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是污秽衣服


我们都像不洁净的人;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我们都像叶子渐渐枯干;我们的罪孽好像风把我们吹去。(以赛亚书64:6)

真实的情况是,因为上帝不能对任何罪带有偏爱的眼光,我们在上帝律法上的任何缺失都与祂的完全圣洁相抵触,这也使得我们难免要面临审判(哈巴谷书1:13;雅各布书2:10-11)。

但是在旧约中给人带来毁坏的(对我们今天而言也一样)并不是因为在完美无罪的公义上失败,给人带来毁坏的反而是在于无法信靠上帝的慈怜应许,尤其是无法盼望祂有一天会带来一位救赎者,这位救赎者将会成为祂百姓完全的义(「耶和华─我们的义」耶利米书23:6;33:16)。圣徒们知道他们就是因此而得救,也知道这个信心是顺服的关键,而顺服是信心的证据。

当有人提到唯一有价值的义是基督加在我们身上的义时,这会很容易令人混淆。很明显的是,称义并不是基于我们身上的任何义,而是单单基于基督加在我们身上的义。但是,有时候人们会不小心且轻蔑地提到全人类的义时,把这种讨神喜悦的义讲成好像从来不曾存在似的。

他们经常会引用以赛亚书64:6,这里面说我们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或是「受污的衣物」:「我们都像不洁净的人;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

但是从前后文来看,以赛亚书64:6并不是说神的百姓所行出来的任何义都不为神所接受,以赛亚指的是那些人所行的义其实是伪善的义,这就不是真的义。就在这一节的前面,以赛亚还说神认同并迎见「那欢喜行义的人」(第5节)。

这是真实的-满有荣耀的真实-若基督的全然公义没有加在我们身上,没有一位神的百姓,无论是在十架以前或是以后,能够被圣洁无瑕的上帝所接受(罗马书5:19;哥林多前书1:30;哥林多后书5:21),但这并不意味着上帝不会在那些「被称为义」的人身上产生出一些可以体验到的义,这些义就不是「污秽的衣服」。

事实上,祂就是这么做,这种义是神所宝贵的义,也是神所要的义,这并不是我们称义的基础(唯一的基础是基督的义),但这可以证明我们才真是神所称义的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