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得记》:在上帝翅膀的庇护下

《路得记》第2章

《路得记》第1章讲述了上帝的手是如何重重地加在拿俄米和她一家人身上――从犹大地发生饥荒到拿俄米全家寄居摩押地,从拿俄米丈夫的过世到她的两个儿子与外邦女子的结合,再到两个儿子的去世。一个接一个的灾难让拿俄米发出了这样的怨言(得1:13,20),“耶和华伸手攻击我……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事实上,她是被上帝放在她生命中的灾难所压倒,而看不到即将来临的希望之光。她确信上帝的存在,也相信他是那掌管人类一切大小事务的全能者,同时她深信是这位上帝使受苦,使她陷入悲惨境地。但是她忘记了一点:上帝让他的子民受苦乃是为让他们得着荣耀。如果我们相信并且能够牢记这一点的话,我们就不会像拿俄米一样,在上帝的恩典即将临到我们的时候却看不到希望。

从上帝而来的仁慈如甘雨降下

在《路得记》的第一章里我们看到,上帝对待拿俄米尽管严厉但同时也充满了慈爱。上帝解除了饥荒给拿俄米开了回家的路;他将一个无比忠诚而体贴的儿媳放在拿俄米的生命中来陪伴她;他预备了拿俄米丈夫的一个亲族,让他最终娶了路得使得拿俄米家族的命脉得以延续。然而这些恩典拿俄米一个也没有看见。在这一章的末尾,她对伯利恒的城民们说,“我满满地出去,耶和华使我空空地回来。耶和华降祸与我,全能者使我受苦。既是这样,你们为何还叫我拿俄米呢?”(第21节)之后,路得和充满愁苦的拿俄米在伯利恒安顿了下来。在第二章里,上帝的仁慈逐渐显明,连拿俄米也体会得到了。

拿俄米的丈夫以利米勒的亲族中,有一个人名叫波阿斯,是个大财主。摩押女子路得对拿俄米说:“容我往田间去,我蒙谁的恩,就在谁的身后拾取麦穗。”拿俄米说:“女儿啊!你只管去。” 路得就去了,来到田间,在收割的人身后拾取麦穗。她恰巧到了以利米勒本族的人波阿斯那块田里。波阿斯正从伯利恒来,对收割的人说:“愿耶和华与你们同在!”他们回答说:“愿耶和华赐福与你!”波阿斯问监管收割的仆人说:“那是谁家的女子?” 监管收割的仆人回答说:“是那摩押女子,跟随拿俄米从摩押地回来的。她说:‘请你容我跟着收割的人,拾取打捆剩下的麦穗。’她从早晨直到如今,除了在屋子里坐一会儿,常在这里。”
波阿斯对路得说:“女儿啊!听我说,不要往别人田里拾取麦穗,也不要离开这里,要常与我使女们在一处。我的仆人在那块田收割,你就跟着他们去。我已经吩咐仆人不可欺负你。你若渴了,就可以到器皿那里喝仆人打来的水。” 路得就俯伏在地叩拜,对他说:“我既是外邦人,怎么蒙你的恩,这样顾恤我呢?” 波阿斯回答说:“自从你丈夫死后,凡你向婆婆所行的,并你离开父母和本地,到素不认识的民中,这些事人全都告诉我了。愿耶和华照你所行的赏赐你。你来投靠耶和华以色列 神的翅膀下,愿你满得他的赏赐。” 路得说:“我主啊!愿在你眼前蒙恩!我虽然不及你的一个使女,你还用慈爱的话安慰我的心。”
到了吃饭的时候,波阿斯对路得说:“你到这里来吃饼,将饼蘸在醋里。”路得就在收割的人旁边坐下,他们把烘了的穗子递给她,她吃饱了,还有余剩的。她起来又拾取麦穗,波阿斯吩咐仆人说:“她就是在捆中拾取麦穗,也可以容她,不可羞辱她。并要从捆里抽出些来,留在地下任她拾取,不可叱吓她。”
这样,路得在田间拾取麦穗,直到晚上,将所拾取的打了,约有一伊法大麦。她就把所拾取的带进城去给婆婆看,又把她吃饱了所剩的给了婆婆。婆婆问她说:“你今日在哪里拾取麦穗,在哪里作工呢?愿那顾恤你的得福。”路得就告诉婆婆说:“我今日在一个名叫波阿斯的人那里作工。” 拿俄米对儿妇说:“愿那人蒙耶和华赐福,因为他不断地恩待活人死人。”拿俄米又说:“那是我们本族的人,是一个至近的亲属。” 摩押女子路得说:“他对我说:‘你要紧随我的仆人拾取麦穗,直等他们收完了我的庄稼。’”拿俄米对儿妇路得说:“女儿啊,你跟着他的使女出去,不叫人遇见你在别人田间,这才为好。” 于是,路得与波阿斯的使女常在一处拾取麦穗,直到收完了大麦和小麦。路得仍与婆婆同住。

波阿斯:一个被神充满的人

在这一章的1至7节里,波阿斯出现了,路得的美好品格也显现出来,我们能够感受到仁慈的上帝在这背后的工作。从这段经文中我们知道,波阿斯是以利米勒――拿俄米过世已久的丈夫的亲族。了解到这一点以后,我们会立刻意识到事情并非像拿俄米所讲到的那样毫无希望。在第一章11至13节里,拿俄米所说的话让我们觉得没有任何人可以娶俄珥巴和路得为妻来延续她们丈夫家族的血脉。但当我们读到这里就会发现,波阿斯就像是从拿俄米头顶的愁云惨雾中迸裂出的一道阳光,且越来越明亮。这一章第一节经文提到波阿斯是个大财主,而更为重要的是,第四节经文让我们知道他也是属神之人,这也是为什么作者在故事里提到波阿斯是如何招呼和问候他的仆人们的――“波阿斯正从伯利恒来,对收割的人说:‘愿耶和华与你们同在!’他们回答说:‘愿耶和华赐福与你!’”想要知道一个人与上帝的关系如何,你需要观察上帝是否充满了他日常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波阿斯在农田劳作中以及他与仆人的关系上都被上帝所充满,所以很显然,波阿斯是一个属神的人。他借着上帝的祝福来问候他的仆人,而随后我们会看到这并不是一些属灵的客套话。

路得:一个拥有美好品德的女子

在1至7节里,我们除了认识波阿斯以外,也见证了路得的美好品德,她的品德是我们在这一章要教导的重点

1. 路得主动照料婆婆

首先,我们看到路得对她婆婆的主动照料。注意,在第二节,拿俄米并没有要求路得去工作,而路得却主动说:“容我往田间去…拾取麦穗。”路得对婆婆一心一意并且主动出去工作来赡养婆婆。

2. 路得的谦卑

其次,我们看到了路得的谦卑。她知道该如何积极主动却又不冒失。在第7节,仆人向波阿斯报告清早路得是怎样接近他们的。她说:“请你容我跟着收割的人,拾取打捆剩下的麦穗。”她并没有请求施舍,也没有擅自地拾取落穗。她只是想拾取打捆剩下的麦穗,并且她还为此寻求许可。这时的路得就像圣经里的那位外邦妇人,那个来到耶稣面前说:“主啊,不错,但是狗在桌子底下也吃孩子们的碎渣儿”的妇人,而耶稣也因为妇人这样的回答而赞美她的信心。路得知道该如何积极主动,但她既不莽撞也不冒失,却是表现得温顺而谦卑。

3. 路得的吃苦耐劳

最后,我们也看到了路得的吃苦耐劳。她的的确确是一个勤劳的工人。第7节接着讲到“她从早晨直到如今,除了在屋里坐一会儿,常在这里。”第17节又讲到她拾取麦穗直到晚上,又在离开前将所拾取的打了,量了,然后带回家给婆婆。毫无疑问,作者希望我们欣赏并且能够效仿路得。她主动照顾贫穷的婆婆;她谦卑,温顺,从不鲁莽行事;她从日出到日落都辛勤工作。积极主动、温顺谦卑、勤勤恳恳――这些都是极优秀的品质。睁大你们的双眼,留心这些品质吧!

上帝的恩慈眷顾

在我们结束对第1至7节经文的讨论前,你是否有体会到故事背后的上帝对路得的恩慈眷顾呢?注意第三节经文:“路得就去了,来到田间,在收割的人身后拾取麦穗。她恰巧到了以利米勒本族的人波阿斯那块田里。”是她“恰巧到了”吗?其实你不必将你的神学写满字里行间,有时候一些模糊的文字会留给读者想象的空间,让他们自己去慢慢体会。当然,最后是要给出问题的答案的。事实上,对上帝的至高主权有一套自己的想法的拿俄米就是向我们揭晓答案的人。答案就是:是上帝――仁慈的主在路得拾取麦穗的时候引导着她。路得“恰巧”来到波阿斯的田间正是因为上帝是仁慈的,至高的,即便是在他沉默的时候。正如《箴言》16:9所说:“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

为何路得在上帝面前蒙恩?

在第8和第9节经文中我们看到波阿斯接近路得并且怜恤她,尽管她是个外邦人。他让路得和他的仆人一起吃饭;嘱咐路得在他的田里拾取麦穗并与他的侍女们在一起;他为路得提供保护:吩咐他的仆人们不得欺负她(第9节);他还告诉她去喝仆人打来的水。我们看到波阿斯的财富和他对上帝的虔敬开始让路得的生活出现转机。

下面我们来看这一章里最重要的一段对话――第10至13节经文。在这里,路得提出了一个极为深刻的问题。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必要亲自问上帝这个问题,而且我们的生命中鲜有任何事情比这个问题的答案更加重要了。

路得俯伏在地叩拜,对他说:“我即是外邦人,怎么蒙你的恩,这样顾恤我呢?”

路得知道自己是一个外邦人,一个摩押女子,在常人看来,这让路得很难有翻身的机会了。但她并没有对此怨恨不已,而只是平静地接受现实。作为一个非以色列民,她并没有期望任何人会恩待她。因此,面对波阿斯的恩慈和善,路得感到十分惊讶。

路得与当今的大多数人不同。我们总是期待别人对我们友善,当我们的权利受损时我们会感到震惊和怨恨。路得却为别人善待自己而俯伏在地叩拜,以表达自己的不配。骄傲的人们是不会表达感激之情的,而谦卑的人越是在被仁慈对待的时候就愈加的谦卑。上帝的恩典并不是要让我们不再谦卑,而是为要让我们在他里面感到喜乐。

不是因为她的美德

可能现在谈这一点有点早, 在第11和12节里,路得问波阿斯为何如此顾恤她,这个问题相当关键:

波阿斯回答说:“自从你丈夫死后,凡你向婆婆所行的,并你离开父母和本地,到素不认识的民中,这些事人全都告诉我了。愿耶和华照你所行的赏赐你。你来投靠耶和华以色列 神的翅膀下,愿你满得他的赏赐。”

请注意:当路得问她为何蒙恩时,波阿斯并没有回答说“恩典是无条件的。”他却回答说:“因为你爱你的婆婆,并且愿意离开你的父母到素不认识的民中照顾她。”

这是否意味着作者希望我们认为是路得对拿俄米的爱换来了波阿斯和上帝对她的恩惠呢?他是否希望我们认为恩典是可以挣来的上帝的仁慈呢?我并不赞成这样的解释。假若波阿斯对路得的恩惠是路得挣来的,那么我们就应当将她看成是为雇主波阿斯提供服务的一个雇员,因为她所做的是那样的伟大以至于波阿斯必须要偿还她。然而,这绝不是作者希望传达给我们的意思,因为第12节经文让这个雇主与雇员关系的假设不攻自破。

因为她投靠在上帝的翅膀下

在第12节经文里,波阿斯说上帝才是那为了路得对拿俄米的爱而赏赐她的人。波阿斯不过是上帝的一个器皿(这一点我们即将在拿俄米身上学到)。现在请大家注意这段话,“愿耶和华照你所行的赏赐你。你来投靠耶和华以色列神的翅膀下,愿你满得他的赏赐。”从这节经文我们看到,路得并不是作为上帝的雇员为他劳作,而上帝也并不是一个按劳付酬的雇主。事实却是,上帝就像一个拥有宽大翅膀的鹰而路得就像一只受到威胁的小雏鹰,她来到鹰的翅膀下寻求庇护。第12节经文说的是:上帝赏赐路得是因为她投靠在上帝翅膀的荫下。

这是旧约圣经里一个反复提到的教义。例如,诗篇57:1写道:“神啊,求你怜悯我,怜悯我!因为我的心投靠你。我要投靠在你翅膀的荫下。”请注意“因为”这个词――求你怜悯我,因为我的心投靠你。上帝为何怜悯路得呢?因为她投靠在他翅膀的荫下。她将上帝的庇护看得比任何事情都要重,她的心单单从上帝那里获得希望和喜乐。当任何人像路得这样行时,上帝没法不怜悯他,否则上帝就不是是信实的上帝了。倘若你的盼望寄托在上帝的信实而不是你自己的美德之上, 那么上帝必因捍卫自己荣耀的名而全心全意地保护你,使你喜乐。

寻求上帝的保护与爱他人

但是我们必须要了解路得对拿俄米的爱以及她离开自己的父母这两件事跟她到上帝翅膀下寻求庇护有何关系。一个最合理的解释是:,路得愿意离开她的父母在摩押地为她提供的庇护,是因为她在上帝那里找到了一个更好的庇护。此外,她也显然看到了拿俄米生命中的需要,而感到上帝召唤她去满足这个需要。有着宽大翅膀的“鹰”向拿俄米靠近,为继续享受在上帝翅膀的荫庇之下,路得也向拿俄米靠近,并以她从上帝那里得来的恩惠全心照料婆婆拿俄米。

因此,寻求上帝的庇护和离开家乡照顾拿俄米之间的关系就是:上帝的庇护使得路得愿意舍弃家人的庇护,并全心去爱拿俄米。或者换个说法:离开家乡和爱拿俄米是路得投靠上帝的结果,也是得到上帝荫庇的明证。

福音的信息

现在,我们回到路得在第10节经文里所提出的问题:“我为何蒙恩?”问题的答案是:因为她投靠在耶和华翅膀的荫下,而让她能自由地离开家乡并甘心照顾拿俄米。来自上帝和波阿斯的恩惠并不是她通过自己的好行为挣来的。她不是他们的雇工,他们也不是对她按劳付酬。但另一方面,路得敬重他们,她承认自己需要他们的帮助,并且愿意在他们的慷慨里寻求庇护。

这就是旧约圣经和新约圣经里的福音信息:无论你是巴勒斯坦人,以色列人,美国人,还是中国人,只要你像路得一样谦卑并且在上帝的翅膀下寻求庇护,上帝就一定会怜悯你。耶稣曾说:

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你常杀害先知,又用石头打死那奉差遣到你这里来的人。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看哪,你们的家成为荒场,留给你们。

法利赛人需要做的就是不再自以为义,不再依靠自己的能力,不再将荣耀归给自己,而是转而依靠上帝,在他的翅膀下寻求庇护。然而,他们不愿意这样做,他们不会像路得那样,俯伏在地叩拜耶和华,也不会对别人的恩惠表示惊喜。我盼望大家不要像法利赛人那样,而要效仿路得。

上帝不会像一个雇主那样寻找雇员。他更像一只鹰,寻找着愿意在他翅膀下避难的雏鹰。他要寻找的是那些愿意离开父母,离开家乡,离开会阻碍我们享受在他翅膀庇护下的爱的生活的任何东西。

关于上帝至高主权的拿俄米神学

最后,我们来简单谈谈拿俄米。波阿斯给了路得很多食物,让她吃饱(第14节,比较雅4:6的“更多的恩典”)。路得一直劳作到晚上,回到城里以后她把中午吃饱了所剩的食物以及拾取的所有麦穗都交给拿俄米(第17-19节)。路得告诉婆婆她遇到波阿斯并在他田间拾取麦穗的事,于是在第20节,拿俄米关于上帝至高主权的神学对此做了很好的解释,她说道:“愿那人蒙耶和华赐福,因为他不断地恩待活人死人。”我认为这里恩待人的“他”指的是波阿斯。(比较创24:27)她是说,波阿斯开始恩待死人,而上帝看似好像遗弃了这些死人。然而事实上上帝从未遗弃过这些活人(拿俄米和路得)和死人(以利米勒和基连)。是上帝解除了饥荒;是他让拿俄米和路得因着爱在一起;是他为路得预备了波阿斯这个亲族;路得也并不是“恰巧”来到波阿斯的田间。上帝的爱之光终于冲破了那乌云,让拿俄米感受了。上帝是良善的,他怜悯所有投靠在他翅膀下避难的人。所以,让我们俯伏在地,向耶和华叩拜,向他诉说我们的不配,在他的翅膀下寻求庇护,并为他丰盛的恩典发出赞叹。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Used by Permission.

Permissions: You are permitted and encourag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is material in its entirety or in unaltered excerpts, as long as you do not charge a fee. For Internet posting, please use only unaltered excerpts (not the content in its entirety) and provide a hyperlink to this page. Any exceptions to the above must be approved by Desiring God.

Please include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on any distributed copy: By John Piper.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Website: desiringGo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