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是为了我们还是为了他自己?

多年前我参加过一次在加利福尼亚州的阿纳海姆(Anaheim, California)举办的葛培理(Billy Graham)大型布道会。那天晚上大约有五万人参加,当时我坐在运动场左侧的露天看台上,看到全场黑压压的人群。当我们开始唱“你真伟大”时,我只唱了几句就泣不成声了。我从没听到过这样的声音。五万人齐声将赞美归给上帝!那天我的心灵受到极大的震撼,那时刻我永志不忘。对我来说,再没有什么能够比那五万个灵魂同声对上帝发出由衷的颂赞,会来得更加适切,或更加美丽,更加充满狂喜。

我确信,那天晚上我得以对天堂的景象有了一丁点的洞察,因为《启示录》5:11-13就是这样描绘天堂的:

“我又看见且听见,宝座与活物并长老的周围有许多天使的声音;他们的数目有千千万万,大声说: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权柄、丰富、智慧、能力、尊贵、荣耀、颂赞的。

我又听见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沧海里,和天地间一切所有被造之物,都说:但愿颂赞、尊贵、荣耀、权势都归给坐宝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远远!”

天堂当中的景象就是,无数的各样活物一同倾情高声赞美父神和圣子。而所有那些品尝过羔羊之荣耀的人,都不会错过举世难寻的良机。

上帝追求他自己的颂赞

羔羊是配得荣耀的。父上帝是配得荣耀的。我们本应该对他们发出颂赞。而且我们也确实会赞美他们。绝大多数基督徒对这个真理没什么疑问,最近两周时间里,我们已经从圣经当中看到,上帝不仅在行动上显明他是配得我们赞美的,而且更以赢得颂赞为其目标。上帝不仅因自己的大能、公义和怜悯,被动等待人的尊崇,而且自古以来他就主动,积极地在全地高举自己的圣名,并要彰显他的荣耀。他的任何举措都源自彰显自己荣耀的愿望和动机。《以赛亚书》48:11仿佛旌旗,高扬于神的每一行为之上:

“我为自己的缘故必行这事,我焉能使我的名被亵渎?我必不将我的荣耀归给假神。”

《耶利米书》13:11则是这么说的:

“腰带怎样紧贴人腰,照样,我也使以色列全家和犹大全家紧贴我,好叫他们属我为子民,使我得名声,得颂赞,得荣耀。”

上帝所作的一切事,都是要使自己荣耀之名得着称赞。

这样的强调只是旧约教导吗?为避免误解,我们再仔细看看上午读过的经文:《以弗所书》1章。那是何等华丽的一卷书啊!——不仅有横跨11节经文的长句,更有直达天堂的高度。有一个短语在这里重复了三次,是在第6,12和14节,保罗要在此指明,上帝拯救我们脱离罪恶归向他,目的到底是什么。请看5节和6节:

“又因爱我们,就按著自己意旨所喜悦的,预定我们藉著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使他荣耀的恩典得著称赞。”

再看12节:

“叫他的荣耀从我们这首先在基督里有盼望的人可以得著称赞。”

最后,14节:

“这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直等到神之民被赎,使他的荣耀得著称赞。”

从以往借着预定在永恒中设立的诸般命令,到将来他以我们为产业所要享受的永恒喜乐,上帝的目标和目的始终一致,就是要使他的荣耀——特别是他恩典的荣耀——得着称赞。

上帝配得颂赞,我们应该赞美他,我们也会赞美他,等等——这些是基督徒普通接受的真理,我们也愿意欢喜快乐地确认这些真理。但是还有一个真理我们不常听到:上帝的荣耀得着称赞,不仅仅是他行动的结果,更是他追求的目标和那些行动的目的。上帝统管万有,根本目的就是,最终他可以显为稀奇,得着敬佩,尊崇,以及颂赞。基督要再来,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后书》1:10说,“这正是主降临、要在他圣徒的身上得荣耀,又在一切信的人身上显为希奇的那日子。”不过据我的经验,接受这个真理时,人们会有些勉强和不安。上帝得着我们的颂赞倒没什么问题,可他如果要主动追求被人颂赞,似乎就有些不对劲了。耶稣岂不是说过,“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吗?可是,上帝居然在圣经当中清楚表明,他的目标就是要在世人中高举自己。

在这篇信息中,我就是要尽力阐明,上帝以荣耀他自己为目的和努力的方向,实在很好,毫无错处,而且和自以为义的世人根本不同,因为上帝一切所作的,都是在表达他的爱。接着,我还希望大家欣然确认这个真理,并且与神同工,一起来完成这个伟大的目标。

关乎上帝的“以神为中心”,容易绊倒人的两个方面

我想,有两个原因可能让我们在这个教义——上帝喜爱自己的荣耀并热切敦促人们颂赞它——上跌倒。一是,若有人这样做,我们是不会喜欢他的。另一个原因是,圣经好像教导人们不要去寻求自己的荣耀。所以,人们抵触上帝高抬自我的行动,既有日常经历的原因,也受圣经教训的影响。

我们就是不喜欢那些自命不凡的人,他们很自恋,为自己的技能或、权力或是容貌着迷。我们也不喜欢那些学者,他们总是炫耀自己的专业知识,对自己最近发表的论文数目和演讲场次如数家珍。我们也不会喜欢那些商人,他们夸耀自己的大笔投资成功,大谈股市中低价买进高价抛出的战绩。玩游戏时,我们也不喜欢总爱高人一等的孩子。此外,除非我们自己是那样的人,我们也不会赞同那类男女,他们厌烦简朴保守合宜的穿着,却要追随最新的流行款式,要让人觉得他酷,时尚,洒脱,或者符合当下流行世界要求的任何样式。

为什么我们不喜欢这一切呢?我想是因为所有这些人都活得太假。他们就像艾茵·兰德(Ayn Rand,20世纪30年代美国著名的女性小说家)所谓的“二手人。”他们生活中的喜乐,并不是来自于对那些他们认为有价值的东西之追求。相反,好像二手货,总要从别人的赞美和表扬里获得喜乐。而我们通常不会欣赏这些二手人。我们敬佩那些沉稳和有安全感的人,足够自信,不需要从别人的称赞当中寻找自我价值,或者想用尽量多的别人的表扬,来为自己补缺遮丑。

所以,符合逻辑的看法就是,任何教导,如果把上帝放在二手人的类别当中,就会遭到基督徒的怀疑。说上帝在强求人称赞,非要被人尊崇,并且做事都是为了他自己,对许多人来说,这种教导真的好像把上帝放在这个类别中了。但是,必须如此吗?有一件事我们很确定:上帝并不懦弱,他也没有任何缺乏:“万有都是本于他,倚靠他,归于他。”(《罗马书》11:36)。他过去一直存在,其它任何事物,其存在都要归因于上帝,也不能再给他增加什么,一切都从神的源泉流出。他是永恒的上帝,不是被造物。所以,上帝热切希望得到荣耀,被人颂赞,并不是因为他有什么弱点要掩盖,或者哪里有欠缺要弥补。表面看来,他似乎也属于二手人之类,但实质上绝对不同,而且,那表面上的相似性,必须用其它的方式来解释。那促使上帝寻求他荣耀的颂赞的,必然是出于某些其它的动机。

我们不喜欢那些为自己寻求荣耀的人,还有一个从经验而来的原因。我们觉得这样的人不单不够真诚,试图遮掩某些弱点和亏缺,更觉得他们没有爱心。他们如此地关心自己的形象和美誉,以至于根本就不去关心发生在他人身上的事情。这个观察,就把我们带入到圣经里面的原因,为什么上帝也不喜悦寻求自我荣耀的人?《哥林多前书》13:5写道,“(爱是)不求自己的益处。”这句话,诚然像是制造了一个危机,因为在我看来,假如圣经明明白白教导说,上帝把自己之得着荣耀和称赞,作为其追求的最终目标,那么,他怎么还能够是爱的神呢?因为“爱是不求自己的益处。”最近三个星期的学习,已经让我们看到,圣经的确教导说,上帝是为着他自己的。“我为自己的缘故必行这事,我焉能使我的名被亵渎?我必不将我的荣耀归给假神”(《以赛亚书》48:11)。但是,上帝同时又是一位爱的上帝,他必然也是为了我们的啊。那么,到底上帝是为了他自己还是为了我们呢?

上帝以其无限的爱来追求他自己的颂赞

我认为正确的答案——也是我想说服你的——乃是:作为万事万物中最荣耀的独特存在,并且是全然自足的,上帝就必须是为了自己,好叫他同时也为着我们。假如上帝抛弃了那个“高举自己”的目标,遭受损失的就是我们!他那给自己带来颂赞的目标,和那给他的子民带来喜乐的目标,乃是同一个目标,两者是荣辱与共的关系。我想,假如我们以如下思路来提问,就会把这事理解得更清楚。

当我们思考上帝那无限的令人景仰的荣美,以及他的大能和智慧,这样,上帝对于被造物的爱,又会包含哪些东西呢?换句话说:上帝给我们什么东西来享受,才表明他是最有爱心的呢?可能的答案只有一个,不是吗?他自己!假如上帝要给我们最好的,最令人满意的,即,假如他要完全地爱我们,除了把自己完全给我们,让我们可以在沉思和交通当中亲近神享受神,别无他法。

这恰恰是上帝差派爱子的意图所在。《以弗所书》2:18说基督来,好叫“我们两下藉著他被一个圣灵所感,得以进到父面前。”《彼得前书》3:18又说,“因基督也曾一次为罪受苦,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为要引我们到神面前。”上帝完全在爱里策划整个救赎大计,为要把世人领回到他自己身旁,就像诗人所言,“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诗篇》16:11)。上帝其实是追着我们要把最好的给我们——不见得是今生的尊位,财富甚或是健康,而是他的全部,还有他和我们的美好团契。

我想,我们就要有一个伟大发现了(我觉得这也是解决上述问题的关键所在):正因为神那绝顶的爱,他就必须把对我们最好的,最能取悦我们的——就是他自己,赐给我们。那么,当我们面对或者接受那些美好、可爱的事物时,又会如何反应呢?我们通常会发出赞美。比如,看到刚刚出生的婴孩,居然没有在艰难的生产过程当中被压扁变形,我们就会说,“看,多么漂亮的圆脑袋!看他的头发!看他的手可真不小!”与爱人久别重逢,我们也会发出赞美:“你的眼睛像蓝天;你的头发如同丝绸靓丽;‘我的佳偶,你甚美丽’!”我们也会把赞美送给棒球比赛中那些出奇制胜的选手。秋季行船在圣克洛伊河(St. Croix),沿岸的树木也会令我们赞不绝口。

但是我所谓的伟大发现——借助于鲁益师(C.S. Lewis)的帮助,不仅是指我们会赞美那些喜爱的事物,而且赞美就是那喜乐本身的高潮。赞美不是事后添上去的,而是快乐的一部分。鲁益师在讨论《诗篇》时,描述这个洞见说:

很奇怪,我居然忽视了关于赞美的最明显的事实——无论是对于上帝或者其他事物,我以为赞美就是赞同或者赐予荣誉之类,却从没注意到,所有的享受,都会自发地涌流成为赞美,有时甚至顾不得害羞,或者惹人厌烦,也要表达出来。这个世界充满了赞美的声音——恋爱中的人赞美他们的情人,读者赞美他们喜欢的诗歌,散步的人赞美乡间美景,运动员赞美他们喜爱的球赛——赞美的对象有天气,葡萄酒,美食,演员,骏马,大学,国家,历史性人物,孩童,花朵,高山,稀有的邮票,罕见的甲壳虫,有时候甚至是政治家和学者。我之所以在赞美上帝方面,从总体上说,有些困难,乃是因为我荒谬地否定了其它那些值得珍惜赞美的事物,包括那些自己喜欢做、情不自禁要去做的事情,而上帝却是那位真正超越一切之上的,最有价值的赞美对象。

我觉得,我们喜欢去赞美那些愉悦我们的事物,因为这种赞美不只是表达喜悦,更是完善它;赞美乃是喜乐指向的完满结局。相爱的人彼此不断地告诉对方说,他们是何等美丽,这不只是恭维,实际上,如果不把如此表达,这个喜悦就依然是不完美的(《诗篇撷思》,Reflections on the Psalms, 93–95页)。

关键就在这里:我们会赞美自己喜悦的,因为这份喜乐若不借着赞美表达出来,就不完全。假如看重的却不能述说,喜爱的却不能欢呼,仰慕的却不能赞美,我们的喜乐就不可能满足。因此,如果说上帝真的为着我们,愿意将最好的给我们,愿意使我们的喜乐获得满足,他就必须为着他自己,主动来赢得我们的颂赞,并且以此为目标。这并不是因为他有什么软弱要支持,有什么缺陷要补足,而是因为他爱我们,并且为着满足我们的喜乐而努力工作。而这个满足的喜乐,只有在认识神和赞美神当中,才能够实现。上帝诚然是万物当中最为美好的!

天地之中,唯独上帝,他寻求自己的颂赞,就是对我们的爱的行动。对他来说,高抬自己,竟由此成为最高尚的美德。正如《以弗所书》1章所言,当上帝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使他的荣耀得着称赞”时,他其实是为我们保留(也是提供)了世界上唯一能够满足我们内心渴望的东西。上帝是为了我们的!正因为这样,他才会在过去,现今和将来,都是为了他自己。感谢赞美主!凡有气息的,都要来赞美耶和华。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Used by Permission.

Permissions: You are permitted and encourag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is material in its entirety or in unaltered excerpts, as long as you do not charge a fee. For Internet posting, please use only unaltered excerpts (not the content in its entirety) and provide a hyperlink to this page. Any exceptions to the above must be approved by Desiring God.

Please include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on any distributed copy: By John Piper.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Website: desiringGo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