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藉谦卑来医治


“我看见他所行的道,也要医治他,又要引导他,使他和那一同伤心的人,再得安慰。我造就嘴唇的果子,原平安康泰归与远处的人,也归与近处的人,并且我要医治他。这是耶和华说的。”(以赛亚书57:18-19)

尽管人们背逆和任性的罪孽深重,神仍会医治。神如何医治呢?以赛亚书57章15节说,神与心灵痛悔谦卑的人同居。然而,第17节说到,人们却厚颜无耻的追求骄傲的道路。那么这里的医治会是什么呢?

只有一个可能性。神藉谦卑来医治他们,并藉破碎那骄傲的心来治愈祂的病人。如果只有心灵痛悔谦卑的人能享受神的同在(15节);如果以色列人的疾病是骄傲和任性的背逆(17节);如果神应许必要医治他们(18节),那么祂的医治必定是谦卑,他的治疗必定是一个压伤的灵。

以赛亚这里所说的不就是后来耶利米所称的新约及新造的心吗?耶利米说,“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耶利米书31:31,33)

以赛亚和耶利米二人看见一个病重,背逆及刚硬的民族经历那超自然改变的时刻即将到来。以赛亚讲医治。耶利米谈将律法写在他们心上。

所以,以赛亚书57:18所说的医治就像是一重大的心脏移植手术—将那老旧,刚硬,骄傲和任性的心取出,而以一颗柔软,温柔的心来取代。这新造的心将很容易因过去的罪和仍在的罪而感到谦卑和痛悔。

这样的心是那崇高称为圣洁的神能够同住,且赋予生命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