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的被卖和神的儿子

令亚伯兰大为震惊的话语

说到约瑟的故事,还有他哥哥们犯下的骇人罪行,以及这些事在耶稣基督的荣耀里,有怎样的普世性目的,我们先要回头看看《创世记》12章。在世上的万族万民中,上帝拣选了亚伯兰,绝不是因为欠他什么人情,乃是完全出于白白的恩典。《创世记》12:2-3,上帝给亚伯兰一个应许:“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 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这就是以色列民族的起源,而且耶稣基督,那位弥赛亚,神的儿子,日后就是从这个民族而来,拯救我们脱离各样的罪恶。

接下来在15章,上帝跟亚伯拉罕正式立约。神立约的行动极具象征意义,所讲的话也令人吃惊。《创世记》15:13-16,耶和华对亚伯兰说:“你要的确知道,你的后裔必寄居别人的地,又服事那地的人;那地的人要苦待他们四百年。 并且他们所要服事的那国,我要惩罚,后来他们必带着许多财物从那里出来。 …… 到了第四代,他们必回到此地,因为亚摩利人的罪孽还没有满盈。”

整整四百年啊!

如此看来,早在跟自己的选民立约之初,上帝就预言以色列人会在埃及地居住400年,然后才回到他们的应许之地。“那地的人要苦待他们四百年。”神提供的理由似乎有些古怪,为什么亚伯拉罕的后裔必须离开迦南地整整四个世纪(你想,多么漫长的日子啊!),为什么不能当时就承受那地呢?圣经给了我们清楚的答案,就是15节所说的:“因为亚摩利人的罪孽还没有满盈。”400年之后,在约书亚的带领下,以色列众民重新回到迦南,要夺取这地,并要赶尽杀绝当地各族。对于那时的情况,我们该如何解释?《申命记》9:5给我们提供了上帝自己的回答:“你进去得他们的地,并不是因你的义,也不是因你心里正直,乃是因这些国民的恶,耶和华你的神将他们从你面前赶出去,又因耶和华要坚定他向你列祖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所应许的话。”可见,以色列人征服应许之地的战争,其实是上帝所施行的审判——对恶贯满盈的当地原住民数世纪罪恶之清算。

神的百姓进入天国,会经历许多的艰难

与此同时,上帝预言说,他的百姓将会在异国他乡(埃及地)寄居,而且要受苦400年。你看,这就是上帝给他的百姓——他自己的朝圣者,所安排的计划。这就好像一副图画,预表了你们进入天国前在这世上的生活。如果在赐给应许之地前,上帝为自己的百姓安排了400年的苦难(《创世记》15:13),那么听到从神而来的这句话,我们也就不用惊奇了:“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使徒行传》14:22)。

借助于一个骇人的罪行,预言却得以应验

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到底神的百姓是如何颠沛流离地去了埃及地呢?并且,在这段寄居于埃及的奇特经历中,关于神的道路和神的儿子,上帝又想教给我们什么功课?答案居然是,上帝通过一件骇人的罪行,实现了那个预言。而且,他不仅借此养活了那与他立约的百姓以色列,并且那犹大支派的狮子——将要来拯救和统治万民的,也会从以色列人的血脉出来。所以,约瑟的故事真的是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

回到亚伯兰,让我们再把这个故事连到约瑟身上。亚伯兰生了一个儿子以撒。以撒有一个儿子叫雅各(他的另一个名字是以色列),而雅各生了十二个儿子,他们就成为以色列十二支派的祖先。雅各的十二个儿子之一约瑟,曾经做过两个梦。情节有别,意思差不多,就是他的十一个兄弟,加上他的父母,都向他跪拜。《创世记》37:8告诉我们,为着这些梦,他的兄弟们非常恨他。11节又说,他们都嫉妒约瑟。

要除掉这个做梦的人

终于有一天,气愤愤的哥哥们要对约瑟采取报复行动了。那天,约瑟的父亲派他去找那些在外面放牧的哥哥们,要看看他们是否平安(《创世记》37:14)。哥哥们一见到约瑟来了,就彼此说(按照19-20节的记载),“你看!那做梦的来了。来吧!我们将他杀了,丢在一个坑里,就说有恶兽把他吃了。我们且看他的梦将来怎么样。”流便试图保护约瑟,但他的努力只取得了部分效果,虽然救了约瑟的命,却不能阻止其他兄弟把约瑟卖给以实玛利人的商队,被当做奴隶卖到埃及(25节)。哥哥们把约瑟的那件彩衣留下来,染上动物的血,好叫他们的父亲误认为约瑟是被野兽吃掉了。哥哥们也以为,故事可以到此结束了。

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工作

但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正在发生。他们在自己的行动当中,完全无视上帝那看不见的手。他们没有想到,就在试图除灭做异梦的弟弟之时,就在自鸣得意的行动之内,他们正在实现着约瑟的梦所预言的内容!上帝常常不就是这么做事的吗?那些作恶之人的种种罪行,在上帝手中转化成专门用来拯救他们的手段。

波提乏,监狱和神的护理

在埃及买走约瑟的人是波提乏,他是法老的内臣和护卫长(《创世记》37:36)。在波提乏家中,约瑟顺服上帝那令人费解的护理(providence,或译摄理)主权,忠实地服事波提乏。于是他获得了主人的信任和提拔,在波提乏家中其影响力不断提升。或许这时你会说,是啊,义人的道路必然通达啊。但是,好景不长,事与愿违。波提乏的妻子看上了约瑟,想要勾引他。约瑟断然拒绝犯通奸之罪,逃离了她的纠缠。结果呢,这位遭冷落的恶毒的妇人就倒打一耙,诬告约瑟调戏她。于是,尽管约瑟是个义人,却换得了锒铛入狱的下场。

到了监狱里,又一次,在全然不知上帝要借这些麻烦事达成什么目的之时,约瑟依然忠心服事那位司狱(监狱长),并再次获得信任,承担了很多事务。后来,因着给法老的酒政和膳长解了两个梦,约瑟最终被带出监狱,要去给法老解梦。他对法老之梦的解释得到了印证,并且法老也看出了约瑟的超凡智慧,就任命他做埃及全地的宰相。“你可以掌管我的家,”法老说,“我的民都必听从你的话。惟独在宝座上我比你大”(《创世记》41:40)。

那些梦都应验了

7年丰收之后,7个荒年临到,埃及地受灾极重,正如约瑟预先看明的。为应对日后要来的大饥荒,约瑟早已采取预防措施,在7个丰收年里,他已在埃及储备了足够的粮食。渐渐地,饥荒越来越严重,约瑟的兄弟们听说埃及还有粮食,就下到埃及寻求救助。他们一开始并没有认出自己的弟弟来,不过后来约瑟还是向他们亮明了身份。当他们把他卖身为奴的时候,约瑟大约17岁(37:2),而当约瑟告诉他们自己的真实身份时,他已经39岁了(41:46, 53; 45:6)。22年匆匆过去。他们都大为震惊,本来要除掉这个做梦之人的,没想到因此把他的梦付诸实现。你看,这些哥哥后来真的都向约瑟下拜了。

后来,约瑟邀请他的兄弟们去到埃及居住,好叫他们都得以存活,由此,那古老的预言开始应验——亚伯拉罕的后裔将会在埃及寄居400年。因此,我们再来回顾一下之前提出的问题,到底神的百姓是如何按照上帝的计划,流落到埃及地的呢?并且,在这段寄居于埃及的奇特经历中,在关乎神的道路和神的儿子方面,上帝又想教给我们什么功课?

关于该预言之应验,圣经的两段描述

以色列民如何来到埃及?答案似乎很简单:他们去那里,是通过那件可怕的谋杀未遂案,并借助于贪鄙的奴隶贩卖以及对那位心碎老人的无耻欺骗。但是,对于如此“应验”预言的方式,圣经又是怎么解释的?圣经的描述有两方面。

1) 上帝差派了约瑟,为的是保全生命

首先,《创世记》45:5,约瑟对他的哥哥们说(当时哥哥们都非常害怕他),“现在,不要因为把我卖到这里自忧自恨。这是神差我在你们以先来,为要保全生命。”可见,对于哥哥们所犯下的那个大罪,圣经第一处的描述乃是:这是上帝的作为,他要借此把约瑟差派到埃及,为的是来拯救这些杀人犯(尽管杀人未遂)。“这是神差我在你们以先来。”

别以为这只是个无关痛痒的附带评论,在《诗篇》105:16-17,我们会读到一模一样的叙述——只不过在那里,这个筹码被提得更高了。上帝不仅在操控约瑟哥哥们的行动,好把约瑟差派到埃及,并且,上帝也在操控整个的饥荒:“他命饥荒降在那地上,将所倚靠的粮食全行断绝,在他们以先打发一个人去,约瑟被卖为奴仆。” 所以,你千万不要错误地以为,上帝只是预见到有饥荒来临,或者有饥荒是因为撒旦在捣鬼,不,上帝自己命定了那场饥荒。当然,上帝同时也预备了拯救的方式。

2) 人所设计的恶行,却成了上帝所设计的美意

因此,圣经描述上帝预言他的百姓下埃及,其第一个描述是说,上帝差派约瑟在他们之前去到埃及。而圣经里关于这预言的第二个描述,显得更加透彻有力。当雅各去世后,约瑟的哥哥们又一次来到约瑟面前,因为担心约瑟会为过去受到的伤害进行报复。但是,在《创世记》50:19-20,约瑟却对他们说:“不要害怕,我岂能代替神呢? 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

这样,圣经中对上帝实现其预言的第二个描述是:哥哥们要把约瑟卖掉,的确是出于邪恶的动机,但上帝却有他的美意在其中。请注意,经文没有说,上帝在他们行恶之后,再把那件坏事转化成好事。而恰恰是说,就是在那个恶毒的行动本身当中,已经存在着两个不同的设计:在那罪恶的行径当中,他们的意思是要设计一个恶事,而就在那同一个罪恶的行径里,上帝的设计却是要成就他的美意。

有指向的、拯救生命的罪

这就是我们已经看到并且还会不断看到的:那些被人所设计的——或者魔鬼所设计的——邪恶之事,上帝却另有设计,为要成就某些很奇特的美事。《创世记》45:5提到的很美好的事,乃是“为要保全生命。”而在《创世记》50:20那里提到的很美好的事,乃是“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然而,就是在这些语句当中,包括整个上帝拯救他的百姓的故事,都是指向标,指向这个罪行的全球性的目标——这个拯救生命的罪——乃是在耶稣基督的荣耀里面的。

朝着耶稣的荣耀的三个指向标

通过这个故事中的三件事,我们来看看,上帝如何预备我们,能够看到耶稣的荣耀,认识到耶稣究竟是谁。

1) 救恩乃是借着罪和患难而来

首先我们看到,在圣经里再三出现的一个普遍模式,就是上帝在他子民身上的救赎性的胜利,往往是借助于罪和患难达成的。约瑟的哥哥们对他犯罪,约瑟也因此而受苦。然而就是在这一切的事件当中,上帝在作工,为要拯救他的子民——甚至包括那些企图除灭这位救主的人。耶稣就是这样来到世间的,借着他的受苦来成就美好的救恩,这个事实,不应该让那么多的人感到奇怪才对。在走向拯救他子民的道路上,耶稣被人冒犯和唾弃,也饱经忧患,其实,这正是我们应该预期的模式,因为圣经里有许多这样的例子。

所以,在约瑟的故事以及他的哥哥们所犯的大罪中,我们乃是被更好地预备了,以便看到基督的荣耀——他的忍耐和仆人心态,而且与此同时,他还要拯救那些企图迫害和杀死他的人。

我是何人竟也有分?
罪是我犯,死归祂受,
祂替我死,为将我救!
惊人之爱,何竟如此?
我主我神为我受死!

救主流血所成救恩)

2) 那位受苦的人居然是义人

其次,前面说过,在约瑟的故事以及他哥哥们所犯的大罪中,我们乃是被更好地预备了,以便看到耶稣,这不仅因为那个普遍出现的模式,就是:上帝的救赎性的胜利常常借着患难和罪而实现;而且还有更加具体的一个层面,那就是,在这个案例中,那位被人伤害、冒犯而受苦的,居然是一个义人。就像这个故事当中的约瑟,他总是以其全然的可靠和忠心,出现在每一个关系里面。即使遇到不公平的惩罚,他仍对波提乏忠心,对那位司狱(监狱长)也是忠心的。《创世记》39:22记载:“司狱就把监里所有的囚犯都交在约瑟手下;他们在那里所办的事都是经他的手。 ”

那么,约瑟得到的回报是什么呢?他被波提乏的妻子欺骗和陷害,而那位法老的酒政,因约瑟给他解梦而官复原职,却把约瑟忘在脑后,毫无感恩之心,任凭约瑟在监狱里又呆了两年之久。所以,在这一切事情当中我们认识到世上有患难、罪恶,也认识到上帝依然在作工,在拯救他的子民。更具体地说,我们还认识到,这位正义的人,虽然长期遭受不公正的虐待,最终还是会在神那里得着平反和公正的对待。尽管其他人已经离弃了这块公义的石头,上帝却使它成为房角石(《马太福音》41:42)。神的这个拨乱反正之举,恰恰成为他救赎那些迫害者的途径。

耶稣基督乃是那位最后、最终、完美的义者(《使徒行传》7:52)。虽然在外人看来,他的生活如此糟糕困苦,他似乎更像一个罪有应得的罪人。但是,在最后的结局那里,所有那些针对他的冒犯,以及他在完美的义行当中承受的一切苦难,都导致了他的得胜,让他蒙神悦纳,而且,就因着这个缘故,我们才有机会获得救恩。如果说约瑟很了不起,因为他目标坚定,全然敬畏上帝,那么相比之下,耶稣就千万倍地令人称奇,因为,他所经历的痛苦,所受到的冤屈,都高过约瑟千万倍;并且,耶稣在一生经历中,始终目标明确,坚定不移,忠心到底,全然公义。

3) 圭必不离犹大

在约瑟的故事中,还有其它一些跟耶稣平行对应的地方,不过,我们现在先来看看其中一个最重要的事情,乃是关乎耶稣的,却又不是跟约瑟类似的。这是一个关乎耶稣降临的预言,而且必须借助于雅各的儿子们才能实现,假如他们都在饥荒中饿死了,预言就要落空。这些哥哥的骇人罪行,正是上帝用来拯救犹大支派,使之不至于灭绝的途径。这样,耶稣基督,那位犹大支派的狮子,才能够生到世上,以致后来受死,复活,然后统治地上的万民。

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在《创世记》49:8-10那里很清楚地看到。雅各死期临近了,而就在临死的时候,他一一宣告了对儿子们那预言性的祝福。对于犹大,他是这样说的:

“犹大啊,你弟兄们必赞美你;你手必掐住仇敌的颈项;你父亲的儿子们必向你下拜。 犹大是个小狮子;我儿啊,你抓了食便上去。你屈下身去,卧如公狮,蹲如母狮,谁敢惹你? 圭必不离犹大,杖必不离他两脚之间,直等细罗(就是赐平安者)来到,万民都必归顺。”

这个预言乃是关乎那将要来的以色列最后一位君王,犹大支派的狮子,那位弥赛亚。请留意10节当中的圭——统治者手里所握的杖,是国王的标志——将归犹大血统而出的君王,而这将要来的君王,可不是一般人物,因为不仅以色列民,地上所有的民族和国家,都会归顺他。就像第10节后半句所说的:“万民都必归顺(他)。”

后来这个预言应验在耶稣身上了。在耶稣受死并复活之后,约翰这样来描述耶稣在天上的角色:“不要哭!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能以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他们唱新歌,说:你配拿书卷,配揭开七印;因为你曾被杀,用自己的血从各族、各方、各民、各国中买了人来,叫他们归于神, 又叫他们成为国民,作祭司归于神,在地上执掌王权”(《启示录》5:5, 9-10)

犹大的狮子就是那被杀的羔羊

这位“犹大支派的狮子”,就是雅各在预言中所提到的,其应验方面最壮丽的部分是,他获得全地各族人民的拥戴和顺服,并非通过任何诡诈、强迫的方式,或利用我们的罪咎而迫使我们就范;他乃是背负了我们的罪孽,把被罪压制的我们释放出来,可以自由地来爱他和赞美他,并且满怀喜悦地遵从他,直到永远。犹大的狮子就是那曾经被杀的羔羊。借着饶恕我们的罪,他赢得了我们的顺服,并以他自己的顺服,以他自己作为义者的完全,作为上帝接纳我们的基础。就是在这样一个无限安全和喜乐的位置上——所有这一切都是因着他的牺牲和公义,并他的死亡和复活——他赢得了我们自觉和快乐的顺服。

约瑟的故事乃是一位义者的故事,这位义者被人羞辱和得罪,并且遭受患难,好叫犹大支派得以保存下来,从而那“犹大的狮子”可以降世,而且显明为仿佛羔羊的狮子,并且,因着他的受苦和死亡,从万国万民中买赎人,激发人心甘情愿的顺服——包括那些曾经定他死罪的人。

他是否也赢得了你的心呢?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Used by Permission.

Permissions: You are permitted and encourag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is material in its entirety or in unaltered excerpts, as long as you do not charge a fee. For Internet posting, please use only unaltered excerpts (not the content in its entirety) and provide a hyperlink to this page. Any exceptions to the above must be approved by Desiring God.

Please include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on any distributed copy: By John Piper.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Website: desiringGo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