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恶劣的世道中怀着盼望做父母

“哀哉!我(或作:以色列)好像夏天的果子已被收尽,又像摘了葡萄所剩下的,没有一挂可吃的;我心羡慕初熟的无花果。 (2) 地上虔诚人灭尽;世间没有正直人;各人埋伏,要杀人流血,都用网罗猎取弟兄。 (3) 他们双手作恶;君王徇情面,审判官要贿赂;位分大的吐出恶意,都彼此结联行恶。 (4) 他们最好的,不过是蒺藜;最正直的,不过是荆棘篱笆。

你守望者说,降罚的日子已经来到。他们必扰乱不安。 (5) 不要倚赖邻舍;不要信靠密友。要守住你的口;不要向你怀中的妻提说。 (6) 因为,儿子藐视父亲;女儿抗拒母亲;媳妇抗拒婆婆;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

(7) 至于我,我要仰望耶和华,要等候那救我的神;我的神必应允我。 (8) 我的仇敌啊,不要向我夸耀。我虽跌倒,却要起来;我虽坐在黑暗里,耶和华却作我的光。 (9) 我要忍受耶和华的恼怒;因我得罪了他,直等他为我辨屈,为我伸冤。他必领我到光明中;我必得见他的公义。 (10) 那时我的仇敌,就是曾对我说「耶和华你神在哪里」的,他一看见这事就被羞愧遮盖。我必亲眼见他遭报;他必被践踏,如同街上的泥土。

(11) 以色列啊,日子必到,你的墙垣必重修;到那日,你的境界必开展(或作:命令必传到远方)。 (12) 当那日,人必从亚述,从埃及的城邑,从埃及到大河,从这海到那海,从这山到那山,都归到你这里。 (13) 然而,这地因居民的缘故,又因他们行事的结果,必然荒凉。

(14) 求耶和华在迦密山的树林中,用你的杖牧放你独居的民,就是你产业的羊群。求你容他们在巴珊和基列得食物,像古时一样。

(15) 耶和华说:我要把奇事显给他们看,好像出埃及地的时候一样。 (16) 列国看见这事就必为自己的势力惭愧;他们必用手捂口,掩耳不听。 (17) 他们必舔土如蛇,又如土中腹行的物,战战兢兢地出他们的营寨。他们必战惧投降耶和华,也必因我们的神而惧怕。

(18) 神啊,有何神像你,赦免罪孽,饶恕你产业之余民的罪过,不永远怀怒,喜爱施恩? (19) 必再怜悯我们,将我们的罪孽踏在脚下,又将我们的一切罪投于深海。 (20) 你必按古时起誓应许我们列祖的话,向雅各发诚实,向亚伯拉罕施慈爱。”

我们今天要结束这个亲子教育的讲道系列,我讲的是属灵层面上的亲子教育。这最后一讲的题目是“在最恶劣的世道中怀着盼望做父母。”其实,任何时代养育孩子都不容易。《创世记》三章的观点是,一旦罪进入世界,生养孩子马上变得困难起来。主耶和华对夏娃说,“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创3:16)。而当夏娃和亚当养育了两个儿子之后,一个儿子就把他兄弟杀死了。

得自由的唯一途径

这故事告诉我们,现在罪已经进入世界——且住在所有父母和孩子里。罪会做什么呢?它会毁坏人性,破坏家庭。世上各种问题和冲突,主要就是来源于内住于人心的罪的破坏力。而且罪是一种真实的力量,是人类灵魂中一股负面能量,一种缺陷,一种邪恶,一个腐败。它并不是一系列的自由选择,而是有力的捆绑与辖制,目的是破坏人的自由。

人若想得自由——无论做父母的还是做儿女的,其唯一的方式,就是借着圣灵的工作得以重生;拥抱耶稣基督,以他为救主;让宇宙的主宰来赦免你的罪;并且接受圣灵,作为对付罪的唯一反作用力。这就是世人唯一的盼望,包括所有做父母和做儿女的,任何时代都是如此。

没有哪个时代做父母会轻松

若要把孩子养育成谦虚、有爱心、正直公义、富有创造力,富有成效、高举基督的成年人,绝非轻松的工作,每个时代都是如此。只不过有些时代,会比其它时代更艰难些。那么一个时代到底是更艰难还是稍微容易些呢?这主要取决于你个人和社会的诸多因素。

我希望来帮助你,在最为恶劣的环境中,怀着盼望来做父母。我说最恶劣,不仅指在家里,也指整个文化的状况。对于目前还不是父母的,我讲的也适用,因为,如何在一个最恶劣的世道当中保持盼望,对每个人来说都很重要,只不过对盼望的需求,各人理由不同罢了。

先知弥迦

这位犹太人的先知弥迦,是在犹大王约坦、亚哈斯、希西家在位期间,获得上帝默示出来传道的(弥1:1),大概是公元前750至687年前后。他现身历史舞台上的理由,《在弥迦书》3:8,

至于我,我藉耶和华的灵,满有力量、公平、才能,可以向雅各说明他的过犯,向以色列指出他的罪恶。

宣扬审判与怜悯

上帝差派众多先知,去指明百姓的罪恶过犯;针对他们的罪,又相应宣告审判,同时也宣告怜悯。在整本圣经中,通常都是这样的:审判与怜悯,审判与怜悯……上帝乃是圣洁和公义的,必要对有罪的人实施审判。同时上帝又满有怜悯和耐心,并且充满了恩惠,于是他就要拯救那些有罪的人脱离审判。弥迦很清楚地表达了这个概念,我们来看《弥迦书》4:10,

锡安的民(原文作女子)哪,你要疼痛劬劳,彷佛产难的妇人;因为你必从城里出来,住在田野,到巴比伦去。在那里要蒙解救;在那里耶和华必救赎你脱离仇敌的手。

主耶和华将要借着审判,把他们带到遥远的巴比伦去。而日后,他还会因着怜悯,再把他们带回故土。

惩罚就要临到

第七章,弥迦指出一个做父母最糟糕的时代 ——在家里与社会环境中都最糟糕的时代。第一节说:“哀哉!我(或作:以色列)好像夏天的果子已被收尽,又像摘了葡萄所剩下的,没有一挂可吃的;我心羡慕初熟的无花果。”这里他好像在说,他的饮食如何匮乏。但我的猜测是,他这里其实是在用比喻的方式,述说自己特别缺少敬虔的友伴。因为接下来他继续说道(2-3节):“地上虔诚人灭尽;世间没有正直人;各人埋伏,要杀人流血,都用网罗猎取弟兄。他们双手作恶;君王徇情面,审判官要贿赂;位分大的吐出恶意,都彼此结联行恶。”当时的首领们都腐败不堪。他们合谋(“彼此结联”)多多的去作恶,并且做到极致。

第4节说:“他们最好的,不过是蒺藜;最正直的,不过是荆棘篱笆。”假如先知弥迦想对他们宣讲上帝的话语,他们就嘲笑他。“你守望者说,降罚的日子已经来到。他们必扰乱不安。”因此,那被指派为守望者的,就要看到敌人来到,而且那日子必快快临到。惩罚就要降临了。

就算妻子和儿女也不例外

接着弥迦把注意力从大的文化范畴转换到邻舍与家庭之中。第5节:“不要倚赖邻舍;不要信靠密友。要守住你的口;不要向你怀中的妻提说。”换言之,罪恶、腐败与欺诈泛滥,你要非常小心地去保护自己,甚至连你的妻子都可能出卖你——就是那躺在“你怀中的妻。”

接下来说到儿女们。第6节:“因为,儿子藐视父亲;女儿抗拒母亲;媳妇抗拒婆婆;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这幅图画中有五个人:父亲,母亲,儿子,女儿,还有媳妇。因此可知这个儿子是已经结婚之人。弥迦刚刚说过,在夫妻之间,事情都会有许多变数(“要守住你的口;不要向你怀中的妻提说。”)而现在他说,儿子要起来反对父亲,女儿要起来反对母亲,媳妇也站在女儿一边跟婆婆作对。弥迦甚至称呼这些人都是当家男人的仇敌。第6节末尾说:“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男)人(们)。”他所特指的是儿子们的问题。看起来,女儿们都在把敌意对准家中的母亲,也就是那做妻子的。但是,对于女儿们的问题,做丈夫的当然也会感受到的。

这实在令人心碎。你们当中有些人可能就活在类似的光景中。这实在是最糟糕的世道,文化全然腐败了,而婚姻和家庭都在水深火热的危机之中。这就是《弥迦书》第七章描绘的场景。对你们当中某些人来说,这也正是今日的场景;而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这将是明天的场景。

耶稣也会带来这种紧张局面吗?

我接着要说,在这种境况下,弥迦的盼望何在,不过我们先看看耶稣对这第6节所说的家庭内部矛盾的描绘,是如何看待的。请翻开《马太福音》10:34-36。耶稣这样描述他降临世间所产生的果效:“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然后他引用了弥迦书7:6。] 因为我来是叫人与父亲生疏,女儿与母亲生疏,媳妇与婆婆生疏。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

这里同样出现了五个人,同样提到了你自己家里的仇敌,但有一个令人震惊的不同之处。耶稣说,这局面是他的降临造成的。第35节:“因为我来是叫人与父亲生疏……”他的意思当然不是说,他就喜欢制造家庭矛盾或拆散家庭,而是说,他的激进的门徒呼召方式,必然会给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带来震动。比如,一位信主,而另一位没有信,父亲跟从了耶稣,儿子却没有;儿子愿意跟随耶稣,而父亲反对;女儿跟从了耶稣,而母亲却不然,如此等等。

为什么这里要把耶稣带进来呢?

在此,我把耶稣带进弥迦书里面的那幅图画当中来,首先是要显明,先知弥迦生活的那个年代,家庭关系遭受破坏,不见得都是因为家庭里面的“败坏”之故。有可能恰恰相反,是因为家庭当中出现了“义的举动”。比如,本来一切都很正常和谐地运作着,忽然,家里有人开始对上帝,对神的圣约,对神的话语认真起来了。于是,就会有指责和谩骂的声音出来了。“你觉得自己比我们好是吧,你现在有了宗教就了不起了,是吧!本来大家不是一团和气吗?现在倒好,你认为除你之外都要被修理吗?”

我提及耶稣对这段经文引用的另一个原因,是要告诉大家,弥迦时代发生的事情,历史上并非绝无仅有。公元前8世纪如此,公元后一世纪依然,到了21世纪,同样会这样。对于某些人来说,世道从来就是最糟糕的,即使对你而言,可能情况还没有那么坏。

那么,如何在最恶劣的世道中,依然怀着盼望去做父母,关于这方面,弥迦到底要教导我们什么呢?

弥迦必须要来传讲的:心碎的勇敢

他描述自己时——我想他是作为父亲的代表以及以色列百姓的代表——所采取的姿态,是心碎但勇敢的,而这正是我主张的,在最恶劣的世道中做父母的态度。为了帮助大家准确把握我的意思——什么是“心碎”和“勇敢”,我们先要问这样的问题:令弥迦心碎的是哪些事情?他又是根据什么来获得勇气的?答案在7-9节经文中。

不是在自以为义之中

紧接着第6节“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之后,弥迦在第7节说,“至于我,我要仰望耶和华,要等候那救我的神;我的神必应允我。”因此,在最恶劣的时代,我们需要仰望耶和华。我们可能已经试过好多办法,却都失败了。我们以为通过努力,可以使家庭运作正常,也许孩子们按我们的意愿成器,也许借助那些正确和适切的婚姻类书籍,能够达成深层次的彼此信靠、尊重、仰慕与相爱,于是一切尽在掌握了。但靠着那些,都不成功。于是我们终于转身要来仰望主了。

但是要小心,弥迦是否在自义中仰望主呢?其实这是可能的。他是不是在说,“我在每件事上都做对了——只要是父亲应该做的。假如还不行,我就会心碎——但问题不是我的,都是其他家庭成员和社会文化造成的。”这是不是先知的姿态呢?不,不是的。我也希望你不要有这种自以为义的心态。

被人得罪了却也意识到我们自己的罪

请留心他在8-9节所说的话吧。留心其中显出的勇敢与心碎。为什么他会心碎呢?

我的仇敌啊,不要向我夸耀。我虽跌倒,却要起来;我虽坐在黑暗里,耶和华却作我的光。我要忍受耶和华的恼怒;因我得罪了他,直等他为我辨屈,为我伸冤。他必领我到光明中;我必得见他的公义。

千万不要忽略第9节开始的话,“我要忍受耶和华的恼怒;因我得罪了他。”这一点为什么很重要(特别对于配偶们与父母们),因为这里上下文背景告诉我们,先知的确被人得罪了,或者说别人对先知犯罪了。8节说,“我的仇敌(或许是他的儿子或妻子)啊,不要向我夸耀。”不要幸灾乐祸地看着我。并且第9节的中间他又说,主必会为我辨屈,为我伸冤。注意,主是“为”我,而不是“反对”我的。“他必领我到光明中;我必得见他的公义。”

换句话说,他知道别人冒犯得罪他,知道那些人的指控是假造的,知道上帝站在他这一边,而不是与他作对,上帝也会把他带出黑暗,归入光明,也会为他伸冤。他在这样的信靠与断言中,充满了勇气,令人称奇。但是,先知让我们注意,引起主的忿怒、令先知处在黑暗中的,竟然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的罪。“我要忍受耶和华的恼怒;因我得罪了他。”

为什么会如此伤心

这就是我对这问题的答案:为什么他要心碎呢?并不是他在家中被人得罪了,而是他自己犯罪了(这事实令他心碎——译注)。在最恶劣的世道中,带着盼望去做父母,应该采取的姿态,就是一种心碎的勇敢之姿态。而这心碎首先因着他本人的罪造成,然后才是因着被别人得罪。这就是我们面对的大争战。我们能否靠着上帝的恩典,有这种谦卑,用这样的方式和角度来看待我们的家庭和我们自己呢?

如何能够这样勇敢

第二个问题:既然自己也犯罪了,为何他还如此有胆量呢?当他经常看到自己的罪,怎么还能那么说话呢?这种勇气从何而来呢?“我的仇敌啊,不要向我夸耀。我虽跌倒,却要起来;…… 直等他为我辨屈,为我伸冤。他必领我到光明中;我必得见他的公义。”

答案出现在该章的末尾。而它之所以作为整本先知书的结语,而且语气相当强烈,表明这话在整卷书乃至整本圣经中,是很关键的。请看第18-19节:

神啊,有何神像你,赦免罪孽,饶恕你产业之余民的罪过,不永远怀怒,喜爱施恩?必再怜悯我们,将我们的罪孽踏在脚下,又将我们的一切罪投于深海。

弥迦在心碎时依然非常勇敢,乃是因为他真的认识了上帝。他知道什么是上帝那真正奇妙与独特的属性。“有何神像你?”意思就是:没有一位神像耶和华。你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也高过世上任何“神明”的道路。而你的独特之处在哪里呢?你赦免罪孽,饶恕百姓的罪过。因此,圣经中的上帝是特立独行的——并且,除他以外再没有神。

深刻地感悟上帝的饶恕

这样,你怎么在最恶劣的世道中怀着盼望做父母呢?当家庭出现分裂,不管三对二还是二对三,你怎么带着盼望做父母呢?你要仰望主耶和华,向主发出呼求(第7节)。呼求的时候,你要带着两个深深的确信,第一,你是个罪人,不配从神获得任何东西。我们在做父母方面并不完美,我们都有各样的过犯罪恶,而且不是因愚拙或天真所致;此外,我们也感到常被人冒犯得罪,只是肉体上我们往往只关注和思想别人的过错,唯独圣灵能帮助我们看到自己的罪,能让我们感受到自己的罪咎。这是第一个深刻的确信。

另一个确信是,再没有神像我们的神,他赦免罪孽,饶恕过犯,不永远怀怒,喜爱施恩,赐下长久的慈爱。对此我们要有深刻的确信,正如我们确实的知道,我们的确犯罪,触犯了我们的配偶,也对孩子犯了罪,最要紧的,我们得罪了上帝。明白了吗?为何这两方面都很重要——并且互相印证加深我们的认识。假如你没有感受到你的罪咎,就不会深入体会上帝的赦免,反过来也成立,而且对于家庭来说,你若不认识上帝赦免之恩的长阔高深,就不可能深入认识到自己的罪。

靠以上两个确信,产生这种心碎的勇敢之姿态。而这就是我们在最恶劣的世道中怀着盼望做父母,应该采取的姿态。心碎,是为我们的罪,并且是处身于这个常被人触犯的时代漩涡之中,而勇敢,是因为,“有何神像你,赦免罪孽!”

心碎的勇敢——在耶稣里更加剧烈

对基督徒来说,这两方面(这姿态的两边),都根植于耶稣基督,并且因着我们认识耶稣基督以及他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所成就的,更加强化了。对于先知弥迦来说,耶稣仅仅是第五章中一个遥远的盼望而已:“伯利恒、以法他啊,你在犹大诸城中为小,将来必有一位从你那里出来,在以色列中为我作掌权的……他必起来,倚靠耶和华的大能,并耶和华他神之名的威严,牧养他的羊群。”(弥5:2, 4)。这位好牧人,为他的羊群舍弃了生命(约10:11)。而当他这么做的时候,我们就能用比以往更加清晰的眼光,看见自己的罪(居然需要让耶稣承受那般的痛苦),并且看见上帝的伟大,他居然不顾一切代价,定意要赦免我们。于是,这心碎与勇敢,就都得以强化了。

所以,如果你是在最恶劣的世道 中做父母,或者想做好准备,以便在最恶劣的世道中去做父母,或者只是想在最恶劣的世道中,能够拥有盼望,那就看看弥迦,也来看看耶稣,然后再采取这样的姿态吧:为你的罪而心碎,因基督而勇敢。然后,靠着圣灵的大能,立定心志,尽你所能,为着耶稣的缘故,做最好的、尽管是不完美的父母。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Used by Permission.

Permissions: You are permitted and encourag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is material in its entirety or in unaltered excerpts, as long as you do not charge a fee. For Internet posting, please use only unaltered excerpts (not the content in its entirety) and provide a hyperlink to this page. Any exceptions to the above must be approved by Desiring God.

Please include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on any distributed copy: By John Piper.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Website: desiringGo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