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致命的悖逆与基督得胜的顺服

“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 (13) 没有律法之先,罪已经在世上;但没有律法,罪也不算罪。 (14) 然而从亚当到摩西,死就作了王,连那些不与亚当犯一样罪过的,也在他的权下。亚当乃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预像。 (15) 只是过犯不如恩赐,若因一人的过犯,众人都死了,何况神的恩典,与那因耶稣基督一人恩典中的赏赐,岂不更加倍的临到众人吗? (16) 因一人犯罪就定罪,也不如恩赐,原来审判是由一人而定罪,恩赐乃是由许多过犯而称义。 (17) 若因一人的过犯,死就因这一人作了王,何况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赐之义的,岂不更要因耶稣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吗? (18) 如此说来,因一次的过犯,众人都被定罪;照样,因一次的义行,众人也就被称义得生命了。 (19) 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 (20) 律法本是外添的,叫过犯显多;只是罪在那里显多,恩典就更显多了。 (21) 就如罪作王叫人死;照样,恩典也借着义作王,叫人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永生。”

耶稣超越一切

这个讲道系列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把一个事实深印在大家脑海里,那就是,耶稣基督乃是宇宙中最重要的人物——这不是说他比父神和圣灵都来得重要。基督与他们同尊同荣——无论在价值、荣美、智慧、正义、爱、还是能力等方面。然而,基督确实比其他所有被造物都更重要——无论是天使、污鬼、君王、将领、科学家、艺术家、哲学家、运动员、音乐家、或是影视明星,也无论是过去的、现在活着的或将来的——耶稣基督全然超越一切!。

万事万物都为着耶稣——甚至邪恶

这个系列也要显明,一切存在物——包括邪恶——都是被那位无比圣洁和全然智慧的上帝所命定的,为的是让基督的荣耀更加辉煌地照亮世界。按照我们的读经计划,一些人本周刚刚读过《箴言》16:4:“耶和华所造的,各适其用;就是恶人也为祸患的日子所造。”上帝按照他自己那奥秘的方式来运行这事,既保留了那些作恶之人该负的责任,又维护了他自己心中的纯正和无罪。两周之前我讲到,万事万物都是借着基督而造的,又是为着他而造的(西1:16)。而这就包括(用保罗的说法)那些“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也就是被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打败的。他们的被造,乃是为着在那个审判的日子“预备遭毁灭的”。在那日,基督的大能、公义、对罪的愤怒、慈爱,都要彰显出来。或早或晚,总有一天,每一个对他的背叛,都会以遭受毁灭为其结局。

这位一直都在那儿的神

这个系列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强化这个信念,即:基督教并非一整套的想法、操守和情感,好像是为着我们的心理健康而设计出来的——不管是由上帝还是由人设计的。这不是基督教的真谛。基督教开始于一个确信,那就是,上帝乃是独立于我们之外的一个客观的现实存在。我们并不是借助于人为的构思,按照特定的方式来发明他、塑造他,使他成为现在的样式。诚如法兰西斯·薛华(Francis Schaefer)所说,他是那位一直在那里的神(the God who is there)。我们并没有制造出他来。相反,是他创造了我们。我们也没有决定他将会成为什么样子。而是他决定了我们将会成为什么样子。他创造了宇宙,并且给了宇宙存在的意义,这个意义可不是我们所给予的。假如我们想要给它一个跟神的旨意不一样的意义,就是愚昧人了。并且那样的话,我们的生命至终将会是非常可悲的。基督教可不是一场游戏;也不是一个治疗方案。它所有的教义,都出于神的所是,以及他在历史当中的所为,而且都跟铁铮铮的事实相呼应。当然,基督教不仅仅是事实和数据而已。当中还有信心、盼望和爱。但这些都不是悬在空中,漫天飞舞的。它们就像是那些粗大的香柏树,生长于上帝真理的磐石之上。

我之所以把这一点当做这个系列的目标,乃是因为从圣经里得了确据,你们永恒的喜乐、力量和圣洁,都有赖于这个世界观的坚固性,而且要让这个世界观在你的信仰之脊背当中,注入坚韧的纤维。懦弱的世界观,就会制造出懦弱的基督徒。而懦弱的基督徒,是不能在将来日子里生存的。在末后的日子里,那些没有根基的感情主义,也就是把基督教当做医病疗伤之选项的,将会被彻底清扫出场。到时候那些能够被留下来、而且站立得稳的,就是那些把他们的房子建造在那伟大的、客观的真理之磐石上的人,他们以耶稣基督为一切真理的根源、核心、和标杆。

在亚当的罪里所计划的耶稣的荣耀

我们今天的焦点是那位首先的人——亚当——所犯下的惊人罪行,以及它是如何为耶稣基督那更加壮烈的反击搭好了舞台的。翻开《罗马书》5:12-21。2000年夏天,我们花了5周在这些经文上面。今天我们的焦点,跟那些星期查考的内容不太一样。

我想让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在基督的荣耀上,以此作为上帝在计划和任凭亚当犯罪之时,脑海里主要的目的。我们知道,因着亚当的犯罪,全人类都落在罪里。还记得我在上星期所说的吗:无论上帝允许,或说任凭什么事情发生,他一定有自己的理由。而他的理由总是无比明智、目的明确的。他不是一定要让堕落事件发生。他也可以阻止这事的发生,就像当初他也应该是可以阻止撒旦的堕落那样(正如我们上周解明的)。他没有阻止,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和目的。并且,上帝不会一边往前走,一边制定他的诸多计划,他应该不会是走着瞧、看着办的。他今天若知道什么应该是明智之举,那么他之前,在永恒的过去,早也就知道了。所以,亚当的犯罪,以及紧接着整个人类族群都跟他一起落入罪中,进入悲惨的境地,显然不出上帝所料,好像叫他措手不及似的。我们应该知道,这一切的发生,都是上帝那通观全局的计划中的一部分而已,为的是要彰显耶稣基督那丰满的荣耀。

要把这个道理说明,最好的办法之一,就是从圣经里——我们在这里不会太过具体——找到那些地方,说明基督那打败罪恶的牺牲之举,早在创世之初就已经在上帝的脑海当中计划好了。(如果要寻找更多的细节,请参考讲章“基督的受苦和神的主权”)。例如,《启示录》13:8,约翰这样写道,“凡住在地上、名字从创世以来([英文圣经译本作,创世以前)没有记在被杀之羔羊生命册上的人,都要拜他。”可见,在创世之前,就已经有一本书,称为“被杀之羔羊的生命册。”在世界被创造之前,上帝已经计划好了,使他的儿子像一只羊羔那样被杀害,为的是拯救那些名字被记载在生命册上的人。我们还可以从好多其它经文看到类似的记载(弗1:4-5;提后1:9;多1:1-2;彼前1:20),就可以知道,按照圣经的立场,基督为着罪的缘故而受苦和受死,并不是在亚当犯罪之后才计划的,而是远在亚当犯罪之前就计划了的。所以,当亚当犯罪堕落的时候,上帝并不是因此而大为吃惊,他应该早就使之成为他计划的一部分了——我指的是那个在救赎历史当中,用来展现神奇异的耐心、恩典、公义和愤怒的计划,并且之后,在高潮环节里,要启示出他儿子的超然伟大性,亦即基督作为第二亚当,在其每个方面都远超过第一亚当。

所以,我们再来看一下《罗马书》5:12-21,这次要记得的是,亚当那惊天动地的罪恶,并不会挫败上帝那高举基督的诸般旨意,反而是帮助来成就了神的旨意。我们会按照这个方式来看待这段经文。其中有五个明显提到基督的地方。有一处是开启了保罗的思路,亦即关于基督和亚当的比较。而剩下的则是要表明基督是如何比亚当更为伟大的。其中有两个是那样的相似,我们可以把它们归纳在一起。就是说,我们将要一起来看基督的三个方面的超越性。

耶稣,“那以后要来之人”

” 好吧,我们先来看看14节中提到基督的方式,也读一下之前的12-13节,好明白上下文之背景:“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 没有律法之先,罪已经在世上;但没有律法,罪也不算罪。然而从亚当到摩西,死就作了王,连那些不与亚当犯一样罪过的,也在他的权下。亚当乃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预像。”这里,基督被称为“那以后要来之人”。

第14节经文替保罗在接下来的段落中的思绪铺好了道路。亚当被称为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预像(即预表,type),也就是说,亚当是基督的“预表”。请注意,这里首先提到的明显事实是:基督“是那以后要来”的。从起初,基督就已经是“那以后要来之人”。保罗告诉我们,基督不是一个事后的想法,不是事后为了补救而采取的措施。保罗并没有说基督的被孕育,是要来复制亚当。他说的是,亚当乃是基督的一个预表。上帝处理亚当的方式,正是要使得亚当成为一个预表,依照上帝计划的要来荣耀他儿子的方式。预表是什么呢?预表就是某件将来要出现的事物的影子和表样,并且预表和其所对应的本体之间是彼此相似的——而其本体只会是更加的伟大。所以上帝对待亚当的方式,就是要使之成为基督的预表。

现在请仔细留意,在保罗的思路中,他选择了在哪个地方,要把亚当说成是基督的预表的。14节:“然而从亚当到摩西,死就作了王,连那些不与亚当犯一样罪过的,也在他的权下。亚当乃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预像。”他选择了的,作为告诉我们亚当是基督之预表的地方,就是在他说出世人也犯罪之后,那些世人,并没有与亚当犯一样的罪过,却也要去承受亚当所承担的那个惩罚。为什么保罗偏偏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到说亚当就是基督的一个预表呢?

耶稣,那代表着我们的元首

因为保罗刚刚所说的,触及到了基督和亚当的可比性的核心部位,亦即他们两位是如何的相似和不同的。这个平行比较是这样的:那些不与亚当犯一样罪过的人,也像亚当一样死亡了。为什么呢?因为他们乃是连接在亚当上的。亚当就是那些世人的代表性的首领,他的罪就被当做他们的罪,因为他们都是连接在亚当上面的。这就是为什么亚当被称为基督的预表的关键所在——因为,尽管我们的顺服没有能够像基督的顺服那样完全,而我们却竟然能够和基督一起享受永生。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借着信心,就是跟基督联合啦。基督乃是这个新人类的代表性的元首,于是他的义,就被归算为我们的义了,因为我们乃是连接在他上面的(参见,《罗马书》6:5)。

把亚当称为基督的预表,其中所隐含的平行比较是这样的:

亚当 > 亚当的罪 > 在他的里面被诅咒的人类 > 永远的死亡
基督 > 基督的义 > 在他里面称义的新人类 > 永恒的生命

接下来的经文展开的讨论就是,基督及其救赎的工作,是如何比亚当和他的破坏性工作,来得更加的伟大。要记得我开始所说的话。我们从这里所看到的,正是上帝对于真实现象的启示,牵涉到如何准确定义这个世界——地球上每个人都生活于其中的世界。地球上每个人都被包括在这段经文里了,因为亚当就是每个人的祖先。因此,你在美国,或者在任何其它国家遇到的任何种族的人,都同样面对这段经文所讨论的事情。是在亚当里死去呢,或是在基督里得到生命。这是一段全球性的经文。不要疏忽了这一点。这就是在定义层面的对现实状况的把握,针对的是每一个你能够遇到的个体的人。懦弱的世界观,会制造出懦弱的基督徒。然而,这可不是一个懦弱、狭隘的世界观,它乃是横跨了全部人类史,并且覆盖了整个地球。它要强烈影响世界上每一个人,以及因特网上每一条头版新闻。

庆祝基督的超越性

现在,我们来看看保罗为着庆祝基督的超越性(基督和他的工作超越了亚当和亚当的工作),所采取的三个方式。我们用三个短语来总结:1)恩典之丰富,2)顺服之完全,以及3)生命之掌权。

1) 恩典之丰富

首先,15节提到恩典之丰富。“只是过犯不如恩赐 [白白的礼物,亦即,神所赐的义],若因一人的过犯,众人都死了,何况神的恩典,与那因耶稣基督一人恩典中的赏赐,岂不更加倍的临到众人吗?”这里的要点就是,上帝的恩典,比起亚当的过犯,要更加有能力。这就是“更加倍的”这个片语所描述的:“何况神的恩典……岂不更加倍的临到众人吗?”如果人的过犯带来的是死亡,那么上帝的恩典,就更要加倍的带来生命了。

但是保罗所说的比这更详细。上帝的恩典乃是特指“因耶稣基督一人 (而来的)恩典。”“何况神的恩典,与那因耶稣基督一人恩典中的赏赐,岂不更加倍的临到众人吗?”这里提到的,并不是两个不同的恩典。“因耶稣基督一人而来的恩典”正是“神的恩典”之道成肉身。这就是保罗所论述的方式,例如,在《提多书》2:11:“因为神救众人的恩典已经显明出来 (指的就是在基督里)。”此外,在《提摩太后书》1:9:“神救了我们……乃是按他的旨意和恩典;这恩典是……在基督耶稣里赐给我们的。”所以说,那在耶稣基督里的恩典,就等于是上帝的恩典。

这个恩典又是主权性的恩典。它能够征服其前行道路上的一切事物。我们很快就会讲到,它所拥有的,乃是从宇宙之君王而来的能力。这是一个带着统治性主权的恩典。这就是第一个值得欢庆之处:基督那超越亚当的优越性。当这一个人(亚当)的过犯,跟另一个人(耶稣基督)的恩典相遇时,亚当和他的过犯就败下阵来。基督和他的恩典就胜出了。对那些属于基督的人来说,这是大好的消息啊。

2) 顺服之完全

其次, 保罗为基督恩典胜过亚当的过犯和死亡的方式——基督的顺服之完全性——庆贺。19节:“因一人 (指亚当) 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 (指基督) 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因此,那一个人(耶稣基督)的恩典,使得他不会犯罪——使得他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立比书》2:8)——这样,基督就能够代表那些借着信心与他联合的人,来向父神献上毫无瑕疵的和全备的顺服。亚当就是在他的顺服方面失败了。基督却在这方面完全成功了。亚当乃是罪恶与死亡的源头。基督乃是顺服和生命的源头。

基督跟亚当是有相似之处的,亚当乃是基督的预表——两者都是代表性的元首,一个是代表旧的人类,另一个是代表新的人类。上帝把亚当的失败归算到亚当的旧人类中,也把基督的成功归算到基督的新人类中,因为这两组人类都是跟他们各自的代表性元首连接在一起的。基督伟大的超越性乃在于,他不仅仅在完全顺服这方面成功了,而且他所成就的方式,又导致无数人因他的顺服“被算为义”。你是否还连接在亚当上面,还属于那走向灭亡的第一个人类组群呢?还是说,你已经连接在基督上面,是那走向永生的新人类组群的一部分了呢?

3) 生命之掌权

第三,保罗庆祝的,不仅是基督那丰富的恩典,和基督那完全的顺服,并且在最后,他还要庆祝生命的掌权。借助于基督的顺服,恩典导致永生之得胜。第21节:“就如罪作王叫人死;照样,恩典也借着义作王,叫人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永生。”恩典乃是借着义(亦即,借着基督那完全的义)而掌权的,直等到那关乎永生的伟大的高潮出现——而所有这一切的成就,都“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或者,再次借用17节的经文——传达的是同样的信息:“若因一人的过犯,死就因这一人作了王,何况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赐之义的,岂不更要因耶稣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吗?”同样的模式:借着白白的礼物——义,恩典就带来了生命的胜利,而这一切又都是借着耶稣基督来的。

我在前面已经提到过,保罗在这些经文里面所说的,在基督里面的上帝的恩典,乃是统治性的主权式的恩典。在这里我们要来关注一个地方,就是在“统治”这个词上面。死亡的确是一种满有权柄的事情,它会临到所有的人,于是就统治了人类。世人都会死亡。但是,恩典却可以战胜罪与死。它能够在那些曾经是死了的人之生命当中作王掌权。这就是主权式的恩典。

耶稣那令人叹为观止的顺服

这就是基督那伟大的荣耀——他远比首先的亚当光彩夺目。亚当那臭名昭彰的过犯,不能跟基督那叫人叹为观止的恩典、顺服以及永生之礼物相媲美。事实上,起初上帝在其全然的公义中所计划的,就是要亚当,作为人类的代表,成为基督的预表,后者乃是新人类的代表性的元首。上帝的计划,就是借着这样的对对,好让基督的荣耀更加耀眼地绽放出来。

在第17节,保罗把这个道理很迫切、很个人化地向你阐明了。你如今是站在什么位置呢?“若因一人的过犯,死就因这一人作了王,何况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赐之义的,岂不更要因耶稣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吗?”请你仔细地,联系到你自己地理解这段话:“那些受洪恩又 (白白地) 蒙所赐之义的。”

给罪人的宝贵话语

这些就是给罪人的宝贵的话语:恩典是白白的,礼物是免费的,基督的义也不需要我们付代价。你是否愿意来接受它,以它为你生命的盼望和珍宝呢?如果愿意,你就会“因耶稣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现在,就请你来接受它吧。用洗礼来为它作见证吧。好叫你成为基督的百姓当中一个充满生机的肢体。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Used by Permission.

Permissions: You are permitted and encourag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is material in its entirety or in unaltered excerpts, as long as you do not charge a fee. For Internet posting, please use only unaltered excerpts (not the content in its entirety) and provide a hyperlink to this page. Any exceptions to the above must be approved by Desiring God.

Please include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on any distributed copy: By John Piper.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Website: desiringGo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