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快乐:基督教快乐主义的根基

《耶利米书》32章36-41节:
现在论到这城,就是你们所说已经因刀剑、饥荒、瘟疫交在巴比伦王手中的,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在怒气、愤怒和大恼恨中,将以色列人赶到各国。日后我必从那里将他们招聚出来,领他们回到此地,使他们安然居住。他们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他们的神。我要使他们彼此同心同道,好叫他们永远敬畏我,使他们和他们后世的子孙得福乐。又要与他们立永远的约,必随着他们施恩,并不离开他们,且使他们有敬畏我的心不离开我。我必欢喜施恩与他们,要尽心尽意、诚诚实实将他们栽于此地。”

我曾经在一次周日的讲道中谈到基督教的快乐主义。稍后,一位家长过来找我,说:“你知道吗,我的小女儿以为你讲的是基督教的异教主义。”我知道即使我把基督教快乐主义这几个字发得很清楚,仍会有人把它与基督教的异教主义相混淆,因为他们认为追求享乐是建立在异教的生活哲学上。他们或许是对的,因为世俗对追求享乐的定义就是寻欢作乐并漠视道德。保罗在《提摩太后书》3章4节警告说,到了末世,人们都“爱宴乐,不爱神”。很显然,我们正生活在这样的世代。

基督教异教主义?

两年前,丹尼尔・扬克洛维奇出版了一本名为《新规则:在一个是非颠倒的世界寻找自我实现》的书。他做了大量采访和全国性民意调查,据此总结说,美国的文化已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人们在普遍寻求个人自我实现的过程中,已建立起一套主导人们思想和感受的新规则。他说:“这些新规则的极致就是要彻底颠覆以往的旧有规则。我们发现,过去人们持守的是舍己的道德观,但现在人们却拒绝对“己”进行任何的舍弃。倒不完全是出于他们无限膨胀的自我欲望,而是因为他们有着奇怪的“对自己负责”的道德理念”(18页)。扬克洛维奇讲到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年轻女人的故事。这个女人对心理医生抱怨说,生活实在太忙碌了――每个周末都排得满满的,要赴那么多的聚会、每天睡得那么晚、说那么多话、喝那么多酒、吃那么多东西、做那么多次爱,简直让人越来越紧张和焦虑。治疗师温和地问:“那你为什么不停止这样的生活呢?”那个女人两眼无神地呆望了一会儿,然后脸上突然兴奋地绽放光彩,她惊讶地问:“你是说我完全用不着那么做,是吗?”那些奉行自我实现新规则的人都有一个标志,即“他们行事的前提是,人对情感的渴望是一件神圣的事,人若有了情感的需要却不去满足就是对人本性的犯罪”(59页)。“我们已经开始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在这个时代中,数以千万计的人认为,他们内在的、或许更“真实”的自我无法适应社会对他们的角色要求,为此他们要给自己的行为找到合乎道义的理由。”

自我实现者以及他们所奉行的新规则给他们的婚姻带来了极大的混乱。扬克洛维奇对美好的婚姻有着深刻的洞察力,他说:“成功的婚姻需要人懂得如何抑制自己的愿望,而去满足别人的愿望;能够接受自己的愿望受挫;能够吞下失望的情绪;能够避免各样的冲突;能够压下自己的愤怒;能够放弃自我表白。在这个过程中加进强烈的自我欲望,就像是在一张编织精美的蜘蛛网中插入一把扫帚柄,剩下的就是粘在扫把上的一堆粘糊糊的东西,整张网的结构已经被毁坏了(76页)。

因此,当你们能够远避今日的文化潮流,对当下这种快乐主义说不的时候,我心与你们深相契合。人们在听到基督教快乐主义时可能会如此回应:“算了吧!我们的家庭、学校、公司以及社会都是被这些快乐主义者给毁了。这些人毫无道德气节,也无克己忘我的精神,既没有坚定地履行自己的承诺,也没有忠实于舍我牺牲的精神,而这些品格恰恰是人生命中的宝贵基石,也我们的文化中蕴含的高贵气息。我们不需要什么快乐主义,我们需要的是找回公正、诚实、谨慎、公平、温和、坚韧和自制的品格!”相信我,我完全赞同你们的看法,甚至比你们想象的还要赞同。在未来的九周里,我请求你们敞开耳朵,仔细聆听我的讲话,然后再对基督教快乐主义下定论。

基督教快乐主义的圣经实例

有时,一个好的例子会比繁复的抽象定义更能说明问题。因此我不会在这里列出基督教快乐主义的精确定义,而是举出几个圣经的实例。大卫说到基督教快乐主义时忠告说:“要以耶和华为乐,他就将你心里所求的赐给你”(诗37:4)。在谈及基督教快乐主义的核心时,他喊出:“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渴慕溪水。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诗42:1-2)。根据《希伯来书》11章24-27节的记载,摩西也是一位基督教快乐主义者。他拒绝享受暂时的罪中之乐,并且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富更宝贵,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希伯来书》10章34节中说到的圣徒也是基督教快乐主义者。他们选择冒死探望那些为主受困锁的人,并且甘心接受自己的家业被人抢去,因为知道自己有更美、长存的家业。使徒保罗在《罗马书》12章8节赞扬基督教快乐主义时说:“怜悯人的,就当存着喜乐的心怜悯人。”耶稣基督作为我们信心的创始成终者,为基督教的快乐主义设立了最高的标准,因为“他必以敬畏耶和华为乐”(赛11:3),并且“他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并坐在神宝座的右边”(来12:2)。

基督教快乐主义教导我们,人寻求快乐的欲望是从上帝那里来的,这个欲望既不能否认也无法抗拒,且必须转向上帝才能得着满足。基督教快乐主义并没有说人所享受的一切都是好的,而是说:“世人啊,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弥6:8),应享受那些给你带来快乐的事。既然遵行上帝的旨意能给人带来快乐,那么追求快乐的行为就应该成为一个人努力追求道德完全的重要部分。如果人放弃这个追求(拒绝成为一个基督教快乐主义者),他就无法成就上帝的旨意。基督教快乐主义确认,历世历代最属灵的圣徒一方面经历着“我们为你的缘故终日被杀,人看我们如将宰的羊”(罗8:36)的现实生活,另一方面也经历着“你们要靠主常常喜乐;我再说,你们要喜乐”(腓4:4)的属灵实际。基督教快乐主义并不赞同自我满足的文化。这种文化使人受到各种罪恶冲动的辖治。基督教快乐主义要求我们不要与这个世代同流合污,而要常常保持心意的更新与变化(罗12:2),使我们能按照天父的旨意行事。根据基督教快乐主义的说法,主里的喜乐并不是可有可无的。仔细思想它时,你会发现主里的喜乐是我们持守信仰的实质。

今天我要揭示的是基督教快乐主义的根基:上帝是快乐的。我会用经文来支持以下三个观点:1)上帝之所以快乐,是因为他以自己为乐。2)上帝之所以快乐,是因为他是至高的。3)基督教快乐主义的根基就是上帝的快乐。上帝因慈爱用他的快乐覆庇我们。

上帝以自己为乐

首先,上帝以自己为乐。如果上帝把什么事物看得比至高的价值――他自己――还高,他就枉失了公正。如果上帝并不为他至高的荣耀而快乐,他就枉失了公义。圣经里到处都充满着上帝珍爱和捍卫自己荣耀的经文,“我为自己的缘故必行这事,我焉能使我的名被亵渎,我必不将我的荣耀归给假神”(赛48:11)。

当我们思想圣父与圣子之间关系时,我们看到同样的事,而这是超出人类理解能力的奥秘。我承认人尝试在神学上描述上帝的感受及其三位一体间的关系 ,就好像是一个正在蹒跚学步、呀呀学语的孩子想去描述他父亲一般幼稚。但是如果我们遵行经文的带领,连婴孩的口中也能流出智慧。经文告诉我们,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他就是神(约1:1)。在《希伯来书》1章3节中说:“他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是神本体的真像。”《哥林多后书》4章4节也告诉我们,基督本是神的像。透过这些经文,我们看到从亘古到永远,天父上帝的荣耀是透过他的儿子完全彰显出来的。因此,认识上帝在他荣耀中的无穷快乐的最好方法就是认识到那个代表他荣耀本体的儿子正是上帝的快乐。当耶稣进入这个世界,天父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太3:17)。当天父看见他自己荣耀的本性彰显在他儿子身上的时候,他感受到的是无穷无尽的快乐。“看哪,我的仆人,我所扶持、所拣选、心里所喜悦的”(赛42:1)。这就是我们今天分享的第一点,上帝之所以快乐,是因为他以自己为乐。当他所喜爱的儿子彰显出他荣耀的本性时,上帝就更加快乐。

上帝是至高的

其次,上帝之所以快乐是因为他是至高的。《诗篇》115篇3节说:“我们的神在天上,都随自己的意旨行事。”这节经文意味着上帝可以按照自己至高的权能行作万事,使自己快乐。我们的神在天上,他统管万有,并居万有之上,因此他能按自己的旨意行事,使自己至高的快乐不受影响。上帝之所以快乐是因为他所行的尽都公义,他所做的都是出于对自己荣耀的爱,永远不会使自己的旨意落空。《以赛亚书》43章13节说:“自从有日子以来,我就是神,谁也不能救人脱离我手,我要行事谁能阻止呢?”《以赛亚书》46章10节说:“我的筹算必立定,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但以理书》4章35节说:“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凭自己的旨意行事。无人能拦住他手,或问他说:‘你做什么呢?’”就此,我们可以说上帝的快乐是无限的,因为他是拥有绝对权能的造物主,断没有什么能妨碍他的快乐。

到这里我们要插一句,当这个世界被痛苦与罪恶充满的时候,良善的上帝怎么能快乐得起来呢?这是个庞大而艰深的问题。有两点帮助我理解这个问题。第一,我们尽可以说并非是上帝让这个世界痛苦与充满罪恶,但这对保护他的声誉并没有太大益处。1974年11月我的母亲在车祸中丧生后,如果有人这样安慰我说:“上帝并不希望这件事发生,你仍要信靠他,他是良善的”,我一定会说:“我觉得上帝是如此软弱,他连不让木材压到车顶的事都做不了,你这些安慰又能起什么作用呢?”但我的上帝是至高的,他按着自己所预定的时间把母亲从这个世界带走。我相信有一天我会看见上帝在这件事中的美意,因为我在耶稣基督里看见的这位上帝是良善的。因此我们说,解决罪恶的圣经之道并不是靠剥夺上帝在万事万物上的至高无上的主权。

帮助我理解这个问题的第二点是,上帝看待这些悲惨事件的态度取决于他看问题的角度。单就痛苦和罪恶本身来说,这并不是上帝所喜悦的。但上帝的视野如果只局限在事件本身,他的心就会被憎恶与忧伤所充满。但当上帝把视野放大到事件背后各样的关联及其后果,甚至对永恒的影响,事件就呈现出上帝所喜悦的、符合他旨意的图景。举例来说,基督的死是天父的工作。“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耶和华却定意将他压伤,使他受痛苦”(赛53:4,10)。天父上帝清楚地看见他爱子所遭受的痛苦,也看见把他儿子带上十字架的那股邪恶的力量,他并不喜悦这些。罪恶及无辜者遭害都是神所憎恶的。但《希伯来书》2章10节的经文说,天父上帝认为让救我们的元帅因受苦难得以完全,本是合宜的。如果上帝定意要做某件从狭义的角度看是可憎恶的事,那是因为上帝知道,从广义的、永恒的角度看,这样做是展示上帝公义性最合宜的方法(罗3:25),借此他要带领众子民进到他的荣耀里去(来2:10)。当上帝以他的全知看到整个救赎史所带来的那股席卷一切的力量时,他为自己所看到的欣喜快乐。因此,我肯定地说,在这个世界断没有什么能使上帝终极的快乐落空。他无限地享受自己的荣耀,因着他至高的主权,他行作万事使自己得着喜悦。

上帝因慈爱将他的快乐覆庇我们

现在我们来谈谈最后一点。基督教快乐主义的根基是上帝的快乐,上帝因慈爱将他的快乐覆庇我们。你能否想象得出,如果统管万有的上帝不高兴,这个世界会成为一个什么样子?如果上帝是一个怨声载道、板脸撅嘴、抑郁消沉的空中巨人又会怎样?如果上帝是一个沮丧阴郁、情绪低落、心怀不平、灰心失落的上帝,情况又会如何?我们能否像大卫那样说出:“神啊,你是我的神,我要切切地寻求你;在干旱疲乏无水之地,我渴想你,我的心切慕你”(诗63:1)?不可能!我们对上帝的联想会像小孩子想到他那个阴郁低落、心存不满、灰心失落的父亲一般。孩子是不可能以这样的父亲为乐的,他们若不是想办法逃避他的面,就会去做点什么试图让他感觉好些。可见,基督教快乐主义的根基就是上帝无限的快乐,目标就是以上帝为满足,以上帝为快乐,珍惜并享受与上帝之间彼此相交的关系。如果一个父亲是满了阴郁、灰心和失落的人,他的孩子就无法以他为乐。但是我们的上帝却是所有被造之物至高无上的快乐,这就成为基督教快乐主义的依据和根基。

换一个说法来解释就是,一个罪人追求主里的快乐,他必须首先相信,他绝不会在寻求上帝的饶恕及和好之时,被拒之门外。我们怎能知道,当我们为罪悔改并寻求主里的快乐时上帝会以恩慈待我们呢?《耶利米书》9章24节是对我们的鼓励:“我是耶和华,我喜悦在世上施行慈爱公平和公义,因为我以此为乐。”上帝显明他的慈爱,因他以此为乐。上帝不会因为某些正式的规矩原则而对他的慈爱有所保留。他的荣耀充满如此充满生命与快乐,以致他要以慈爱将他至大的喜乐覆庇我们。我们对上帝的慈爱的信心依据在于,上帝自己就是一个完全的基督教快乐主义者。他享受一切出于他自己的、至圣超凡的创造,而且他的快乐是如此满溢,以致他要借着与他人的分享把这快乐完全地表达出来。

听听这位宇宙间最完美的快乐主义者在《耶利米书》32章40-41节所发的心声。为什么上帝要施恩?他是如何向人施恩的?请听:

我要与他们立永远的约,必随着他们施恩,并不离开他们,且使他们有敬畏我的心不离开我。我必欢喜施恩与他们,要尽心尽意、诚诚实实将他们栽于此地。

上帝如此喜欢向人施恩!他尽心尽意地爱你。上帝的喜乐以极大的爱意覆庇我们,这喜乐就是基督教快乐主义的根基和模范。

分享结束前,我想发出一个邀请。上帝向人施恩的宝贵且令人惊异的应许并不是给所有人的。它是有条件的。而这个条件不需要你做什么或付什么代价。无穷无尽、至高无上的喜乐不需要你做什么赢得它,因为你所拥有的一切并不属于你。这个条件就是,你要成为一个基督教快乐主义者,不要总想着你能为上帝付什么代价或为他做什么,不要逃避他的面,要尽心尽意地寻求与永活的上帝之间那无与伦比的喜乐相交。

他不喜欢马的力大,
不喜爱人的腿快。
耶和华喜爱敬畏他,
和盼望他慈爱的人。(诗147:10-11)

继承神这些应许的条件是,你要把快乐的盼望深深地扎根在你的心里,并在你的家庭生活、职场生活以及闲暇生活中,随时转向上帝。

“耶和华喜爱盼望他慈爱的人。”“要以耶和华为乐,他就将你心里所求的赐给你。”(诗37:4)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Used by Permission.

Permissions: You are permitted and encourag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is material in its entirety or in unaltered excerpts, as long as you do not charge a fee. For Internet posting, please use only unaltered excerpts (not the content in its entirety) and provide a hyperlink to this page. Any exceptions to the above must be approved by Desiring God.

Please include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on any distributed copy: By John Piper.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Website: desiringGo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