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让圣灵充满


不要醉酒,醉酒能使人放荡乱性,却要让圣灵充满。

使徒保罗在以弗所书5:18中命令我们要圣灵充满,所以,今天我要尝试回答两个问题,让圣灵充满是什么意思?以及,我们要如何才能让圣 灵充满?我想 如果我在一开始就告诉你们有关于我的走向,这样应该可以帮助你们跟着我。所以,我要从我的结论开始,然后再提出圣经的支持。我认为让圣灵充满基本上的的意 思是,在神中有极大的喜乐。而且既然圣经教导「靠耶和华而得的喜乐是你们的力量」(尼希米记8:10),它也意味着在这个喜乐中会有一股力量来战胜令人困 扰的罪,与产生做见证的勇气。但是,基本上,它指的是荣光焕发的喜乐,因为充满我们的圣灵是在圣父与圣子之间流通的喜乐灵,这是由于祂们在彼此之间存有的 喜悦。所以,要让圣灵充满的意思是要被捕捉进入流通于三位一体之间的喜乐当中,并且要用与祂们彼此相爱一样的爱来爱圣父与圣子。接着,在回答第二个问题 上,要让圣灵充满的方式是,要信靠这位盼望的神是真正的在掌权-若是祂不许可,一只麻雀也不会掉在地上(马太福音 10:29)-祂为了你,也为了所有信靠祂话语的人掌管这个世界。若是这样相信,你将会被圣灵与喜乐充满。

随着五旬节运动在这个国家与第三世界的传播,新约中「让圣灵充满」与「受圣灵的洗」的说法广泛地受到讨论,所以,今天我觉得有某种责 任,不仅仅是要在上下文直接的意思中解释以弗所书5:18,同时也要在更广泛的新约教导中确定我所要说的方向。

「受圣灵的洗」是什么意思?

「在圣灵里受洗」或「用圣灵施洗」的说法很显然是来自施洗约翰,所有的四本福音书都记载着他说:「我是用水给你们施洗,他(就是:耶 稣)却要用圣灵 给你们施洗」(马太福音3:11;马可福音1:8;路加福音3:16;约翰福音1:33),新约圣经中在别处有提到「受圣灵的洗」这个语句的只有两位作 者,他们是写使徒行传的路加与哥林多前书的保罗。路加提到它两次,每次都是引用约翰的话(使徒行传1:5与11:16),保罗只提到它一次(哥林多前书 12:13),但是我并不认为保罗与路加在使用这个语句时指的是同样的事情。对保罗而言,它实际上同等于重生或新生(转向归主)。对路加而言,它实质上与 让圣灵充满指的是同样一件事情,它指的是第一次像这样丰满的经验。

我要尝试很简洁地述说我为什么会这样认为。首先,我们绝对不能假设在圣经不同地方所出现的同样 语句,在每一个其出现的地方都会有完全相同的意义,好的诠释会让一个字或句的表达去根据上下文所需要的意思,在圣经中要紧的并不是一个语句在每一处都有相 同的意思,而是这个语句所描述的事实是否与圣经在其他地方所描述的事实相抵触。所以,保罗与路加并不需要在完全相 同的意义下使用「受圣灵的洗」这个语句。

保罗只用过这个语句一次,他在哥林多前书12:12-13中说:

正如身体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肢体虽然很多,身体仍是一个;基督也是这样。我们无论是犹太人,是希腊人,是作奴隶的,是自由的, 都在那一位圣灵里受了洗,成为一个身体,都饮了那一位圣灵。

根据这一段参考经文,保罗将圣灵的洗礼视为一个行为,在这个行为中,圣灵使我们成为基督身体中 的肢体。我们曾经一度与神隔绝,和基督分离(以弗所书 2:12),然后圣灵漫过了我们,借着将我们与永生基督相连结而带给我们生命,也因此让我们在一个身体中与祂的子民相连结,这是一个一劳永逸的事件,绝不 会重复发生,保罗(或路加)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地方对于基督徒受圣灵的洗提出责备。

但是,路加似乎用这个语句来意味着不同的意思,亦即基本上是同等于让圣灵充满,这(对保罗与路加而言)并不是一个一劳永逸的事件,而是 会持 续或重复地发生,这里的证据是来自使徒行传,在使徒行传1:4-5中,路加报导了耶稣,就在祂上升至天父之前,祂告诉祂的门徒停留在耶路撒冷等待天父的应 许,那就是「你们听我讲过的,约翰是用水施洗,但再过几天,你们要受圣灵的洗。」,这里非常清楚指的是五旬节,但是当五旬节在第二章中出现时,听听看路加 是怎么说的:

五旬节到了,他们都聚集在一起。忽然有一阵好像强风吹过的响声,从天而来,充满了他们坐在里面的整间屋子。又有火焰般的舌头显现出来,分别落在他们各人身 上。他们都被圣灵充满,就照着圣灵所赐给他们的,用别种的语言说出话来。

耶稣在第一章中应许他们将会受圣灵的,然后路加在第 二章中描述了这个应许借着圣灵的充满来成就,我们也可以从使徒行传11:15-17中知道,路加确实是将五旬节所 发生的事看作是一次受圣灵的洗礼,他在那里报导了彼得是如何在哥尼流的家中对外邦人讲道:

我一开始讲话,圣灵就降在他们身上,正像当初降在我们身上一样。我就想起主所说的话:「约翰用水施洗,但你们要受圣灵的 洗。」神既然把同样的恩赐给他们,像给我们这些信了主耶稣基督的人一样,我是谁,我能够阻止神吗?

所以这次圣灵对外邦人后来的浇灌(在使徒行传10:44以后)等同于第一次五旬节的浇灌,而这 两次都被解释为受圣灵的洗礼。因此,路加把在五旬节所发生的事件看作既是一件受圣灵的洗礼的事件,也是一件让圣 灵充满的 事件。而且既然路加之后又谈到使徒们另一次的充满(使徒行传4:8、31;13:4),但是他并没有提到他们又再一次的受圣灵的洗,这对似乎我而言,路加 的「受圣灵洗」指的是在与基督建立个人信靠关系之后初次被圣灵充满的经验,我并不认为路加像保罗一样,将「受圣灵的洗礼」与重生画上等号,那就会意味着所 有的使徒,他们在神的帮助之下,已经承认了耶稣就是基督(路加福音9:20;马太福音16:17),并在祂复活之后看到祂的永生,而且他们的心窍被耶稣打 开来明白圣经(路加福音24:45),但是他们在他们与耶稣相处的所有时间直到五旬节的早晨之前,他们事实上却仍是死在过犯罪恶当中,成为肉体的奴仆。如 果我们问路加:「这是你的意思吗?」我想他会回答说:「不!就好像旧约中的那些伟大圣徒们一样,他们已经从圣灵而生,但是他们还没有丰满地经历到神借着祂 的灵要透过他们所做的事,不过现在基督已经来了,透过祂的死亡与复活,买赎了神所有的祝福,这是神的目的,祂要呼召所有祂的子民来经验圣灵的丰满。」当一 个人第一次经历到这个圣灵的丰满,这就是路加所说受圣灵洗的意思,这与我认为保罗用这个语句来代表重生(新生或是归向神的一刹那)是不同的。

与五旬节神学的互动

现在我们正是处于灵恩争议的中心点,我想要厘清一些事情,并且让你们知道我的立场,以及为什么我认为这个立场是合乎圣经的。到目前为 止,我们至少明 白的是:如果任何人问你:「你曾经受过圣灵的洗吗?」如果我们一开始就定义清楚我们的所使用的语句,这就可以避免了我们许多的争论。假设他们给的定义是像 这样:「受圣灵的洗礼指的是在你重生以后,你有的一个与神相交的经验,在这个经验中,圣灵用一种方式降临在你身上,使你的心在方言声(一种神迷的言词或未 知的语言)中绽放出来。」那么,我们的答案会是什么?我们之中也许有些人会说:「是的,我有过这样的经验。」其他人也许会说:「不,我从来没有说过方 言。」但是,我们两人都应该接着说:「不过,你要知道,这个受圣灵洗礼的定义并不是一个圣经的定义。」我们无法在使徒行传中确实地被说服认为,神对于受圣 灵洗礼的意向是永远会伴随着说方言,保罗也在哥林多前书12:10中明白地教导,神并没有赐给每一个人都有说方言的恩赐,受圣灵的洗有可能会,也有可能不 会导致方言(舌语),所以,说方言既不是路加,也不是保罗对于受圣灵洗的定义中必需要有的一部分。

不过,我在这里要强调,我并不反对方言恩赐在我们现今日子中的有效性。但是坚持这是受圣灵洗的一个必要部分却是错误的;坚持这是受圣灵 洗的 一个可能会有的经验则是无误的。当我还是高中生的时候,我收听迪翰博士(Dr. DeHaan)的广播,有一天早上,我站在卧室中,听他尝试着从新约来讨论所谓的恩赐,就像是方言、异能与医治,他的论点认为神的意旨是这些恩赐在使徒时 代就告终止,所以,这些恩赐在今天已经不再有效。我还记得在那些日子里,我对自己说:「迪翰先生,你的这些论点并无法令人信服,你的论点只能证明,如果今 天没有方言,你可以看见一些有可能的原因,但是你所说的并不能证明神的意旨是要在这个世代终止以前就停止所有的恩赐。」现在经过二十年来圣经的研读,以及 我与其他灵恩信徒交往的友谊,我要更确信的说,让我们不要拒绝或轻视任何来自神的恩赐,这包含方言在内。

现在回到那位问我们有没有受过圣灵洗的人,如果他使用的是保罗的定义,他的意思就是:「你曾经借着圣灵与基督结合,所以你是基督身体的 一部 分吗(哥林多前书12:12)?」-那么所有信徒的答案都应该是:「是的,我的确是受过圣灵的洗。」如果他使用的是路加的定义,他的意思就是:「你曾经一 度被圣灵大大充满,以致于你喜乐满溢,战胜令人困扰的罪,并放胆地做见证。」-那么,这个答案对所有的基督徒而言,应该且可以会是:「是的」,不过很可能 并不是所有的基督徒都会这么回答。使徒保罗曾经告诉我们有一种人叫做基督里的婴孩,他还用属灵人与基督里的婴孩来做对比(哥林多前书3:1)。现在,保罗 与路加两人都会同意,这个在基督里还摇摇晃晃的新婴孩需要圣灵大大地浇灌到他的生命之中,保罗将这个经验称之为让 圣灵「充满」,路加会同意这一点,但是他会将这一个圣灵初次丰满的经验称 之为「圣灵的洗礼」,所以,虽然保罗与路加以不同的方式使用「受圣灵的洗」这个语句,他们基本上对于人的需要与神的作为是持相同的看法。

也许还有另一个灵恩的教导应该在这里提出来加以说明,我们有时候会在初次的重生经验之后被鼓励去寻求「第二次的祝福」或是第二次圣灵的 经 验,有两件事情必须要在这里提出,第一:圣灵充满(或洗礼)的祝福有可能就是发生在重生转向的那一时刻,除了它的保持、成长与重复之外,它并没有留下任何 东西让我们去追寻。第二:就算如果有人在重生转向时并没有经验到圣灵的丰满,他所要寻求的事物并不是那「第二次的祝福」,这好像那样的经验是我们属灵追寻 的终点,我们所要追寻的(这也适用于所有的基督徒)应该是神将祂的灵完完全全地浇灌到我们身上,使我们能被喜乐充 满,能战胜罪恶,并且能放 胆作见证,而且祂会带给我们这种丰满的方式很可能是因人而异,有的可能来自一个神迷与方言的热烈经验,有的可能来自有方言却没有神迷的热烈经验,有的可能 来自当你在遭受危机患难,而你将自己完全放弃给神的时候,或许也有可能逐渐地来自于研读神的话语、祷告、团契、敬拜与服事。无论它怎么来,我们初次圣灵丰 满的经验,将只是这一生的奋斗要保持圣灵持续充满的开始。

不要转向酒,要转向圣灵

这带领我们到以弗所书5:18,在那里的希腊文现在式动词所代表的意义就是:「持续地让圣灵充满。」让我们从上下文更具体地明白这里的意思(5:15-18),

所以,你们行事为人要谨慎,不要像愚昧人,却要像聪明人。要把握时机,因为这时代邪恶。因此,不要作糊涂人,要明白甚么是主的旨意。不要醉酒,醉酒能使人 放荡乱性,却要让圣灵充满。

醉酒的对比是这里的关键,人们为什么要去喝酒?为了要有快乐的时光,我们都须要快乐,但是这会 有一个问题:「这时代邪恶。」注意到16-18节中的逻辑:

因为这时代邪恶。因此,不要作糊涂人,要明白甚么是主的旨意。不要醉酒 … 却要让圣灵充满。

当这个时代是邪恶的时候,当你在害怕或沮丧或忧郁或焦虑的时候,你要转向何处?保罗恳求我们: 「不要转向酒;要转向圣灵,任何酒精能够带给你的价值,神的圣灵能带给你更多。」

有些人他们无法开始用口哨吹出一首快乐的曲子,或是无法在工作时唱一首歌,因为他们的生活是如此地紧张与焦虑,但是在稍后傍晚的酒馆 里,在 几杯酒下肚之后,他们可以互相搂着对方,又唱又笑。我们每一个人都渴望无忧无虑、不受拘束、快乐,但是就像保罗的时候一样,在我们今天的日子中有增无减的 悲剧是,有愈来愈多的人(甚至包含基督徒在内)相信,他们能够找到这个像孩子一样自由的唯一方式是,用酒精或其他意念控制的药来麻醉自己,这一类的行为并 不荣耀神,正如保罗所说:有一种更好的方式来面对这邪恶的时代-那就是让圣灵充满,以及保持圣灵的充满,你将会认识到这无与伦比的喜乐,它会向神唱出与创 造出美妙的旋律。

让圣灵充满的基本意义就是被由神而来的喜乐充满,并且在歌声中洋溢出来。路加应该也会同意这一 点,因为他在使徒行传13:52中说道:「门徒满有喜乐,又被圣灵充 满。」无庸置疑的是,当一个人被圣灵充满时的印记之一是,他在面对反对时仍能坚强地作见证(使徒行传4:8、31;7:55;13:9),但是之所以会如 此的原因是「靠耶和华而得的喜乐是你们的力量。」(尼希米记8:10),当你在神里面有快乐的时候,你就会是一位对祂的恩典作出坚强且勇敢见证的证人,所 以我再重复,无论你在酒精中所找到的平安与喜乐为何,神的灵可以给你更多,甚至旧约中的诗人也有这样的体认,他在诗篇4:7-8中说:

你(主啊)使我心里喜乐,胜过人在丰收五谷新酒时的喜乐。我必平平安安躺下睡觉,因为只有你耶和华能使我安然居住。

如何做到那只能为我们所做的

这段诗篇将我们带到最后,也是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我们如何能遵守这个让圣灵充满的命令,我们 所面临的困境与上周的一样,我们被命令要充满,但是我们并不是那位执行充满者,这是圣灵的工作。对于这个新约困境的答案是,神已经命定要进入我们的生命 中,并且要透过信心来达到丰满,圣灵穿越我们忧虑的丛林而到达喜乐的开阔之地的道路就是信心的道路,路加在使徒行 传6:5中提到司提反,说他是「一位满有信心和圣灵的人」,他也在使徒行传11:24中说巴拿巴是一位「好人,满 有圣灵和信心」,这两样是并行在一起的,如果一个人满有信心,他就会被圣灵充满,被喜乐与平安的灵充满。

在保罗的书信中,要显示出这一点的最重要文字是在罗马书15:13,「愿那赐盼望的神,因着你们的,把一切喜乐平安充满你们,使你们靠着圣灵的大能满有盼望。」注意到这 是因着信(或是在于信),我们才会被喜乐与平安充满, 是靠着圣灵,我们才满有盼望。当我们把这两个一半的经文放在一起的时候,我们能看到的是,透过我们的信心(我们的 相信),圣灵会用祂的盼望充满我们,同样地,也用祂的喜乐与平安充满我们。当然,既然盼 望是让圣灵将我们充满喜乐的一个如此重要的部分,我们要相信的是,就像保罗所说的一样,神是盼望的神,我们必须要将我们信心钉住在祂所有的言行上,这样才能带给我盼望。

没有人能保持圣灵永远充满-没有人能随时完全地喜乐且顺服神,并且被赋予服事的能力。但是这仍然应该是我们的方向,我们的目标,我们远 大的 渴望,「神啊!我的心渴慕你,好像鹿渴慕溪水。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活的神」(诗篇42:1-2),为了要满足这个渴慕,我们必定要进行这个信心之战,我 们必定要对我们的灵魂传讲盼望的教导:

我的心哪!你为甚么沮丧呢?为甚么在我里面不安呢?因为我还要称赞他,他是我面前的救助、我的神。(诗篇42:5、11;43:5)

我们必定要在我们自己的灵魂面前设置应许的筵席,这个筵席是神给我们做的,并且要将我们的信心 喂养到丰满,然后我们就可以像司提反与巴拿巴一样地被称为:「他们是满有信心圣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