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与苦难搏斗

伯2:11-31:40

经受突如其来的丧子之痛或突发性不治之症之类的人间惨剧是一回事, 而经受随之而来数月甚至于几年无休止的伤痛则是另一回事。

当痛苦拖上数月

曾有报道说某女士在一次交通事故中,情急之下将压在丈夫身上的汽车挪开,但之后却因为过度惊吓而身体垮掉了。除了身体上的应激反应,我们也会有灵性上的反应,在令人震惊的悲剧出现时,很多基督徒都领受了从神而来的恩典,可以用那句有信心的经文来回应所背负的重担:“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但接下来之后永无尽头地要面对故人遗留下来的空房间、空椅子、旧衬衣和思念那永不再有的拥抱,就连在急难来临时曾有信心的基督徒也会在这样难以捉摸的忧伤中崩溃。

还曾听说某士兵踩了地雷被炸飞一条腿,毅然拖着血淋淋的残肢逃到安全地带, 但他整个人在手术和医治的过程中却像个婴儿一样的大哭大闹。

能承受飞来横祸是一回事,能扛住随之而来数周、数月甚至于数年的伤痛则是另一回事。

那一个下午,约伯痛失了他十个儿女和所有的财产。不久之后,连他自己也染上了可怕的皮肤病。在这些悲惨事件的面前,他持守自己的信仰,带着敬畏的心把自己完全降服在上帝的主权之下。 在1章21节,他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在2章10节他说:“难道我们从上帝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他肯定了上帝掌管万有的绝对主权,在重击之下,他全然顺服地在上帝面前俯伏。

撒拉·爱德华滋的丧夫之痛

1758年,撒拉·爱德华滋得知自己的丈夫约拿单·爱德华滋在天花感染中突然猝死时的反应也像约伯当时一样。那时约拿单才54岁, 刚刚担任普林斯顿大学校长不过一个月的时间。撒拉拿起笔写信给自己的女儿伊思儿,她丈夫亚伦·布尔在六个月前才去世:

我最最亲爱的孩子,我可以说什么呢!至圣至善的上帝让乌云笼罩我们。但愿我们能够亲吻他的杖,掩住我们的嘴,好让我们在上帝面前保持缄默。上帝如此行了。我真的感谢他的恩慈,毕竟让你的父亲和我们共同走过那么长的年月。现在他走了,但我的上帝仍活着,他得着了我的心。噢,你的父亲、我的丈夫留给我们的是多么宝贵呀。让我们将一切全然献给上帝吧!他所指示的地,我必欣然前往。
爱你的妈妈   
撒拉·爱德华滋   
(《嫁给一个不简单的丈夫》,伊丽莎白·多得思著,196页)

为什么约伯要遭受这么漫长的痛苦?

约伯的信靠和敬虔并没有让他的疾病立刻痊愈。在7章2-3节他说:“像奴仆切慕黑影,像雇工人盼望工价;我也照样经过困苦的日月,夜间的疲乏为我而定。”约伯的痛苦一连持续了好几个月。

我们不禁会问:为什么?难道约伯没有表示上帝就是他的至宝,甚至于比自己的健康更为宝贵吗?上帝的尊荣已被高举。为什么上帝不现在就恢复他的产业?为什么不现在就直接跳到42章的完美结局?

答案是约伯(并我们!)还需要学习更多关于苦难和上帝的功课。像我们教会的阿格娜丝姊妹那样在长久的岁月里经历磨难煎熬的弟兄姊妹也会觉得,如果《约伯记》在第二章就来个完美结局,实在是天真而不真实的。

约伯月复一月的痛苦

让我们一起看看约伯连续几个月的痛苦。从2章11节开始:

约伯的三个朋友,提幔人以利法、书亚人比勒达、拿玛人琐法,听说有这一切的灾祸临到他身上,各人就从本处约会同来,为他悲伤,安慰他。他们远远地举目观看,认不出他来,就放声大哭。各人撕裂外袍,把尘土向天扬起来,落在自己的头上。他们就同他七天七夜坐在地上,一个人也不向他说句话,因为他极其痛苦。

三轮对话

在接下来的29章经文里(一直到31章),约伯都在回应他的三个朋友关于他遭难的讲论。总共有三轮对话。

第一轮

  • 以利法—4-5章
  • 约伯—6-7章
  • 比勒达—8章
  • 约伯—9-10章
  • 琐法—11章
  • 约伯—12-14章
第二轮
  • 以利法—15章
  • 约伯—16-17章
  • 比勒达—18章
  • 约伯—19章
  • 琐法—20章
  • 约伯—21章
第三轮
  • 以利法—22章
  • 约伯—23-24章
  • 比勒达—25章
  • 约伯—26-31章
  • 琐法—(缄默)

以利户的发言和上帝的发言

在这漫长的对话之后,有个年轻人名叫以利户也发表了长篇大论(32-37章)。下周我们会来一起读他的言论。然后,上帝亲自对约伯说话(39-41章)。其内容我们会在两周后一起读。最后一章讲的是约伯从苦境转回和恢复健康,我们会在三周后来读。

今天我们所要探讨的问题是:这卷书的作者希望我们从约伯三个朋友的讲论和那忍受数月痛苦折磨的约伯的回应中学习到什么功课。

由约伯情绪爆发而引出的第一轮对话

引发约伯朋友讲论的导火索是他在第三章情绪的爆发。在和朋友们沉默以对七天之后(很可能在他们赶来前,约伯已苦撑了好几个星期),“约伯开口咒诅自己的生日说:‘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3:1-3)几个星期来无休止的苦痛耗尽了约伯的平静。他开始向神发问。11节“我为何不出母胎而死?为何不出母腹绝气?为何有膝接收我?为何有奶哺养我?”20节“受患难的人为何有光赐给他呢?心中愁苦的人为何有生命赐给他呢?”

约伯此时想不通如果要经受这么大的痛苦,为什么还要出生,为什么还要保全生命。所以他抵触自己的出生,宁可生他的那日从来就不曾有过。当然, 这也是在抵触上帝, 因为“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1:21)

听到约伯这样反对性的言辞,约伯的三个朋友实在不能再保持缄默了。所以4到5章以利法插话,比勒达和琐法也随后加入进来。以利法所提出的神学原则也贯穿在他们三人的讲论中。

以利法的神学原则

首先,该原则在4章7-8节可略见端倪:“请你追想,无辜的人有谁灭亡?正直的人在何处剪除?按我所见,耕罪孽、种毒害的人都照样收割。”换句话说,苦难发生在罪人那里,手洁心清的人总不灭没。苦难的根源是罪,兴旺乃缘于正直。

不过,以利法在4章17节也谨慎地指出世人皆是罪人。“必死的人岂能比神公义吗?人岂能比造他的主洁净吗?”所以,他在5章17节那里也承认某些苦难是上帝爱的管教。“上帝所惩治的人是有福的,所以你不可轻看全能者的管教。”

对神学僵硬、肤浅的应用

他对这一神学的应用却是僵硬和肤浅的。在4章5-6节,他斥责约伯,不够耐心,过于沮丧。“但现在祸患临到你,你就昏迷;挨近你,你便惊惶。”这样的斥责对于一个在极度痛苦中的正直人来说, 实在是不必要的。 这就是为什么以利法这样应用他的那个神学观点颇有些麻木,缺乏怜悯之心。

接着他含沙射影地指出约伯并没有按照理应做的那样去寻求上帝。他在5章8节说, “至于我,我必仰望上帝,把我的事情托付他。”——好像约伯需要以他为榜样似的。并且还在5章18-19节暗示, 如果约伯能将自己的道路托付给上帝,上帝会释放他的。“因为他打破,又缠裹;他击伤,用手医治。你六次遭难,他必救你;就是七次,灾祸也无法害你。”这就是为什么说以利法这样应用他的那个观点有些流于表面。“你向上帝认罪,你就会重新得回你的财富。”这岂不是太肤浅了。

约伯力争自己的清白

约伯知道这个观点太肤浅了,根本就没有回答他的难题。它没能回答为什么有些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人,甚至是正直属上帝的人要承受特别大的痛苦。它没有回答为什么有些罪大恶极的人反倒特别地兴旺发达。所以,约伯在6章10节力争自己的清白。“我没有违弃那圣者的言语。”在6章24节他回敬了以利法一句:“请你们教导我,我便不作声,使我明白在何事上有错。”他想不通以利法所谓公义的原则如何能解决他的问题。

比勒达严酷的反应和责备

比勒达在第8章里的反应比以利法更不客气。他非常赞同以利法所谓上帝公义的原则,甚至论及约伯的子女。在8章3-4节,他说:“上帝岂能偏离公平?全能者岂能偏离公义?或者你的儿女得罪了他,他使他们受报应。”你的儿女肯定有什么隐而未显的罪,约伯,那就是为什么他们会被倒塌的房屋压死的原因。

约伯也是如此(8:11-13)。 问题肯定是约伯不洁,没有按他所应当的寻求上帝。所以,比勒达在8章5-6节责备约伯:“你若殷勤地寻求上帝,向全能者恳求;你若清洁正直,他必定为你起来,使你公义的居所兴旺。”

约伯毫不屈服

约伯认为这放之四海皆准的上帝公义原则却完全和当前所发生的事不同。约伯在9章22-24节说:“善恶无分,都是一样,所以我说:完全人和恶人他都灭绝。若忽然遭杀害之祸,他必戏笑无辜的人遇难。世界交在恶人手中,蒙蔽世界审判官的脸,若不是他是谁呢?”约伯从来就没有丧失对上帝主权的信心,但他知道仅仅说事情在正义者那边终究会变好,实在是太肤浅了。

约伯坚持他并不像他们所指正的那样是有罪的。他在10章6-7节祷告:“你追问我的罪孽,寻察我的罪过吗?其实,你知道我没有罪恶。”

琐法严厉的责备

琐法重申众所公认的神公义的原则(1章)他责备约伯自以为无罪(4-6节),他告诉他要除掉罪,神或许会使他复原(11:14-15):“你手里若有罪孽,就当远远地除掉,也不容非义住在你帐棚之中。那时,你必仰起脸来,毫无斑点;你也必坚固,无所惧怕。”所以,对他朋友们而言,约伯受苦是因为他拒绝远远地除掉他的罪孽。

约伯讽刺性的回复

在12-14章里,约伯颇为嘲讽地回应他的朋友。世人都知道这些都是一般性的常识(12:3)!你们的箴言是炉灰的箴言(13:12)!你们都是无用的医生(13:4)!他向往到神那里评评理,因为他确信自己是清白的(13:3)。

接下来几轮对话

就这样结束了第一轮的谈话。接下来的两轮也没有提出什么新的论点,只是显示出他的三个朋友面对约伯的诚恳和现实,变得越来越严厉,越来越不可信。

一次又一次这三个朋友都坚持认为苦难尾随着罪恶。以利法:恶人劬劳痛苦(15:20);比勒达:恶人的亮光必要熄灭(18:5);琐法:恶人夸胜是暂时的(20:5)。

约伯朋友们神学理论的无力

在以利法最后的言语(22:5节起),昔日友善的朋友也残酷地攻击约伯:“你的罪恶岂不是大吗?你的罪孽也没有穷尽。因你无故强取弟兄的物为当头,剥去贫寒人的衣服。困乏的人,你没有给他水喝;饥饿的人,你没有给他食物……你打发寡妇空手回去,折断孤儿的膀臂。”这些罪名全都不是事实,而是以利法迫于他的神学观点不太好解释现实,而凭着想象胡编乱造的。

到了25章,比勒达最后一次说话时, 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他就用了六句话来草草地谈论人类罪性。终于轮到琐法第三轮发言,他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这就打破了本卷书的对称, 因为约伯朋友的神学观点甚至不能自圆其说。他们过于肤浅的公义原则根本立不住。约伯是个义人。但他比许多恶人更受苦。因此将这世上的罪恶与苦难联系在一起根本不成立。约伯关于死亡看法在改变。

在与三个朋友的漫长对话中,约伯起了新的变化。他从第三章的诉苦和否定上帝赐给自己生命的智慧。他的疾病几乎都要让他放弃起初的信心(1:22; 2:10)。但你可以看到在他与朋友的神学观点角逐的过程中, 他的信心一点一点地在复苏。到了19章他的信心终于赢得了胜利。

在此之前,约伯曾表示他确信他会死,凄凄惨惨地下到阴间。这是他求之不得的。但慢慢地,他逐渐改变了自己谈论死的方式。 首先在7章9-10节(他对以利法的回答)中,他肯定死就是一切的完结:“云彩消散而过;照样,人下阴间也不再上来。”在10章20-22节(他对比勒达的回答)中, 他仍沉溺在死亡的绝望之中。“我的日子不是甚少吗?求你停手宽容我,叫我在往而不返之先,就是往黑暗和死荫之地以先,可以稍得畅快。那地甚是幽暗,是死荫混沌之地,那里的光好像幽暗。”

继而在14章7-14节(对琐法的回答),约伯再次面对在苦难中必死的命运,并且呼求死的解脱(13节) 但这次他在14节中问了一个问题:“人若死了岂能再活呢?”同样,在他对以利法的第二次回答(17:13-16)中,对阴间的指代是一个问题,而不是完全的绝望。

在19章25-27节,约伯得到了一个答案。“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我这皮肉灭绝之后,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上帝。我自己要见他,亲眼要看他,并不像外人。”

约伯最后肯定,在坟墓之上,他会遇见神,他是救赎主,而不是一个愤怒的审判官。他会被从苦难中救赎出来——即便这是在死后才发生的。那儿不只是死亡和黑暗,还有光明和生命。

然而,单凭这点信心仍不能回答约伯心中所有的疑问和解决他的神学问题。他还是彻头彻尾地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如此受苦。他还继续受着苦。上帝好像在今生无理由随意地分发着苦难和安慰。

约伯让他的朋友以缄封口

但约伯对死后新生命的信心让他可以牢牢地抓住他看为宝贵的三点确信,即上帝的主权、上帝的公平慈爱和他心的忠贞。他持有这三点确信来反对他三位朋友口中那肤浅的所谓神公义的教条。他最终封住了他们的口。

只剩下约伯的声音(26-31章), 来彰显神奇妙的大能:

看哪,这不过是上帝工作的些微,我们所听于他的是何等细微的声音,他大能的雷声谁能明透呢?(26:14)

并彰显神难以测度的智慧:

然而,智慧有何处可寻?聪明之处在哪里呢?智慧的价值无人能知,在活人之地也无处可寻……上帝明白智慧的道路,晓得智慧的所在。(28:12-13, 23)

并不住地肯定他的信实:

我持定我的义,必不放松;在世的日子,我心必不责备我。(27:6)

五点启示

那么从这么长的经文里到底可以概括哪几点可供我们学习和借鉴的内容呢?

1)真实的神学命题也可能被误用

如果你把约伯朋友们大部分的言论抽出来单看,它们听起来都是很好的神学观点。 不过,其应用却是肤浅和麻木的。“浅尝辄止是件可怕的事;要深饮水,而不只是浅尝皮尔任的小泉。”( 亚历山大?蒲伯,《论批评》)“箴言在愚昧人的口中,好像荆棘刺入醉汉的手。”(箴26:9)

伯利恒教会非常重视神学的纯正性。但我们须警惕: 我们应用神学的时候仍可能会用错, 在愚人的口里可能会具有毁灭性。深饮神真理的源泉。 让爱成为你们口舌的守门员。

2)苦难和兴旺并不完全是由一个人做善事和恶事来定的

约伯是对的:恶人在患难的日子得存留,在发怒的日子得逃脱。(21:30)而正直和无可指责的人却成了笑料(12:4)。 因此,让我们在时候未到以先不要论断人。那些饱经苦难的人可能是大义人,而那些兴旺发达的人有可能是我们中间的大恶人。

3)即便如此,上帝在我们无论大小事上都做王掌权

奇妙的是约伯和他的三个朋友都不会像现代人那样通过限定上帝能掌管万事的主权来乱解苦难之谜。今天我们随随便便就来限定上帝——他肯定不会想要那孩子生病、身陷爆炸或死亡! 所以,他肯定没有掌管这事。他是一个有限的神。

但约伯和他的朋友们都有一个共识: 上帝掌权。任何一个通过质疑上帝掌权来解释 苦难问题的答案都不会让属上帝的人心得安慰

在上帝有智慧和能力,他有谋略和知识。他拆毁的,就不能再建造,他捆住人,便不得开释;他把水留住,水便枯干,他再发出水来,水就翻地。在他有能力和智慧,被诱惑的与诱惑人的都是属他。(12:13-16)

4)在偶然事件背后,有着人所难以揣度的智慧

然而,智慧有何处可寻?
聪明之处在哪里呢?
智慧的价值无人能知,
在活人之地也无处可寻. . . . . .
上帝明白智慧的道路,
晓得智慧的所在。(28:12-13, 23)

我们从新约的角度, 林前13章12节讲,我们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但信心让我们肯定事情对于我们有限的看见无论有多混乱多让人费解,事实上它们都是上帝那无限智慧的手段。

5)所以,让我们紧紧抓住神

信靠救主引导你前路,
若你受苦,主必眷顾,
无论何境況主赐力量,
使你平安渡过忧伤;
当信靠主不移的爱,
如立磐石坚稳安泰。
安静等候,谦卑且顺服,
欢欣盼望,心意滿足,
总要接受主恩慈旨意,
主爱参透一切的事,
确信他知我们所需,
因他选我们做儿女。
祷告歌唱,坚守主命令,
尽己本分,殷勤忠诚,
信靠主丰盛恩慈圣言,
必得見神逐一成全,
将你所需都告訴神,
他不撇下信靠的人。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Used by Permission.

Permissions: You are permitted and encourag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is material in its entirety or in unaltered excerpts, as long as you do not charge a fee. For Internet posting, please use only unaltered excerpts (not the content in its entirety) and provide a hyperlink to this page. Any exceptions to the above must be approved by Desiring God.

Please include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on any distributed copy: By John Piper.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Website: desiringGo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