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耶稣被处死而且又复活了?

“所以,这就算为他的义。‘算为他义’的这句话不是单为他写的,也是为我们将来得算为义之人写的,就是我们这信神使我们的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人。耶稣被交给人,是为我们的过犯;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或作:耶稣是为我们的过犯交付了,是为我们称义复活了)。”

留给下个星期的三个问题

我原计划用这短短的四节经文,22-25节,只讲一篇道。但是在我思索这些经文,尤其是它们跟圣餐主日的关系,而且尤其是看到在这一章的末尾有一个类似于高潮的结构,我就想说,我们应该花两个主日在这段伟大的经文上。以下就是一些问题,是我希望提出来分析的,有一个问题今天要解答,其余的三个留给下个主日。

1)为什么信心在亚伯拉罕身上,也在我们身上,被算为义呢?第22节开头的那个“所以,”到底什么意思:“所以,这(信心) 就算为他 (亚伯拉罕) 的义。”

2)在亚伯拉罕身上和在我们身上用来算为义的信心,是哪一种信心呢?是最初的那个信心的行动吗(当时上帝开始跟亚伯拉罕说话,叫他离开迦勒底的吾珥)?或者是《创世记》15:6所记他对神的信心(当时上帝给亚伯拉罕应许,说他的后裔将会像天上的星星那样多)?或者,是《创世记》17章的信心(当时上帝应许亚伯拉罕,预告说他在次年会有一个儿子,尽管他年事已高,并且撒拉的生育已经断绝)?或者,是《创世记》22章的信心(当时亚伯拉罕照神的吩咐,献上儿子以撒)?换言之,我们能够被称为义,是在最初眨眼之间完成的,还是靠一生来持守的信心呢?

3)信心又是如何归算到亚伯拉罕和我们的身上的?是不是说把信心归算为义,指的是信心本身就是一种的义,乃是我们所作出的,于是上帝就掂量数算之并认定是足够的好了,以至于当做是一种的功劳而将称义回报给我们——就好像是说称义所需要的代价是五百万美元,而我只能够交纳一百万,于是上帝就满有怜悯地说,他可以数算我的那一百万,就如同那是五百万一般,而把其余的亏空给消除了呢?或者是,称义在其真实的意义上,乃是上帝把自己的义在基督里归算到我的身上,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信心被算为义的说法,又具体是指的什么意思呢?

所有以上这些,都要等到下周再分享。

若要被称义我们必须相信谁或相信什么?

现在我想要大家关注的是:若要被称义,我们必须相信谁或相信什么。因此让我们从24节的中间来讨论这个问题。23-24节的经文说,《创世记》15:6所记,亚伯拉罕的信心被算为义,不仅指着他,也是为我们的缘故写的。“(算为他义)的这句话不是单为他写的,也是为我们将来得算为义之人写的。”可不要看错或者忽视这一点。在《罗马书》这里,耶稣基督的使徒告诉我们,当初上帝赐给摩西灵感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上帝就已经把后世的我们考虑到了。“这就算为他的义。”上帝其实是希望你把这句话以非常个人性的方式来接受。他希望你来读、来听这句话,并且能明白,他在对你说话。

上帝现在对你说的就是:“信心将会使你跟我有合宜的关系。来信靠我吧。我会把你的信心算为义的。”你听见他的话了吗?“信靠我。在我里面安息吧。靠着我的肩膀。把我当成你的好朋友吧。一切都会变好的。我为你预备了一个义。你没有什么要给我。我却要把所有属于我的都给你。对我有信心吧。这就会算为你的义。”

接着,在24节的中间,他开始告诉我们,到底我们必须信靠谁:“……神使我们的主耶稣从死里复活……耶稣被交给人,是为我们的过犯;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这就是那位我们要来信靠的对象,好叫我们得以称义。保罗用神已经作过的事,来定义我们所信靠的那位神。所以当他说,“信心就([被神] 算为义”时,并且说这道理被写在圣经当中,就是为了我们这些有信心的人,而且,接下来他告诉我们,上帝已经作成的是什么,这样一来,我们就必须明白,到底我们信心的根基和内容是什么。

让我们用三句话总结一下关于神的这些道理。1)我们信靠的神施行了超然的大能。2)我们信靠的神成就了满有怜悯的救赎。3)我们信靠的神展现了得胜的公义。这一章的经文,都是关于称义的途径,而不是关于因信称义的基础。但是现在,在这章经文的最后一节,保罗又回到那个因信称义的基础(就像他在《罗马书》3:24-26所作的那样)。这个称义的基础,就是上帝在历史当中,在基督的工作当中所成就的。而那个称义的途径,就是指我们如何借助信心,跟那伟大的作为联系起来。这两者都是极其重要的,但这个基础则是一切之中最为重要的。

约翰·穆勒(John Murray)曾经在威斯敏斯特神学院教课——他已经安息主怀了,他写过一本不太厚的书,名字是《救赎:完成与应用》(Redemption: Accomplished and Applied)。我大概在25年前读到这本书。我盼望你们都读一下它。他会在你的信仰之树里,植入强有力的纤维。那两个词——“完成了并且应用了,”指的就是我在这里所讲论的事情之根基和途径。救赎已经完成了——上帝在基督里所作的一切之根基;它的完成没有我们参与,且在我们以外。救赎已经应用了——上帝今天继续他的工作,要把我们连接到那个伟大的、完成了的救赎之工上,是对我们作的,也是在我们里面作的。

保罗用一个强有力的陈述句来结束这一章,一个关于救赎已经成就的陈述句——这乃是那个根基,那个奠基石,是支撑着这一章其余经文的,该章主要是论述那借着信心而得的救赎之应用。我们所信靠的,就是那位在我们出生之前,就替我们成就了救恩的神。他就是我们所相信的,是我们所信靠的,是我们信心的依托。

因此,这就是我们准备简要考察的:他就是施行了无法想象的大能,成就了仁慈的救赎,以及展现了得胜之公义的那位。让我们按照经文线索,逐一查看,并且好好思考,用心品味。

1. 我们信靠的这位施行了超乎想象的大能

24节后半句说,我们乃是“信神使我们的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之所以把耶稣的复活摆在首位,乃因它能够跟17节所提到的那使得以撒出生的大能联系起来。让我们再来看一下17节中的那些词语:“亚伯拉罕所信的,是那叫死人复活、使无变为有的神。”亚伯拉罕所相信的那位,是能够赐生命给死人的,并且也能够使无变为有。对于亚伯拉罕来说,当时最关注的是上帝的特别应许——他要给亚伯拉罕一位儿子,就是后来的以撒。尽管那时亚伯拉罕已经100岁,他的妻子又不能生育。这完全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但是,这也正是亚伯拉罕的信心成为我们的榜样之原因所在。19节说,“他将近百岁的时候,虽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撒拉的生育已经断绝,他的信心还是不软弱。”

所以保罗说,我们今天信靠的,是这同一位神,并且上帝用来算我们为义的信心,就是对能让死人复活的神的信心,那死里复活的,指的乃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这就是我们所信靠的、使我们的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的神。

我称呼它为“无法想象”之大能,不是因为你也许想不到它,而是因为我们正走到一个世纪的末尾,而这个世纪的标志就是自然主义——该观念,或者说信仰,认为除了自然之外就没有任何的现实——这种信仰宣称,不会有超自然的事情存在——那些事情无法想象。自然主义者的进化论就是这种信仰的最普遍的表现形式——亦即试图解释万物的起源,同时却把任何自然界以外存在的超自然的造物主排除在外。

此外,本世纪还有一个普遍的做法,就是以自然主义的方式来研究历史。在圣经研究的领域,这样的信念简直带来毁灭性的灾难。其中有一个最著名的陈述,代表了这种信仰的,乃是由鲁道夫·波特曼(Rudolf Bultmann)所说的,“一个历史性的事实,里面却又包含着死里复活,那是完全无法想象的”(引用于卡尔·亨利的《上帝,启示和权威》,Carl F. H. Henry, God, Revelation, And Authority,第四卷,[Wheaton: Crossway Books, 1999, orig. 1979],333页)。我就是从那儿捡到了“无法想象”这个词的。

那被神算为我们之义的信心,就是对于这位能够施行无法想象之大能者的信心。他所作的,正是被波特曼称为“无法想象”的事情——他居然让死人复活。他所作的,乃是人们所说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他把以撒从一位90岁的不能生育的妇人腹中领出来。又把死去三天三夜的耶稣基督从坟墓里领出来,并且让他成为全宇宙的主人。所以,上帝完全有能力成就每个应许。因此我们信靠他。

2. 我们信靠的这位成就了仁慈之救赎

请注意25节前面半句:“耶稣被交给人,是为我们的过犯。”这里要我们注意的要点就是,上帝所复活的那位之死亡,乃是一个特别设计的死亡。上帝绝不是单纯的为着要彰显他那无法想象的大能,就随便找了一个被杀害之人来,使他从死里复活。上帝乃是亲自设计了该死亡事件,并且是按照一个特定的目的来设计的。

你可以从25节前半句的那两个关键的短语看到这个情况:“(1) 耶稣被交给人,(2) 是为我们的过犯。”耶稣乃是“被交给人”的——被谁?是被兵丁吗?还是被彼拉多呢?是被希律王吗?还是被犹太人的暴民呢?都不是。最终不是因为这些人,而是按照经文所说的那样,他被交给人,乃是因“为我们的过犯。”兵丁们和彼拉多,希律王和犹太人,都没有“为我们的过犯”而把耶稣出卖或“交”出去。

《使徒行传》2:23给出一个清楚明白、直截了当的回答:“他既按着神的定旨先见被交与人。”很明显,是上帝把他交于死地。《罗马书》8:3说,“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身的形状,作了赎罪祭。”《罗马书》8:32说,“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因此耶稣基督的死,乃是上帝预先设计好的。上帝安排了他的死亡。他不单单是死去了而已。他乃是被上帝交给死亡的。

而这个设计乃是有其目的的(25节前半句):“为我们的过犯。”上帝的设计乃是为了处理我们的诸多过犯。他想要针对我们的过犯做些事情。什么事情呢?他希望给我们提供一个替代性的死亡,好叫我们不用再为自己的过犯而受到死亡的刑罚。而那唯一能够达成这个果效的死亡,就是他儿子的死。因此,《罗马书》8:3说,“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身的形状,作了赎罪祭,在肉体中定了罪案。”所以,我们的罪恶过犯,神没有忽视或者闭目不看,也没有被塞到地毯底下藏起来。它们被定了罪案,并执行了审判,只是这审判却没有落在我们头上,而是落在了基督头上。

我们就是按照这个方式,借着基督的死得着救赎的。也就是说,我们被从自己的罪恶中拯救出来了。我们从地狱的刑罚中被抢救出来了。我们被从上帝的审判中买赎出来了。而所有这一切的救赎,都不是我们配得的。我们所得的乃是死亡、走向地狱以及承受上帝的审判。但是,这是一个仁慈的、满有怜悯的救赎。这就是我们为着称义之故而信靠的上帝——一位成就了仁慈之救赎的上帝。他定意设计,要借着他儿子的死,来拯救我们脱离各样的过犯。

3. 最后,我们信靠的这位展现了得胜之公义

我们信靠了一位能够施行无法想象之大能者,能够成就满有怜悯的救赎者,现在,我们来看一下这位展现了得胜之公义者。这话时什么意思呢,我又是从哪里得出这样的结论呢?这结论是从25节的最后那部分得出的。我们所信靠的神是谁?他就是“为我们的称义”而使耶稣从死里复活的那位。我对此的理解就是,当耶稣为着我们的过犯而死的时候,一个完满的和充足的赎金已经被交付了,好叫我们得着赦免与称义。因此,若是继续把基督留在坟墓里,那将是不公平的、不公正的,因为他已经为我们的罪付出了全额的赎金。于是上帝让他从死里复活,就是维护了基督之赎罪和顺服的完备性。基督从死里复活,就是在宣告说:他借死亡要成就的——以生命为赎价使我们称义,已经毫无瑕疵地成就了。

或许可以这么表述:当基督为我们流出宝血,为我们死去,他就把那些罪恶买赎了,正是这些罪杀了他。现在,这些罪都得了遮盖并且已被偿付,就再也没有理由让基督继续留在死亡状态。他的死,单单是为了我们的诸般罪恶付出赎价。而当它们被完全偿付之后,就没有任何正当理由要耶稣死亡了。继续把耶稣留在坟墓里就不公平了。他不能够待在坟墓里,“因为他原不能被死拘禁”(徒2:24)。

所以,我们所信靠的神,乃是那位展现了得胜之公义者。耶稣的复活就是胜利,因为它征服了死亡。它是得胜的公义,因为公平公义所要求的,就是要叫耶稣从死里复活。他已经替罪恶——那些把他交付死地的罪恶——付出了完备的代价。既然我们的罪恶,就是把他带入死亡的诸多罪恶,已经在十字架上被完全彻底偿付了,那么,那个唯一需要基督死去的理由就不再成立。这样,我们的称义就彻底地胜券在握了(虽然还未最终达成信心之果效,但已经是安全的、无罪债的)。因此,再把基督留在死亡中,就是不公平的,就是毫无理由的惩罚。所以,上帝使基督从死里复活,乃是公平、正确的。这就是得胜的公义。(参看来13:20)。

若要被称义我们必须相信谁呢?

好吧,我想用开始提出的问题来结束:若要称义,要和神和好,我们必须相信谁或者相信什么。这个答案就是,我们必须相信神——1)在让他儿子耶稣从死里复活了这件事上,他施行了无法想象的大能,2)他为了拯救我们脱离过犯,在设计他儿子的死亡上成就了满有怜悯的救赎,以及3)他在让耶稣从死里复活上展现了得胜的公义,要让我们知道,我们之称义的根基,已经在他儿子的死上完美地立定了。

所以我们今天要来信靠他。打开你的心门来接受这个救恩的荣耀吧:无法想象的大能、满有怜悯的救赎、全然得胜的公义。相信此事,上帝就会把你的信心归算为义。你将会很安全地跟他在一起。你就会拥有一个不是因着你自己而来的义,并且得以站立在一个不可摇动的、存到永远的磐石之上。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Used by Permission.

Permissions: You are permitted and encourag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is material in its entirety or in unaltered excerpts, as long as you do not charge a fee. For Internet posting, please use only unaltered excerpts (not the content in its entirety) and provide a hyperlink to this page. Any exceptions to the above must be approved by Desiring God.

Please include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on any distributed copy: By John Piper.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Website: desiringGo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