充分认识主”(歌罗西书3:10)。如果看网络色情会在脑中创造新的通路,看基督岂不更加如此——灵里看见“基督荣耀的福音的光;基督就是神的形象”(哥林多后书4:4)。我们不是凭空给自己造新脑:“我们原是神所作成的,是在基督耶稣里创造的”(以弗所书2:10)。不要被脑研究吓倒了,书写圣经的神才是大脑的创造者。

2. 淌血的基督,恶臭,以及灰熊

此外,凭经验我们知道,尽管色情能强力改变大脑,但我们并不是它的奴隶。我不是在小看它们,因为凭着我年逾花甲依然无法脱尽年少时遗留的愚拙,我体味到罪性的根深蒂固,超乎想像。但我们毕竟不是骡马,只能靠嚼环与辔头来驯服(诗篇32:9)。

你知道这一点。当你受制于对色情产品的强烈欲望时,如果看见耶稣亲自站在你的房间里,面对着你,身上淌着血,双手在剧痛中颤抖着,祂用慈爱的目光看着你,重重地喘息着临死前的最后几口气,这时候你知道——是的,你知道——当耶稣这样站在你面前时,你会有力量拒绝看色情产品。你不是被奴役着的。你脑中的神经通路虽然牢固,却非不可战胜。它们不是神,它们没有最终决定权。

或者,只需要在物质层面,你凭经验可知,仅仅是气味——比如说粪便、腐臭的垃圾或自己腋下的狐臭,就足以把胯下的冲动驱散。这是什么意思?这说明那些神经通路不是最终的决定因素,它们可以被克服,你也不是束手就擒的俘虏。

或者你设想一下。你打算在树林里搭个帐篷行邪淫。你以前从没想过会这样,但现在意乱情迷,难以自持。真的吗?如果就在欲火中烧,行将入港之际,你听见大灰熊的声音,看到帐篷上映出它庞大的身影,你还会继续当情欲的奴隶吗?恐惧岂不全然地压倒那些情欲的化学反应吗?

如果你认为自己受制于多巴胺和内腓肽所产生的欣快感,那么请警醒,你不是的。神为了祂自己的目的,会用各种办法来救你,包括淌血的基督,刺鼻的臭味,或者大灰熊。祂会为了爱的缘故屈尊俯就。

3. 撒旦,性,和化学物质

超化学的情感——属灵的情感——转变为脑中相应的物质反应。这意味着你可以以灵界的火攻物质的火。反之亦然。神命令我们以属灵的手挥舞生理的武器,为圣灵的果子而战。

你是否曾想过,保罗在哥林多前书7章5节中有关用性关系来抵御撒旦的建议难道没有深刻的隐含意思吗?这里单身者要小心了,你可能会遽然断定这与你无关,或对你来说是个坏消息。其实不是。保罗是在说给丈夫和妻子们听:

夫妻不可彼此亏负,除非两相情愿,暂时分房,为要专心祷告方可;以后仍要同房,免得撒但趁著你们情不自禁,引诱你们。

这里的意思是,为了使基督徒夫妇抵御撒旦的超能诱惑力,保罗建议他们在房事上保持足够的频率。用生理学的话来说:禁欲的时间越长,脑中化学物质催发性欲的力量就越强。而在性高潮之后,这些化学物质的效力就会下降。因此,保罗说,我们可以在婚姻中利用生理现实来降低被撒旦引诱去通奸或看色情产品的可能性。

当然,这不是我们兵器库中唯一或为主的武器,但至少算是其中一种。至少它说明用生理性武器击退生理性敌人是正当的。单身的人们可能说得对:我的兵器库里没有这种特殊的婚姻武器。这话没错,我也赞赏你说这样的话。但这原则也可以推广应用到你身上。如你所知,有一些生理现实会影响到你对诱惑的抵抗力,但你同样可以利用这些生理现实,投入抵抗诱惑的战争。

4. 圣灵,睡眠,和节制

但这是属灵的吗?节制难道不是“圣灵的果子”?难道是合理行房的果子?

圣灵的果子(加拉太书5:23),但也不是与其它力量“全然无关”。圣灵产出果子的方式常常也包含了自然的途径。例如,圣灵的另一个果子是忍耐(加拉太书5:22)。但我们有谁会否认,我们的忍耐随着睡眠的多少而上下波动?保罗说,爱是“忍耐……不轻易发怒”(哥林多前书13:4-5)。但如果我们没有得到足够的休息,就会容易发怒,缺少忍耐。

我由此推论,在圣灵的兵器库中睡眠是众多武器之一。祂让我们谦卑地认识到我们不是神,每天要有七八个小时像婴儿一样无助,而这是因为祂要叫我们成为有爱、忍耐的人。

性的节制也类似于此。圣灵通过经文、经验,及我们互相之间,教导我们的身体如何工作。祂的用意在于让我们使用祂赐予我们的生理对抗武器,就像我们倚靠祂的权能一样。

寻得真正的狂喜

脑研究正确地发现:我们之所见塑造大脑之所是。看得越多,神经通路就越夯实,越有辖制力。但我们不是它们的俘虏。这些生理力量都不是终极力量。神才是终极力量。祂赐予我们属灵的武器,就像色情的生理效力一样强大。祂也有意被我们所看见——常常地看见,深深地影响(哥林多后书3:18;4:4)。

此外,祂的话语和圣灵的能力有权征召生理力量为祂所用。最后,神可以把每一条色情通路劫夺回来,把这些通路中的神经脉冲转变成认识基督的狂喜。


约翰・派博的近期博文:

John Piper (@JohnPiper) is founder and teacher of desiringGod.org and chancellor of Bethlehem College & Seminary. For 33 years, he served as pastor of Bethlehem Baptist Church, Minneapolis, Minnesota. He is author of more than 50 boo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