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书1-8章那满有权能和恩典的信息

保罗给罗马的教会写这封信,是想动员他们来支持自己的西班牙宣教事工。在《罗马书》15:24他写道,“我切心想望到西班牙去……盼望从你们那里经过,得见你们……然后蒙你们送行([英文译本作,得到你们的帮助]。”他还从来没去过罗马,并且与那里大多数基督徒都是素未谋面的。因此他就在这16章的经文里面,把自己的福音呈现出来给他们看。

多盼望我们所有的宣教士都能明白这本《罗马书》,并且来宣讲它。也盼望我们中那些差派和支持宣教士的人,能够明白这卷书,而且活出其中的信息,以至于差派宣教士时,我们也能像保罗要去西班牙宣教时希望罗马教会做的那样,差派和支持他们。本卷书中那满有权能和恩典的信息,将会让富足的美国人采纳缩衣节食的、如同战时那般的生活方式,好把他们的资源更多地倾倒到福音的伟大事业中去。而《罗马书》中这满有权能和恩典的信息,从那些受苦的宣教士嘴里被传讲出来时,必定要打破黑暗的权势,把基督的教会建造在哪怕是最坚硬的土地之上。

这封书信的多文化、全球性的面貌

你一开始读这封书信,就会发现其中那多元文化和全球化的特点,这不足为奇。在《罗马书》1:5,保罗告诉我们他使徒身份的目的:“我们从他受了恩惠并使徒的职分,在万国之中叫人为他的名信服真道。”他为什么要传福音,为什么要去西班牙,为什么要写这封信,目的就在于:让人在耶稣基督里产生信心,并且由此而来的顺服——“在万国之中”!《罗马书》就是关乎万国万族的——那些未曾信靠基督的诸多族群(people groups)。他们没有称义,也未成圣,也就不能在将来得荣耀,除非他们能够借着福音而被主所得着。

接下来在14节,他再次重申自己的使徒责任:“无论是希腊人、化外人、聪明人、愚拙人,我都欠他们的债。”而且,为了不叫我们以为他忽略了犹太人,在16节他接着说,“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犹太人,希腊人,化外人,聪明人,愚拙人!换句话说,《罗马书》中那满有权能和恩典信息,冲破了国家民族的界限,突破了文化和教育的差异。

在这个多元化的时代里,看到这点是极其重要的。我们这个时代跟第一世纪非常相像,当时候基督的教会以极快的速度传播出去。基督教并不是某个部落的宗教,而是要从每一个部落、语言、民族和国家当中,呼召人来作出信靠和委身。耶稣不是许多神中的一位。他乃是万主之主和万王之王,并且在天上地下再没有其它的名,人们可以靠它得到拯救的。《罗马书》那满有权能和恩典的信息,并不是许多得救途径之一。它就是让人得救的那条道路,因为耶稣基督是上帝的儿子,并且是独一的儿子,他才是救主。

这个唯一道路之宣称,一直以来都受到人们的质疑和驳斥。而在今日美国,它尤其受到反驳,甚至是在那些公开承认耶稣的基督徒当中,当然,更是在穆斯林和犹太人当中。上周五本地的《明星论坛报》(Star Tribune)又刊登了一篇文章,反对信靠基督的必须性。一个由天主教神父和美国的犹太教拉比组成的联合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文件,名字叫“对于契约和使命的反思。”其主要的观点和贡献,按照作者的说法:“那些企图让犹太人信耶稣的努力已经‘不再是在神学上可以接受的’……因为所有的犹太人已经‘在契约里面与神同住了’”(星期五,2002年9月20日,A版23页)。换句话说,对于那些拒绝基督的犹太人,他们有一条自己的得救之路,而对于那些接受基督的基督徒,则有另外一条得救的道路。

这实在是从基督徒的主教们而来的一个虚假错误和令人心碎的陈述,特别是当我们对照耶稣所说的话时,“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著永生(原文作不得见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约3:36)。因此,关于那些接受他的外邦人,和那些拒绝他的犹太人,耶稣乃是这么说的,“我又告诉你们,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外邦人] 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 惟有本国的子民([那些拒绝接受耶稣的犹太人] 竟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8:11-12)

可见,我们必须看明白《罗马书》那个宣告天下的、满有权能和恩典的信息,这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在这里所处理的,不是一个来自于人的观念,或者一个出于人的哲学,或者一个自我完善式的励志项目,或一个支派或部落的宗教,或某些地方性的、教区性的事件,因而有其局限性。我们在这里处理和面对的,乃是一个真理的消息,那就是,这位独一的上帝,已经在历史当中独行其是地采取行动,要借着差派他的独生爱子,来为罪人而死,以及从死里复活,达成拯救世人的目的。任何的拒绝接受这个消息的人,只能是走向灭亡的。

这封书信的中心主题:罗马书1:16-17

因此,保罗在《罗马书》1:16-17阐明了他的要点,然后在接下来的书信中进一步解释和带出应用来。“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因为神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义是本于信,以致于信。如经上所记:‘义人必因信得生。’”首先,保罗说他的信息——他的福音——乃是有大能的也是有仁慈的,足以拯救人:这本是上帝的大能,为要使人得救。并且这救赎是借着信心而达成的。这个能够带来拯救的福音之大能,就是以在耶稣基督里的信心,来刺穿我们的灵魂的。

然后在17节,他解释了这福音何以有这样的能力:“因为神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福音有能力拯救那些信靠基督的人,就是因为它显明了神的义。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罗马书1:18-3:20:为什么我们所有的人都需要被拯救

在对此做出解释之前,保罗用了大段的经文(《罗马书》1:18-3:19)来告诉我们,为什么我们所有的人都需要被拯救。你可以在《罗马书》3:9那里看到他的总结,“因我们已经证明:犹太人和希腊人都在罪恶之下。”还有19节,“好塞住各人的口,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审判之下。”原来我们都是罪人哪。我们都是处在上帝的震怒之下的(1:18)。我们没有任何的可以在神面前得着称赞的义,而且3:20更是坦言,我们从来都不可能拯救自己、或是让自己得以称义:“所以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称义。”我们都是罪人,都在上帝公义和圣洁的震怒之下,而且不能够靠自己的行为,来拯救自己或者让自己称义。

罗马书3:21-31:借着在耶稣里的信心而显明出来的神的义以及它的含义

现在保罗回到了《罗马书》1:16-17所提出来的、主要的观点,并且解释了它的意思,那就是,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因为它借着信心把神的义显明出来了。他在3章21-22节说,“但如今,神的义在律法以外已经显明出来([在这里他再次提到17节的神的义之显明这个主题],有律法和先知为证:就是神的义,因信耶稣基督加给一切相信的人,并没有分别。”

因此,这个赋予福音大能并能拯救信徒的神之义的显明,又是指什么呢?就是指“因着信靠耶稣而来的神的义”的彰显。它乃是神的义,因着信心,作为白白的礼物,向我们显明(或说,启示)出来。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称义。所以保罗在24节说,那些信靠基督的罪人,“如今却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的称义。”那使得福音成为神拯救之大能的,神的义之显明,正是指:神的义作为白白的礼物,对那些信靠基督的罪人的彰显。

《罗马书》3:25解释了上帝如何能够使罪人称义,而自己又不会因此就成为不义:“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著耶稣的血,借着人的信,要显明神的义;因为他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换句话说,上帝命定了他的儿子替我们去死,好叫父神的愤怒和咒诅临到他的身上,而不再临到那些信主的人身上。借着这个方式,上帝表明了他对于罪恶的憎恶,以及他对罪的公义的处置。因此,正如26节所说,他就能够“在今时显明他的义,使人知道他自己为义,也称信耶稣的人为义。”

所以,基督的死乃是我们称义的根基。如果我们相信耶稣,上帝就会为着耶稣的缘故算我们为义。我们就被看作是正义的,我们也被按照义人来对待了。这就是称义。而且在28节他很清楚地表明,这个在上帝面前的美好合宜的地位,不是因着行为而是靠着信心而来的。“所以我们看定了:人称义是因着信,不在乎遵行律法。”

这里,请大家不要忽略其中的全球性的、宣教性的、多文化的含义。保罗自己在29-30节就把这个含义带出来了,“难道神只作犹太人的神吗?不也是作外邦人的神吗?是的,也作外邦人的神。神既是一位,他就要因信称那受割礼的为义,也要因信称那未受割礼的为义。”借着在基督里的信心而称义,就是那满有权能和恩典的全球性信息,并且是为我们能够遇到的所有国家、所有族群和所有的人民预备的。只有一位救主,一个十字架,一个复活以及一条道路,能够让人跟独一的真神和好:借着在基督里的信心而获得,那被归算给我们的神的义,这并不是靠着行为。

罗马书第4章:亚伯拉罕的因信称义,且是在行为之外的

在第四章,保罗引用了亚伯拉罕的例子,来讲述和论证因信称义的道理,并且指出那是跟行为无关的:“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3节)。这卷书里面最为宝贵的经句之一,就是从亚伯拉罕的例子引发出来的(5节):“惟有不做工的,只信称罪人为义的神,他的信就算为义。”不是用行为,而是用信心来使人称义。而且,不是那些敬虔的人,反而是那些不敬虔之人,被称为义了。这的确是好消息——这就是《罗马书》那满有权能和恩典的信息。

罗马书第5章:面对患难和死亡时的盼望和安全感

在第五章,保罗用第一节做了个归纳,“我们既因信称义,就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接着,他就开始探讨称义之人会经历苦难和死亡这个现实——并且期待着后面的第八章对苦难之重要的强调。第三节告诉我们,为什么我们可以在灾难当中喜乐——因为苦难会带来忍耐、老练、和盼望。

然后,针对这个患难的背景,他用了跟第八章完全一样的方式来辩论——按照从大到小的次序——假如神能够做一件艰难的事情,他就能够做一件容易的事情。请回忆一下他在《罗马书》8:32所说的,“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此乃那件艰难的事),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的赐给我们吗 (此乃那件容易的事)?”这正是保罗在《罗马书》5:9的辩论方式,“现在我们既靠著他的血称义([这是件艰难的事],就更要借着他免去神的忿怒 (这是件容易的事)。”第10节也是同样的辩论法:“因为我们作仇敌的时候,且借着神儿子的死,得与神和好 (这是件艰难的事);既已和好,就更要因他的生得救了([这是件容易的事]。”

这个要点就是,在面对患难和死亡的时候,我们有盼望和安全感,就如同《罗马书》第八章所说的那样。正常地说,基督教和苦难是分不开的。“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徒14:22)。千万不要忘记,《罗马书》的这个满有权能和恩典的信息,乃是在对苦难充满期待之上下文中提出来的。

在一切文化当中,死亡都是件大事。如果你传讲福音,你就必须对死亡做出某些解释,并且在死亡面前能够提供一些盼望。这就是保罗在《罗马书》5:12-21中探讨的,而他使用的方法,就是把两个人进行对比。亚当的悖逆导致了罪与死亡,比较基督,他的顺服带来了义和生命。19节最清晰地把这个对比呈现出来:“因一人([亚当] 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基督] 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亚当犯的罪以及由此而来的咒诅被归算到我们头上,因为我们是借着出生就跟他联合在一起的;同样,基督的顺服和免罪,也被归算到我们头上,因为我们是借着信心跟他联合在一起的。

接下来,保罗在21节总结了恩典借着基督而得胜的情况:“就如罪作王叫人死;照样,恩典也借着义作王,叫人因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永生。”

罗马书第6章:跟基督的联合就是对罪死以及从奴役中得到解脱

这就把我们引到一个必须解答的问题上:如果我们真的单单因着信心而称义,而且,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更加显多,那么,为什么不可以继续犯罪,好让恩典显得更加多呢?于是保罗就在第6章回答了这个问题,他教导说,信心把我们跟基督联合起来,而且是以一个真实的方式联合的,以至于我们就真确地跟基督一起体验到:对于罪我们已经死了,而且也从罪的奴役中解脱了(6:6, 17-18)。所有那些已经称义的人,都正在经历成圣的过程。

罗马书第7章:对于律法死了,好叫我们归于别人

接着在第七章,保罗继续辩论说,不要以遵守律法作为我们的生活导向,这是不能使我们成圣的——或者有人会误认为这样就可以让我们变得更像耶稣。不是的,“你们借着基督的身体,在律法上也是死了,叫你们归于别人,就是归于那从死里复活的,叫我们结果子给神……我们既然在捆我们的律法上死了,现今就脱离了律法,叫我们服事主,要按著心灵(心灵:或作圣灵)的新样,不按著仪文的旧样”(7:4, 6)。

基督徒的生活,就是要好好维持跟耶稣基督的关系,这既是白白的礼物,又是要诚心追求的,“叫你们归于别人!”(7:4)。耶稣自己,就是基督徒生活的能力、怜悯、模范、和命令。

罗马书第8章:没有什么能叫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离

最近这些个星期当中,我们被带进罗马书第八章——那伟大的第八章。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35节)?你是否看到这句话跟《罗马书》7:4之间的联系?对律法死了,好叫我们能够归于别人——归于那位从死里复活的,耶稣基督。这正是关乎生死的钥节。那么,还有谁能够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答案是:没有了。谁能使我们与神在基督里赐下的爱隔绝呢?答案是:没有了。

“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因此基督死了又活了,为要作死人并活人的主”(罗14:8-9)。在他的主权之下,无论生死,我们都可以因着上帝在基督里那永不折回的爱,而大声歌唱。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Used by Permission.

Permissions: You are permitted and encourag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is material in its entirety or in unaltered excerpts, as long as you do not charge a fee. For Internet posting, please use only unaltered excerpts (not the content in its entirety) and provide a hyperlink to this page. Any exceptions to the above must be approved by Desiring God.

Please include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on any distributed copy: By John Piper.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Website: desiringGo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