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sk and the Cause of God

“我们都当刚强,为本国的民和神的城邑作大丈夫。愿耶和华凭他的意旨而行!”

今天上午的主题,是“冒险与上帝的事业”。我对冒险的定义很简单,就是可能使人受到损失或伤害的行动。冒险可能让你失去金钱,丢面子,甚至丧命。而且更糟的是,你不仅自己担风险,还可能把别人卷入险境,让他们的财产甚至生命受到威胁。

一个有智慧有爱心的人是否会去冒险呢?

一个有智慧有爱心的人,是否可能去冒险呢?暴露在危害之中,是否明智呢?让别人也冒伤害的风险,是否算有爱心呢?冒险是否算不算不明智和缺乏爱心的表现呢?

答案是:或许是,或许不是。假如不冒险可能导致损失和伤害,人们是否就应该铤而走险呢?因为仅求安全反而不明智。又比如,冒险若成功,会让多人受益,而失败只会伤害你自己呢?为成就上帝的事业,为他人的益处,就该去冒些险,而这时一味求安稳、图安逸的做法,反而显得缺乏爱心了。

冒险已经被编织在我们这有限的生活结构当中了

为什么世上会有冒险的事?因为有无知。假如世上没有无知,就不会有冒险了。冒险之所以成为可能,就因为我们不知道结果到底会怎样。

而上帝绝对不会去冒险,他知道一切决定的结果。既然他知道一切后果,就会根据这些结果相应做出计划。他的无所不知,彻底排除了他会冒险的可能性。

但我们可不是这样。我们不是神;我们无知,不晓得明天会发生什么;上帝也没有告诉我们,他明天或者五年后想做些什么。很明显,上帝就是要让我们在无知(无法尽知一切——译注)中、在不确定中生活和行事。

例如,《雅各书》4:13-15,神对我们说,

嗐!你们有话说:“今天明天我们要往某城里去,在那里住一年,作买卖得利。”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你们只当说:“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活着,也可以做这事,或做那事。”

你甚至都不知道,今天主日崇拜结束之前,你的心脏是否会停止跳动;你也不知道,回家途中是否被失控的车子撞到;你不知道在餐馆吃的东西,会不会有置人于死地的病毒;你不知道,这个星期过去之前,你会不会中风瘫痪;你不知道,是否会有人在南黛儿购物中心(Southdale Mall)对你开枪扫射。是啊,我们不是神。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所以说,冒险诚然编织进我们这有限的人生中了。就算你竭尽全力,也无法完全逃避风险。对明天的无知和不确定性,真的像我们呼吸的空气一样平常。我们为明天所作的种种计划,都有可能被成千上万不可知的因素毁掉,无论我们躲在被窝里,还是在高速公路上。

让安全保障这个神话破灭吧

今天上午,我的负担是帮大家破除一个神话,就是关于生活要有安全保障的神话,我还要设法使你脱离那个迷梦——生活中一定要寻求保障和稳定。因为这些都是海市蜃楼,是梦想。无论你走向人生哪个方向,都会遇到各种未知以及无法掌控的局面。

而且悲剧在于,在这个关乎安全保障的迷梦的欺骗之下(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冒险,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我们不能为上帝的事业冒任何风险,以为那会威胁我们所谓的安全,其实这东西本来就不存在,我们被蒙骗了。

我希望帮你们破除这个关于安全的神话,从这个保障的梦幻中清醒过来。怎么办呢?我要在圣经中给你指明,为上帝的事业去冒险,乃是正确和必要的。

约押和亚比筛

经文在《撒母耳记下》10章,特别是12节。

亚扪人让以色列使节受辱,得罪了大卫。为保护自己,他们雇用了亚兰人(叙利亚人)一起与以色列人交战。有一次,大卫的元帅约押发现自己被包围了,一边是亚扪人,另一边是亚兰人。于是他把军兵分成两队,让弟弟亚比筛率领一队,他自己则率领另一队。

我们读过11节,他们彼此许诺,要互相帮助。接着,12节的名句出现了:

我们都当刚强,为本国的民和神的城邑作大丈夫。愿耶和华凭他的意旨而行!

愿耶和华凭他的意旨而行!

这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约押已经为着神的城邑作了一个满有策略的决定,但他不知道结局怎样。这方面他并没从神那里得着特别启示。所以,他必须根据自己那被分别为圣之智谋作出决定。要么冒险行动,要么逃跑。当时他并不知道战事结局如何,于是他决定把结果交给上帝。他这样做是正确的。

为上帝的事业冒险是正确的。

以斯帖在亚哈随鲁王面前

看看另一个例子,《以斯帖记》第四章,还记得吗,那时有个犹太人名叫末底改,被敌人俘虏到巴比伦。他有个年轻的侄女,名叫以斯帖,是个孤儿,被他收为养女。以斯帖长大后非常漂亮,后来做了亚哈随鲁王的皇后。

哈曼是亚哈随鲁身边位高权重的亲王之一,却极其痛恨末底改和这些犹太难民,于是说服国王,颁发了谕令,要在某日把犹太人彻底铲除。当时国王并不知道皇后就是犹太人。

那么,皇后以斯帖做了什么呢?她明明知道法令规定,任何人若没有奉命,擅自进去见王,要被处死,除非国王向这人伸出他的金杖来,才可以免死。她也知道,通国的犹太同胞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头。怎么办呢?《以斯帖记》4:13-14那里,末底改指示以斯帖,为民族,也为她所信的神的事业,冒生命危险去见王,

15-16节是以斯帖答复。

以斯帖就吩咐人回报末底改说: “你当去招聚书珊城所有的犹大人,为我禁食三昼三夜,不吃不喝;我和我的宫女也要这样禁食。然后我违例进去见王,我若死就死吧!”

我若死就死吧!

这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以斯帖并不知道她的行动会有怎样的结局。关于这件事,她并没有从神那里得到特别启示,所以她必须根据自己那被分别为圣之才智,以及对本族民众的爱心,来作出决定。她要么冒险,要么逃跑。在不知道结局的情况下,她作出决定,把结果交给了上帝。“我若死就死吧!”她这样做乃是正确的。

为着上帝的事业而冒险是正确的。

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

再来看一个旧约例子,《但以理书》第三章。这次场景是在巴比伦,故事也是发生在被掳的犹太人身上。当时在位的巴比伦王是尼布甲尼撒。他造了一座金像,并且下令,听到号声,全国百姓都要向这金像俯伏敬拜。然而,但以理的三个朋友,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却没有遵命。他们依然单单敬拜以色列的独一真神。

因此,15节那里,尼布甲尼撒王恐吓他们说,假如他们不敬拜金像,就会被扔到烈火的窑中。那么,他们是怎么来回答国王的呢?我们来看16-18节他们的答复:

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对王说:“尼布甲尼撒啊,这件事我们不必回答你;即便如此,我们所事奉的神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窑中救出来。王啊,他也必救我们脱离你的手;即或不然,王啊,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

这绝对是赤裸裸的冒险。“我们所事奉的神……必救我们脱离你的手;即或不然,王啊,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事奉你的神。”他们并不知道事情会怎样收场,他们所说的几乎跟以斯帖一模一样,“我若死,就死吧!”于是,他们就像前面提到的约押和亚比筛那样,把结果全然交托给上帝了:“愿耶和华凭他的意旨而行!”他们这样做乃是正确的。

为着上帝的事业冒险是正确的。

保罗在去往耶路撒冷 的路上

我们再看看伟大的冒险家使徒保罗。先翻开《使徒行传》21章。保罗正在去往耶路撒冷的路上,他受圣灵催促,定意要往耶路撒冷去(徒19:21),把各地收到的捐款带上去。

他来到该撒利亚,21:10说,那里有一位从犹太下来的先知,名叫亚迦布,拿了保罗的腰带捆上自己的手脚,然后说,“圣灵说:犹太人在耶路撒冷,要如此捆绑这腰带的主人,把他交在外邦人手里。”

那地的信徒听了这事,就恳求保罗不要去耶路撒冷。保罗怎么回答?13节,

保罗说:“你们为什么这样痛哭,使我心碎呢?我为主耶稣的名,不但被人捆绑,就是死在耶路撒冷也是愿意的。”

接着14节,路加记载,“保罗既不听劝,我们便住了口,只说:‘愿主的旨意成就,’便了。”

换句话说,保罗相信,为上帝的事业,他必须去耶路撒冷。他并不知道前面等着他的到底是什么。被捕和遭患难似乎确定无疑了,还会发生什么呢?死亡、监禁、充军和流放吗?没人知道。那么,与他在一起的信徒们能怎么说呢?他们的共识就是,“愿主的旨意成就!”或者,引用约押的话说,就是“愿耶和华凭他的意旨而行!”

为着上帝的事业而冒险是正确的。

保罗整个的人生

事实上,保罗整个人生都是由一个接一个非同凡响的冒险组成的。《使徒行传》20:23那里他说,“但知道圣灵在各城里向我指证,说有捆锁与患难等待我。”但他并不知道这些患难具体会以何种方式、在什么时候、借谁的手临到他。

一起看《哥林多后书》11:24以及后面的经文。保罗写这封书信,是在我们前面读到的《使徒行传》21章的事件发生之前。尽管保罗已经确知,在耶路撒冷等待他的将是捆锁与患难,还是决定上耶路撒冷去,甚至冒生命危险。我们来看看他经历过的各样患难吧——这一切都是因着他为上帝的事业去冒险的结果:

“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 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 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 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 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

这些描述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保罗从来不知道,下一个打击会从哪里来。每一天他都为上帝的事业冒着生命危险。要走的路不安全,过的河也不安全;在同胞犹太人中不安全,在外邦人中更不安全;城市不安全,乡下和旷野也不安全;大海不安全,即使弟兄,也不都是安全的——因为有假弟兄!安全与保障实在对使徒保罗来说,是海市蜃楼,根本就不存在。

他只有两个选择:逃跑,或者去冒险。而他的答复,正如《使徒行传》20:24所记载的,“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证明神恩惠的福音。”他其实从来不知道每天会发生什么。但上帝的事业在召唤他。于是他每天都去冒生命危险。他这样做乃是正确的。

为着上帝的事业而冒险是正确的。

在旷野中的以色列民

那么,神的百姓若没有从关于安全保障的迷惑中脱身,想活在安全的迷梦中,后果会怎样呢?还记得什么时候发生过这种事吗?那就是记载在《民数记》13章和14章的事件。

那时,靠着耶和华的大能,以色列百姓离开了埃及,不到三年,他们就来到应许之地的边缘。《民数记》13:1,耶和华对摩西说,“你打发人去窥探我所赐给以色列人的迦南地,他们每支派中要打发一个人,都要作首领的。”于是摩西派了迦勒,约书亚,还有另外十名探子。

四十天后探子回来了,他们砍了一挂葡萄,要两个人用杠抬着。30节迦勒说,“我们立刻上去得那地吧!我们足能得胜。”但是,接下来31节,另外那些探子却说,“我们不能上去攻击那民,因为他们比我们强壮。”

迦勒也无力回天,没办法破除那个关于安全的神话。那群百姓都被安全保障的迷梦诱惑和捆绑了。他们就对摩西和亚伦发怨言(14:2),甚至决定要回埃及去——那里的安全保障让人留恋。

于是,约书亚想帮助百姓脱离他愚拙的捆绑,他大声疾呼(7-9节),

“我们所窥探、经过之地是极美之地。 耶和华若喜悦我们,就必将我们领进那地,把地赐给我们;那地原是流奶与蜜之地。 但你们不可背叛耶和华,也不要怕那地的居民;因为他们是我们的食物,并且荫庇他们的已经离开他们。有耶和华与我们同在,不要怕他们!”

但即使是约书亚,也没有办法破除关于安全的这个神话。百姓在这个满有安全保障的迷梦中酩酊大醉。他们甚至要用石头打死迦勒和约书亚。而那显然是错误的。

不去为着上帝的事业而冒险是错误的。

上帝并没有应许短期的成功

在我们为他的事业而冒险之时,上帝保证了我们会成功吗?

没有,没有这么个应许,说为上帝的事业努力,都会成功——至少不是在短期中。当希律王离弃了自己的配偶,娶了他兄弟的妻子希罗底后,施洗约翰就明明指出他做得不对。施洗约翰那样直言,是要冒生命危险的。结果他真的因此被砍头。但是,他为上帝的事业冒生命危险,他做得对!

保罗在耶路撒冷被鞭打,投入监狱,后来又被送往罗马,最终在两年后被处以极刑。而他为上帝的事业冒生命危险,乃是正确的。

还有,在非洲和亚洲的大地上,埋葬了多少年轻的宣教士,他们都被圣灵的大能释放,脱离了那虚假的安全感,为着上帝的事业,进入世界各地未得之民当中,冒着生命危险忠心服事。

那么你呢?

现在轮到你了,你是否也被这种安全保障的迷梦捆绑,以至瘫痪,不能为上帝的事业去冒任何风险呢?或者,你是否已经被圣灵释放,脱离了对埃及的安稳生活的追求,看透它的虚幻?男子汉,你是否愿意像约押那样说,“我要试试!愿耶和华凭他的意旨而行!”?勇敢的女士,你是否愿意像以斯帖那样说,“我要试试!我若是死了,就死吧!”?

那么,我们教会接下来的计划又是什么呢?当我们眺望前面,到2000年之前还剩下12年半的时间,我们是否也可以从中学到一些属灵功课呢?这就是下个主日我要谈的话题。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Used by Permission.

Permissions: You are permitted and encourag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is material in its entirety or in unaltered excerpts, as long as you do not charge a fee. For Internet posting, please use only unaltered excerpts (not the content in its entirety) and provide a hyperlink to this page. Any exceptions to the above must be approved by Desiring God.

Please include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on any distributed copy: By John Piper.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Website: desiringGo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