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惧怕婚姻中的艰难

我头脑中有一幅清晰的画面,一只羊正被牧羊人从后面带领。牧羊人的竿轻拍羊的后臀,羊就行在直路上。我听到主的声音:“不要惧怕,我会带领你、保护你。”

当我面对婚姻的惧怕时,上帝在对我说话。那时,我正与我现在的丈夫约会,我被害怕拴住,以致於我们之间的感情关係没有进展。因为可能带来伤害,我害怕将自己摆在一个容易受伤的位置。我想要一个没有个人苦痛与伤心的生活;我想要拿起自己的手来保护自己的内心,而不是将手放到天父的手中。

当上帝告诉我不要惧怕,我天真地认为那就意味着一切都会是美好的,坏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祂肯定会保护我,不让我心碎。现在我回首过去,在我向前迈入婚姻殿堂的时候,我并没有真正地信靠上帝;我所信靠的反而是一个乐观的角度与浪漫的情感。我现在知道这些,是因为婚姻的现实状况最终消磨了我的乐观和丰富的情感。取而代之的是,我的担心害怕变成了事实。

主的带领

上帝不是说过祂会保护我吗?那为什么祂将苦痛与伤心带进我的婚姻中?任何一种苦痛都好像一个小孩独自呆在黑暗的卧室里一样,没有夜灯,感觉有一个怪兽在床底下。我们仅需要某个人将灯的开关打开,使怪兽消失。当上帝说“不要惧怕”的时候,那是因为在这个受诅咒的世界里,有可惧怕的事物存在,但是,祂要我们不要惧怕那些可怕的事物。

因为婚姻充满了未知,所以它能让人惧怕。婚姻会困难,因为我们要认识并经历我们与配偶之间优缺点的互动。并且,身为自私的人类,我们惧怕艰难的事情。然而,上帝让我们生活中有艰难,就是为了要将我们显露,并一层一层地剥掉那我們必須要治死的自我。我对婚姻的惧怕,本质上就是对死荫幽谷的惧怕。

自己也是牧羊人的大卫王写下了这样的话:“我虽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诗篇23:4)。大卫本已熟悉牧羊时杖与竿的用处。他知道杖是用来数羊。好的牧羊人数羊的数目,并守护他的羊,他认识那些属于他的羊。当我们冒险进入婚姻的未知领域时,牧羊人的杖带给我们安慰,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是算在上帝所买赎的羊群里;我们单属於上帝,并因此蒙保守。

杖与竿也是引领羊的工具。虽然牧羊人可能领我们走向婚姻里的痛苦峡谷,但是我们仍旧能相信好牧人的心。在祂爱的旨意中,苦痛变成恩赐,这是驱使我们能俯伏倚靠上帝的力量。正如查尔斯·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所说,“因迈向天堂而遭受苦难,这是一件快乐的事!为了更多神圣的恩典,遭受试炼并因此而敬虔,这是美好的”。

主的管教

牧羊人用竿轻拍羊,不仅是为了引路,也是为了管教。这些轻拍不是要来惩罚我们,而是要来教导与指引我们。这些轻拍指示我们当走的路,教导我们不要对未知惧怕,而要相信我们好牧人的心,祂的保护看起来不同于我们的眼见。祂没有应许婚姻中的生活是没有苦痛和艰难,但是祂却应许要保护我们不朽的灵魂。因为祂的竿随时准备攻击我们灵魂的进攻者,当我们穿越幽谷的时候, 正是祂的安慰和爱的存在保护著我们的心灵。祂的管教是保护我们的一种形式,用来对抗我们自己犯罪的心。对我来说,我对婚姻惧怕,并且在婚姻中没有信靠上帝,是我的罪恶倾向。

当我们的好牧人带领我们穿越婚姻的幽谷时,祂正将我们直接地领入祂自己当中。这是最令人欣慰的——在试炼中属基督,并更多地领受基督;因为,是基督祂自己和我们一起行走在幽谷中。这就是为什么大卫王能够说,“我不怕遭害”。虽然上帝可能让我们遭受婚姻中的苦痛与伤心,但是祂这么做并不是出于快乐(虽然,像基督一样,有摆在我们前面的喜乐)。因为,大卫也说道:“我几次流离,你都计数。求你把我的眼泪装在你的皮袋里。这不都记在你册子上吗”(诗篇56:8)?

耶稣与我们同行,祂带着自己的伤疤,那伤疤见证着个人的痛苦。祂走过自己的幽谷,祂现在怜悯我们,并为我们代求。基督心甘情愿地把自己放在这世界的咒诅之下,因此,祂能保护我们脱离我们的过犯和永久的地狱刑罚。祂以自己的生命为赎价,使我们成为祂所爱的羊,并且祂会好好地看顾那些与祂自己生命同价的羊群。好牧人为他的羊舍命;我们有这样一位牧人,因着祂,我们不再害怕婚姻中的艰难。

(@liz_wann) has a B.A. in English and writing from Rollins College. She now lives in Philadelphia with her husband and two little boys. Liz is a stay-at-home mom, editor in chief at Morning by Morning, and writes at lizwa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