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为神的至高无上而燃烧(第二部分)

(激情特会是美国基督教大学合办的年度学生大会。以下文字根据演讲录音整理。)

回顾:激情,为神的至高无上而燃烧(第一部分)

上帝是“以上帝为中心”的。

昨天,我们试图点燃冰川,传扬让神在万事上居首位的激情,藉着耶稣基督,把喜乐带给万民。我要证明,上帝所作的一切,都是为荣耀他的名;我要说:他高举和彰显的就是自己,天地间对上帝最富激情的,就是他自己的心。激情·97,照我的理解,也是关乎上帝对自己的激情。从创世到最后的大结局,他做的每件事,都为着那涵盖一切的总目标:彰显和高举他名的荣耀。

上帝的“以神为中心”,并不会使他缺少爱心。

昨天讲的第二点是,神这样做不是没有爱心。上帝如此高举自己,却依然大有爱心(因为爱是不求自己的益处),原因就在于,认识神并投入对他的颂赞,正是使人灵魂得着满足的途径。“ 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诗16:11)。因此,既然上帝之高举自己——显明他真正应有的高度,能让我们心灵得满足,他就是宇宙中唯一真神,对他来说,“高举自己”乃是最高的德行,并且也是他真爱的核心本质。

咱们可别在这方面效法神。你若高举自己,无论什么程度,为要别人来享受你,你就不是爱人,而是恨人了,因为你搅扰他们,离开真正能满足他们灵魂的唯一真神。因此,你万不可在上帝的神性方面效法他。上帝是独一和绝对独特的存在,对他来说,高举自己就是爱的本质和基础,因为上帝一定是这样的。

我们或许希望他像人一样去爱,把对方当核心;但他不能这样做,否则他就不是上帝了。只有他才是完全自足的,在他之外再没有任何可以跟他相比拟的。所以坦率地说,上帝不用我们帮助,他热爱自己的绚丽尊荣,满足一切又完全自足,而这就是恩典的根基所在。你若把自己当做恩典的中心,这就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恩典了。以神为中心的恩典,才合乎圣经教导。

我永远不为上帝把我放在首位喜悦,而是为了上帝在万事上居首位喜乐,为他让我进入与他相交的关系,去注视他、认识他、享受他、珍惜他、在他里面获得满足直到永远而喜乐。

这就是昨天我讲的。

上帝的以神为中心对于人类有何含义?

而今天……如果我所说的合乎圣经真道,那么,你的生活就会深受影响,当你离开这里,回到你的教会或者校园,就要以“让自己尽可能快乐”,并且是在神里面的快乐,作为你的神圣职责。因此我现在要奉全能神的名字呼召你:靠着上帝的感动,追求快乐!这是你永恒的天职。

你我生命中所要面对的问题,不是忽视自己的责任和义务,掉头去追求自己的快乐。我不这么看,圣经也不这么看。在那篇改变生命的讲道中,鲁益师说的完全正确(那篇讲道题目是“荣耀的份量The Weight of Glory”)。他说,我们的问题不是太热切去追求快乐,而是太容易满足,就像贫民窟中围着烂泥坑玩耍的无知孩童,想象不到海边度假是怎样的美好。我们紧紧抓住那些泥塑木雕的偶像,却看不见眼前那金光闪闪的美丽现实。我们太容易满足了。这世界的问题并不是快乐主义,恰恰是快乐主义的失败,因为人们没有去寻求那真正能够满足人心的事物。这就是我今天上午要分享的要点。

引申的意思就是,如果真是这样,你就应该像乔治·缪勒(George Mueller)那样,每天早上出门工作之前,都这么说,“我的心必须在上帝里面喜乐起来,否则就不会对别人有任何益处,只会去利用他们,试图借着他们来满足我的渴望,填补我的空虚。”你们要想成为满有爱的人,要想被释放,为其他人把自己的生命摆上,就必须把喜乐——在上帝里面的喜乐,作为追求的目标。这就是我的信息:我们太容易满足,太容易被那些次等的快乐取悦了。

我们满足于那些微小短暂干瘪不解渴的快乐,对喜乐的渴望越发萎缩,甚至把那些毫无喜乐的义务当做美德的核心,就为掩盖自己那未被更新转变的心灵——这样的心灵是不能被上帝感动的。那些逃避现实的人,不正在这么做吗?我要发起一场运动,对抗禁欲主义者和以马内利·康德(Immanuel Kant),这位启蒙运动哲学家说过,想在任何道德行为上去寻求益处,你就会损害美德。但这并不是圣经的说法……并且,这样的思想会到处破坏敬拜、德行、勇气以及以神为中心的信念。它高举人自己,似乎在说,人能够彻底无私地去尽自己的义务,却完全不需要从上帝那里得到任何满足他灵魂的东西。简直胡扯,彻底打消这种念头吧!

针对福音派阵营中某些思潮,我开展这运动25年,直到今天,我的家庭,我的教会,我的书,甚至我的生活,都在实践这个运动。渐渐地反对声音也出来了。不过那也有益于人的成长。有些人已经对我说,他们感觉自己的世界好像被这场特会翻转了。许多老的思维模式动摇了。就像当初提出日心说的哥白尼那样,一场革命好像就要开始,而这正是转变的途径。你可能要花上15年时间……并且会不断遇到阻力。借着丹·富勒(Dan Fuller,美国神学家),鲁益师(C.S. Lewis),约拿单·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圣经中的大卫王,圣徒保罗以及耶稣基督,借着他们的帮助,我发现了这真理。当反对之声接二连三冒出来时,我怎么做?我自然地缩回圣经里去,哭泣、呼喊、挣扎、求问、祷告、倾述。然后呢,一步一步地,那些反对的声音,就帮助我把异象整理得更加明确精准了。

反对的声音。

  1. 圣经真的教导说,你要尽心尽性尽力尽意地去追求你的喜乐吗?或者,那只是约翰·派博哗众取宠的高明的讲道方法呢?
  2. 那么,你又是如何来解释“舍己”呢?耶稣不是说了,“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吗?
  3. 这样,是否把太多的重点放在情感上了呢?基督教在本质上不是关乎意志的吗,我们不是借着意志才做出委身和决定吗?
  4. 假如为服事神必须承担一个你不喜欢的艰难任务,既然快乐是第一位的,谁愿意去做呢?
  5. 这不显得是我把自己——而不是上帝——摆在各种事情的中心吗?对这些的反对之声所作的回答

1. 圣经真教导过你要追求自己的喜乐吗?

没错,圣经至少从四个方面这么教导。

a) 借着诫命。

《诗篇》37:4——“又要以耶和华为乐。”这不是建议,而是命令。如果你相信,“不可奸淫”是必须遵行的诫命,那么你同样要遵行“要以耶和华为乐”这条命令。

或者,看《诗篇》32:11,“你们义人应当靠耶和华欢喜快乐;你们心里正直的人都当欢呼。”或者《诗篇》100篇,“你们当乐意事奉耶和华。”这就是命令:“你们当乐意事奉耶和华!”你服事神的时候,如果根本不在乎是否欢喜快乐,那表明你也根本对上帝毫不介意、毫不认真。他明明告诉你,必须以乐意之心来事奉他。看这里: “你们要靠主常常喜乐。我再说,你们要喜乐。” (腓4:4)。

类似教导——诫命——在圣经中无处不在,这是圣经对此的第一层教导。

b) 借着威胁。

耶利米·泰勒(Jeremy Taylor)曾说,“假如我们不欢喜,上帝就会以很可怕的事情相威胁。”这话说得真机智,其实不是他机智……而是圣经的智慧,《申命记》28:47,而且那结果真的非常恐怖。“因为你富有的时候,不欢心乐意地事奉耶和华你的神,所以你必在饥饿、干渴、赤露、缺乏之中事奉耶和华所打发来攻击你的仇敌。他必把铁轭加在你的颈项上,直到将你灭绝。”你看,我们若不能在神里面欢喜快乐,就会受到可怕的威胁。你说这是不是对快乐主义的担保?它担保你不负天职,全力追求在神里面的喜乐。

c) 以对神在耶稣里给你的一切感到满足,来表达你的信心。

例如,《希伯来书》11:6写道:“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想得神的喜悦,你就必须有信心。信心又是什么呢?就是到主面前,并且满有把握,知道他会因我就近他而赏赐我。你不相信这个,或者到神面前是因着其它的理由,你就不能讨神喜悦。

我们再看《约翰福音》6:35,耶稣说,“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请在“信我的,必永远不渴”这里做个记号。这对于信心来说,是什么意思呢?什么是信心呢?按照约翰的神学,信心就是为灵魂得着满足,来到耶稣那里,除他以外,没有满足,这就是信心,而不是别的。这是基督教的基本道理,只是表达方式你不熟悉而已。

d) 圣经把罪当做一种精神疾病,症状是,舍弃对于神里面的快乐之追求。

罪就是一种精神错乱症,患者不再追求神里面的快乐。相应的圣经经文在《耶利米书》2:12-13:“诸天哪,要因此惊奇,极其恐慌,甚为凄凉!这是耶和华说的。因为我的百姓做了两件恶事,就是离弃我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什么是恶事?让诸天惊奇,天使都要大叫:“不要啊!不能那样做啊!”这就是恶……到底是什么事呢?就是明明看到上帝——那解除一切饥渴的活水之源,却说,“不了,谢谢你的好意。”然后转过去对着电视、性关系、派对、酒宴、金钱、声望或者别墅、假期、新奇的电脑软件说,“就是你了。”这是真疯了!令诸天大大惊奇的,就是这些事情(照耶:12的说法)。

约翰·派博在这里说:你们都要努力追求在神里面得满足!圣经至少从四个方面证明他讲的乃是真理。

2. 那么又怎么解释舍己呢?

“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 《马可福音》8:34,耶稣不是这么说吗。十字架乃是死刑工具,是死地,不是某位古怪难处的岳母,或者某个烦人的室友,或者某种顽疾。十字架的真意是向着自己死去。因此派博啊,你是不是在传讲异端哪,居然叫我们追逐满足自己灵魂的东西,还说这是天职。我感受到这种压力了……不过,请让我把经文读完(有些时候读读上下文还是很有帮助的):“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或作:灵魂;下同)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和福音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这里的逻辑何在?经文的思路是什么?

逻辑是这样的:

“门徒啊,不要丧命,不要丢掉性命,要拯救自己的生命!”

“怎么做?……怎么救生命啊,耶稣?”

“就是失去生命。”

“我真糊涂了……弄不明白,耶稣。”

“我是说——我所爱的门徒啊——你们要舍弃自己的生命,就是除我之外的一切。‘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你们要对声望、财富、淫乱死去、对那些靠着欺诈往上爬的行为死去,对那种博人一粲的欲望死去。对整个世界死去,这样你就得到了我。”

我相信“舍己”。为金子舍弃铁块,为磐石舍弃沙土,为葡萄酒舍弃污水。我觉得,绝对舍己是不存在的,耶稣也没要我们那样做。我刚才说,我相信舍己,这个词是关于耶稣的,是耶稣亲口所说:《马太福音》13:44写道,“天国好像宝贝藏在地里,人遇见了就把他藏起来,欢欢喜喜的去变卖一切所有的,买这块地。”你管这种做法叫舍己吗?是的!这个人变卖了他的所有,粪土一切,就为得着基督。

没错,这是舍己,同时也不是舍己!一方面,那贪爱世界的我,必须钉死在十字架上:但是另一方面,那新的我——爱基督胜过一切的、在基督里找到了满足的我,千万不要杀死!那是新造的人,要上帝来喂饱和充满的人!

我真的相信舍己。这个舍己,是耶稣当年教导,而那位少年的官不明白的:

“去吧,年轻人,变卖你的一切,然后你还要来跟从我,这样你就有财宝在天上了。”但是这位少年官做不到。接着耶稣就对门徒说,“有钱人进天国,真的很难。骆驼穿过针眼,比财主进天国还容易些呢。”门徒绝对目瞪口呆了,他们说,“那样谁还能得救呢?”耶稣答道,“人靠自己当然不能,没人能拥有我呼召和要求的那种心肠,但是对神来说,”他继续讲,“在神凡事都能。”彼得又一次冒冒失失抢着发言,“我们已经撇弃了一切跟从你。真的牺牲很大,我们会得着什么呢?”耶稣是这样回答的——我真想把握住他说话时的语气——他说,“彼得,我实在告诉你们,人为我和福音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母、儿女、田地,没有不在今世得百倍的,就是房屋、弟兄、姐妹、母亲、儿女、田地,并且要受逼迫,在来世得永生。你付出的,都会百倍偿还。因此,为了我的缘故,就算被人砍头,你也不用顾惜。”

没错,我相信舍己,相信必须舍弃一切阻挡我、不让我在神里面获得全然满足的事物,不许自己去追逐它们,这就是我对圣经所谓舍己的理解。我相信大卫·李文斯敦(David Livingstone)和戴德生(Hudson Taylor)——伟大的宣教士们——是绝对正确的,他们好像走上了绝路,失去了妻子、健康以及其它一切,却仍然对着剑桥大学的学生和其他地方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我没做出一点牺牲。”这是对的!我知道,你们也知道他们的意思。我相信杰米·艾利奥特(Jim Elliot)为宣教事业献出自己年轻生命之前,说的那句至理名言,“用不能留下的东西,去换那永不会丧失的东西,这才是聪明人。”这就是我相信的舍己。第二条反对理由也被否决了。

3. 你是不是太注重感觉了?

基督教本质上不是理性、自觉的委身吗?至于情感,不过像标签一类的附属物,好像蛋糕上的糖霜。派博这样讲感情因素,不符合圣经教导吧,把情感抬得太高了吧?

但是,进一步研读圣经——面对辩论,多读读圣经很有帮助——我看到了什么?

  • 神命令我们要喜乐,“你们要靠主常常喜乐。”(腓4:4)
  • 神命令我们要有盼望:“我的心哪……应当仰望神。”(诗42:5)
  • 神命令我们要惧怕:“当怕那杀了以后又有权柄丢在地狱里的。我实在告诉你们,正要怕他。”(路12:5)
  • 神命令我们要有平安:“又要叫基督的平安在你们心里作主”(西3:15)。.
  • 神命令我们要热情:“殷勤不可懒惰。要心里火热 [字面意思就是,沸腾滚烫],常常服事主。”这不是随意的选择,也不是“糖霜”,而是命令!“殷勤不可懒惰(英文圣经的翻译是,在热心上不要衰退!——译者注)。(罗12:11)
  • 神命令我们要悲伤:“与哀哭的人要同哭。”这不是选择题,你要哭泣,你要跟那些哀哭的人一同哀恸。(罗12:15)
  • 神命令我们要有饥渴慕义:“要爱慕 [神的话语] 那纯净的灵奶。”(彼前2:2)这也不是可选项,你不能说,“对不起,我渴慕不起来,怎么遵行呢?这真是个命令吗?”你错了!的确,你不能随意控制这些情感,但别搞错了,这依然是你的义务。昨晚所说那个绝望的状况,就在这里。

    神命令你们去做的一切,凭着你自己的意志、决心或者委身,都不可能做到。你只能借着神迹来达成。你很绝望是吗?全能的上帝要求你必须去做你做不到的事情,这难道不叫人绝望吗?可是,假如你心理状态正确,就能够做到。我们都是败坏的,因此神命令我们去体会软弱、怜悯的心肠。“并要以恩慈相待,存怜悯的心。”饶恕不仅意味着说声对不起,你应该真实地感受它。

  • 神命令我们要有感激之情。比如圣诞节的早晨,孩子从奶奶那里得到一件礼物……一双黑袜子!哎呦!哪个孩子想要袜子当圣诞礼物,还是黑袜子!然后你对那孩子说,“还不赶快谢谢奶奶。”于是孩子心不甘情不愿地说,“谢谢你给的袜子。”这绝对不是圣经所谓的感恩。孩子可以理性地说谢谢。但是,借着这样的意志力,他却不能真实地为着这袜子发出感激之情。照样的,你也不能只借着意志力,生发对上帝的感恩,照《以弗所书》5:20的命令去做“凡事要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常常感谢父神。”除非上帝亲自作工,我们就是无能为力。

对这第三个反对意见?我也不买账。我只是在复述圣经真理,并没有把情绪、感触、感觉抬到圣经真理之上,相反,这恰恰是那些崇尚决心效力,高谈委身,意志力极强的美国人的宗教,他们说:“我们能够做到”,却以失败告终。他们掌控不了,因为这不是人靠意志可以控制的。

4. 那么,对于付代价去“服事神”这种高尚的异象,你又作何解释呢?

服事上帝是我们的责任,不对吗?可是派博,你所说的基督教,听起来可不像是服事啊。你说得对,乍听之下,跟传统意义上的服事是有点不同——尽义务,接受挑战,尽管为难、也毅然去执行上帝的旨意。

对这样的说法,我已经学会如何回应了,“我们来看一些经文,就是塑造仆人形象的诸多比喻。”所有用来描述你跟上帝之间的关系的比喻,不管是作为仆人,或是儿女,朋友,都有些要素,过多强调就会出现错误。同样的,当中也有另一些要素,适切强调就是非常正确的。那么对于仆人职分的类比,到底什么是错误的,什么又是正确的呢?

类似经文能帮助你区分这两者,好叫你不至于把服事变成亵渎,《使徒行传》17:25说:“[上帝] 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什么;自己倒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万人。”大家听清楚了,上帝不需要人去服事。留心啊,不要以为他需要你或者你的服事,他不需要!或者,我们再看《马可福音》10:45怎么说:“因为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他来,并不是要被人服事。当心!如果你依然要理解成去服事他,你就触犯了他的旨意!有点令人迷惑,是不是?保罗几乎每封书信中,都自称是主耶稣的仆人,对吗?可《使徒行传》17:25和《马可福音》10:45却说,神不需要人的服事,人子来也不是要受人的服事。看来,肯定有一种坏的服事,还有一种好的服事。什么是美好的服事呢?

这好的服事,就是《彼得前书》4:11所说的:“若有服事人的,要按着神所赐的力量服事,叫神在凡事上因耶稣基督得荣耀。”上帝不需要人去服事他,好像他缺少什么似的。所以,你必须始终是一个接受者,同时去敬拜,写作,听讲座,开车,给孩子换尿布,讲道,等等,来服事神。这样,那施与者就得荣耀,这接受者就得着喜乐。任何时候,我们越过了《使徒行传》17:25的界定——“[上帝] 不用人手服事 [好像他是接受者],好像缺少什么”——我们就是在亵渎神了。

昨天我给大会的组织者们举了个例子,根据是《马太福音》6:24关于服事的教导,“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玛门:财利的意思)。”我们由此来探讨服事方面的事。你到底怎么去“服事钱财”?其实你不是通过满足钱财的需要,来服事玛门。你服事玛门的方式,是不顾性命地用所有的能量、时间和精力积累钱财,期待着从钱财获益。你终日所想的,就是如何进行精明的投资,如何找到最好的买卖,如何低进高出,于是你就整个被获利欲望包裹燃烧,因为钱财就是你的泉源所在。

如果这个对服事玛门的描述是准确的,那么,你又要如何服事上帝呢?方式完全一样:你做好准备,策划掌控你的人生,并且把能量、精力、时间和创造性都虔诚地奉献出来,让自己处身于上帝那长远祝福的大瀑布之下,他是泉源,你持续地做一个空空的接受者。你总是受益人,神一直作捐助者;你总是饥饿,他一直有面包;你总是口渴,他一直是那活水。你千万不要用跟上帝互换角色的方式来亵渎神。我们必须以上帝提供的力量来服事。这样,服事的时候,我总是处在接受的这一端。否则,我就把上帝当做受益人,我就成了捐助者,成了神。大千世界里,绝对不缺少这类林林总总的宗教。所以,第四个反对之声也消除了。

5. 这样,你不就把自己摆在核心位置了吗?

“你说要去追求自己的欢喜和福乐。说我们过去理解的‘义务’乃是异类,又要我们在服侍神方面格外小心。你好像在操纵和曲解圣经的语句,哗众取宠高抬自己,要把自己放到核心位置上。”这是所有批评中最具破坏力的啦,是不是?

我的回答如下:到12月21日,我结婚已经28年了。我非常爱我的妻子娜列(Noel)。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有艰难时刻,也有美好光阴。孩子们青少年时期,我们遇到过一些无法想象的困难。想起儿女们这些事,我最容易流泪。假设21日那天,我回到家,身后藏着28支红玫瑰,按响门铃。娜列开门时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按自家的门铃。于是我突然拿出玫瑰花,大声说,“娜列,祝你结婚纪念日快乐。”她欣喜地说,“约翰尼(昵称),这些花好漂亮啊!为什么你要去买花呢?”我淡淡地说,“这是我应尽的义务嘛。”

这答案是错的。我们再回头重新排演一遍。

[叮——咚] 门铃响了。

“娜列,结婚纪念日快乐!”

“约翰尼(昵称),花好漂亮!为什么你要去买花呢?”

“因为给你买花,让我最高兴。你干嘛不赶快换上漂亮衣服,我安排了保姆来照顾孩子,我们要度过一个特别的夜晚,因为今晚我要和你呆在一起,没有比这更重要的!”

这才是正确答案。

为什么这样说才正确?我妻子难道不会说,“你真是我遇见过的最自私的基督徒快乐主义者!你想的都是怎么让自己快乐!”会这样吗?到底怎么回事呢?为什么我们说,“尽义务”在这场合中是错误的答案,而“欢喜快乐”却是正确的呢?明白了吗?

明白这个例子,你就理解了我的思路,我也就能放心地回家了,还要赞美上帝。你看,当我以妻子为最大满足,她就最有荣耀了。假如我把这种关系当做服事她、尽义务,而不是从她那里寻求快乐,我就是在贬低她……关于上帝,也是这个道理。当你到天堂,父神问你,“你为什么来这里?为什么愿意为我舍命呢?”你别这么说,“我只不过是尽义务,谁让我是基督徒呢。”最好的回答是,“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好?我还愿意跟从谁呢?你是我灵魂的渴望!我渴慕的就是你,只有你!”是的,本次大会就是要达到这个目的。这次大会涉及两件大事,是《以赛亚书》26:8提到的:上帝对于自己圣名之热情(他那可记念的名),还有我们心中的激情——想满足一切渴望的激情,这是宇宙中永存的两件事。而我希望你们明白,它们其实是一件事,因为我们以上帝为最大的满足,上帝就得到最大的荣耀。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Used by Permission.

Permissions: You are permitted and encourag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is material in its entirety or in unaltered excerpts, as long as you do not charge a fee. For Internet posting, please use only unaltered excerpts (not the content in its entirety) and provide a hyperlink to this page. Any exceptions to the above must be approved by Desiring God.

Please include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on any distributed copy: By John Piper.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Website: desiringGo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