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得记》:公义而有智谋

《路得记》第3章
路得的婆婆拿俄米对她说:“女儿啊!我不当为你找个安身之处,使你享福吗?你与波阿斯的使女常在一处,波阿斯不是我们的亲族吗?他今夜在场上簸大麦,你要沐浴抹膏,换上衣服,下到场上,却不要使那人认出你来。你等他吃喝完了,到他睡的时候,你看准他睡的地方,就进去掀开他脚上的被,躺卧在那里,他必告诉你所当作的事。” 路得说:“凡你所吩咐的,我必遵行。”
路得就下到场上,照她婆婆所吩咐她的而行。波阿斯吃喝完了,心里欢畅,就去睡在麦堆旁边。路得便悄悄地来掀开他脚上的被,躺卧在那里。到了夜半,那人忽然惊醒,翻过身来,不料,有女子躺在他的脚下。他就说:“你是谁?”回答说:“我是你的婢女路得。求你用你的衣襟遮盖我,因为你是我一个至近的亲属。”波阿斯说:“女儿啊,愿你蒙耶和华赐福!你末后的恩,比先前更大,因为少年人无论贫富,你都没有跟从。女儿啊,现在不要惧怕。凡你所说的,我必照着行,我本城的人都知道你是个贤德的女子。我实在是你一个至近的亲属,只是还有一个人比我更近。你今夜在这里住宿,明早他若肯为你尽亲属的本分,就由他吧,倘若不肯,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为你尽了本分,你只管躺到天亮。”
路得便在他脚下躺到天快亮,人彼此不能辨认的时候就起来了。波阿斯说:“不可使人知道有女子到场上来。” 又对路得说:“打开你所披的外衣。”她打开了,波阿斯就撮了六簸箕大麦,帮她扛在肩上,她便进城去了。路得回到婆婆那里,婆婆说:“女儿啊,怎么样了?”路得就将那人向她所行的述说了一遍。又说:“那人给了我六簸箕大麦,对我说:‘你不可空手回去见你的婆婆。’”婆婆说:“女儿啊,你只管安坐等候,看这事怎样成就,因为那人今日不办成这事必不休息。”

第一章和第二章

《路得记》第一章让我们看到了上帝在拿俄米的生命中是如何“冷酷”行事的:她因为饥荒而离开家乡,之后接连失去丈夫和两个儿子,一个儿媳也离她而去。但是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上帝的仁慈:他解除了犹大地的饥荒给拿俄米开了回家的路,他让路得全心全意的委身于婆婆拿俄米;他还为路得预备了一个族人来做她的丈夫,好使拿俄米家族的血脉和财产得以延续和继承。然而,在第一章的结尾的拿俄米已经被接二连三的灾难打倒了,她认为“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

而在第二章里,上帝的恩慈逐渐显露,甚至连拿俄米也体会到了。我们看到波阿斯的出现,他是拿俄米丈夫的一个亲族,是一个财主,也是一个敬畏神的人,。我们看到了生活在异乡的路得在上帝的翅膀下寻找庇护,并且在慈爱上帝的引导下来到波阿斯的田里拾取麦穗。我们也看到拿俄米终于从漫漫长夜的绝望中醒转过来,开始赞美上帝(得2:20):“他不断地恩待活人死人。”整个第二章充满了希望――波阿斯不论是经营农庄还是对待下人都满有神的恩慈(第4,10-13节);路得是一个专心倚靠上帝的人;如今的拿俄米也变成了一个赞美上帝的妇人。第一章里所有的黑暗、灾难都烟消云散。上帝将拿俄米的悲恸转化成为雀跃――“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得1:20)变为“他不断地恩待活人死人”(得2:20)。从第一章到第二章让我们这样的看见:

圣徒应当鼓勇振奋,
不怕天空阴云;
云中深藏慈爱怜悯,
化为恩雨降临。

即使上帝的翅膀看起来像厄运的阴影,我们也仍要信靠他,在他的翅膀下寻求庇护,当时候到了,上帝一定会让我们从他庇护的羽翼下看到壮丽的峡谷。

公义而有智谋

接下来我们来看第三章。思考这一章,我们会知道什么是既有公义又有智谋。整个第三章回答了这样一个问题:当一个敬畏神的男人,一个专心倚赖上帝的女子和一个赞美上帝的老妇人,对上帝的全能与良善充满盼望的时候,他们会怎样行事呢?答案是:他们行事既有公义又有智谋。这里“公义”是指热心行善,行事正直――即渴望去做至高至善的上帝看为合宜的事情。“有智谋”指的是做事有主张,有目的,有计划。我们知道有一种“被动的公义”,这种公义就是避免犯罪。但是我们这里所说的“有智谋的公义”是主动的行为,是梦想将事情归正修直的自发行动。我们从《路得记》第三章可以看到:盼望能给人梦想的力量。盼望帮助我们想方设法去做好事;盼望帮助我们以美德和正直来迎接挑战。绝望让人们认为我们必须要欺骗、要偷窃、要抓紧眼前的不义的享乐。然而,当我们确信至高无上的上帝是帮助我们的神时,盼望就会带给我们一种难以克制的采取行动的渴望,那便是“公义下的谋略”。在《路得记》3:1-5节所描述的拿俄米身上,3:6-9节的路得身上,以及3:10-15节的波阿斯身上,我们都看到了这种公义下的谋略。在这一章结尾的时候,我们看到拿俄米对上帝的全能和良善重新充满信心。

拿俄米的智谋

在第1至5节经文里,有两点引人注目:第一,拿俄米使用了一个计策;第二就是这个计策本身。拿俄米使用计策这个事实对我们是一个启发。如果一个人自认倒霉,他们通常是不会制定什么计策的。当拿俄米被眼前的灾难吓倒时,当她单单认为“全能者使我受了大苦”时,她不会对未来有什么计划和安排。抑郁对人一个很严重的影响就是,它使人们无法有目的有计划的走向未来。而一个人有公义有智谋就意味着他充满盼望。在第2:20节里,当拿俄米感受到上帝的仁慈时,她再次充满了盼望,而随之而来的就是她“公义下的计策”,她要为路得寻找一个安身之处,她为此周详地制订计划。我们教会的会众应当彼此激励在主里充满盼望(诗42:5):因为只有那些充满盼望的教会才会为未来制订计划和策略。而那些没有盼望的教会只会维持现状就满足了,这样的教会只能年复一年原地踏步。当一个教会认识到全能、良善的上帝在时刻看顾和保守着我们,盼望就会在他们当中兴旺繁荣,公义就不再仅仅是不去犯罪,而是积极主动和充满智谋。

拿俄米计策的奇怪之处

拿俄米主动为路得寻找丈夫,但是她用的这个计策至少可以称得上是古怪。在第2节经文里她提到说波阿斯是她们的一个亲族,因此他很有可能是路得的丈夫的人选。如果他娶了路得,那么根据希伯来人的传统,拿俄米家族就会后继有人并且家产得以继承。由此看出,拿俄米的目的相当明确:给路得找一个敬神的丈夫,让她终身有靠,并且延续家族命脉。于是,她吩咐路得沐浴抹膏,打扮得干净迷人,然后去到波阿斯的禾场上,在他睡了以后悄悄地掀开他的被子,躺卧在他的脚边。我想所有人,包括路得,听到这都会问:“这样做,事情结果会怎样呢?”对于这个问题,拿俄米在第4节里做出了一个惊人的答案:“他必告诉你所当做的事。”

拿俄米为什么这样做?

在这里,有一点很明确的是:这就是拿俄米想用这个办法让波阿斯娶路得。但是让我们不理解的是:她为何要采取这样的方式?拿俄米为何不直接与波阿斯谈这件事,而要采取这种暗示性的并且极为冒险的午夜行动呢?波阿斯可能出于道德义愤而将路得赶走,他也有可能屈服于诱惑而与路得发生关系,难道拿俄米不在意这些事吗?还是她期待这些事情能够发生呢?又或者拿俄米完全信任波阿斯和路得,确信他们的关系会十分纯洁呢?就是说,就是波阿斯会被路得的坦率求婚深深打动,但在城里长老们的正式批准前避免与她有身体的关系。作者并没有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们为何拿俄米选择这种诱惑性的计策去暗示波阿斯娶路得。尽管作者最后给了我们一个线索,但行文至此,作者仍然让我们雾里看花。路得究竟在哪里躺下的?希伯来文圣经里的描述同英文圣经里一样模糊。波阿斯究竟让路得做了什么?不论拿俄米的动机是什么,在这个境况下要么会在欲望下发生不合宜的肉体关系,要么就是一幅令人赞叹的公义、纯洁和自我约束的画面。

路得的计策

接下来,在第6至9节经文里我们将看到路得的公义与智谋。在第5节里,她已经说过她必遵行拿俄米的一切吩咐。但是路得所做的不止于此。拿俄米说过波阿斯必告诉路得她所当做的事,但是在波阿斯告诉她以前,路得就向波阿斯说明了来意。路得掀开波阿斯的被子并躺在他的脚边,当波阿斯醒了问她:“你是谁”时,路得这样回答:“我是你的婢女路得。求你用你的衣襟遮盖我,因为你是我一个至近的亲属。”但是拿俄米并没有教过她如此回答。可见路得并不是受拿俄米摆布的一个小卒。她心甘乐意地去了,并且主动将她的来意向波阿斯说明――“你是我一个至近的亲属,”或者更简单地说:“你是我的救赎者,你能够赎买我们的家产并且延续我们家族的命脉。我想请你担当这个角色,我想要成为你的妻子。”但路得并没有这样直白地说。事实上,路得说的很委婉,也更加迷人。她说:“求你用你的衣襟遮盖我。”波阿斯是会将路得的请求当作直白的性关系的邀请,还是会把它看得更微妙、更深刻的请求呢?这取决于波阿斯如何看路得这个姑娘的品行。不论是在《旧约》(利19:29;申21:13-21)还是在《新约》(太15:19),淫乱都是罪。

“求你用你的衣襟遮盖我”

除了路得的品行,从另外两方面也让我们看到这句话具有远比肉体关系更微妙、更深刻的意味。其中一点是:“用衣襟遮盖”这节经文仅仅还在《旧约·以西结书》16章8节出现,表达的是爱人之间的关系。这是上帝所说的,他将以色列比作一位他娶做妻子的少女――“我从你旁边经过,看见你的时候正动爱情,便用衣襟搭在你身上,遮盖你的赤体,又向你起誓,与你结盟,你就归于我。这是主耶和华说的。”如果这是路得对波阿斯的暗示的话,那么她的请求远远超过肉体的关系。她实际上想说的是:“我想成为你会发誓终生相守的那个人,我想与你结缔婚姻的盟约。”

“投靠在上帝的翅膀下”

不至于此。还有一点也帮助我们在这件事中看更深刻更微妙的意味。路得说:“求你用你的衣襟遮盖我”,而表示“衣襟”的这个词在希伯来语里是“翅膀”的意思(见结16:8)。这个词在《路得记》里只出现过两次,另一次是在上一周我们分享的一节关键经文中――就是在二章12节,当波阿斯对路得说:“愿耶和华照你所行的赏赐你。你来投靠耶和华以色列 神的翅膀下,愿你满得他的赏赐。”上一周我们已经看到上帝通过波阿斯来赏赐路得――波阿斯允许路得在他的田里拾取麦穗,吩咐仆人们不得欺负她,并且给她水喝。路得问波阿斯:“我怎么蒙你的恩?”时,波阿斯回答说:“因为你来投靠耶和华以色列神的翅膀下。”

一个微妙而纯洁的爱情故事

下面我来和大家分享第三章里发生的故事。路得向拿俄米转达了波阿斯的话,我们越是反复思想他的话越能体会这话里所充满的爱意。波阿斯事实上想要表达的意思是:“因为你投靠在上帝的翅膀下,所以你是我想要用自己的翅膀来保护的女子。”对一个年长的男人来说,向一个年轻女子表达爱意并非一件易事。波阿斯则通过友善的做法和隐晦的话语来表达自己对路得的钦慕之情。波阿斯说他欣赏路得来投靠以色列上帝的翅膀下,而他所行的似乎就是让路得投靠在他翅膀的荫庇之下,然后他等待着。直到最后,拿俄米和路得以一种同样含蓄而大有深意的方式来回应了他。在波阿斯熟睡的时候,路得悄悄躺卧在他的身旁,并且是躺在波阿斯曾经怜恤她的麦场上。路得显然是准备好接受波阿斯的。但是,路得的表达方式同波阿斯的行为和话语一样含蓄而有深意。她将自己置于波阿斯的羽翼之下,也就是说,当波阿斯醒来时,一切就取决于他的一句话以及路得如何领悟波阿斯的意思了。想象一下,在波阿斯醒来的那一刻,路得的心跳该会有多么快啊!之后,路得就说出了那句关键性的话:“我是你的婢女路得。求你用你的衣襟遮盖我。”我相信,波阿斯在开口之前,一定沉默了相当长的一刻,好让这个非凡的女子明白,他已经完全理解了她话中的含义,他体恤和怜惜她的心愿。一位中年已过的男子爱上了一位他称作是“我的女儿”的年轻寡妇,他不确定这女子的心是否会跟从别的少年人,但他尽可能地表达了自己想要照顾她、怜恤她的意愿。这位年轻寡妇渐渐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于是最终决定冒这个险,半夜里掀开他的被子投靠在他的庇护之下。这真是太感人了!那些认为路得不守贞洁,拿俄米好耍手腕的人们简直是不可理喻。这一切都是如此的微妙,如此的公义,如此的有智谋!

波阿斯的智谋

最后,我们来看看在第10至15节里波阿斯身上所体现的公义与智谋。想要正确理解波阿斯在这段经文里所说的话,我们必须记住故事发生在午夜里。他们正躺在星空下,而波阿斯正看着那个他钦慕的女子躺卧在他的被子下面。

女儿啊,愿你蒙耶和华赐福!你末后的恩,比先前更大,因为少年人无论贫富,你都没有跟从。女儿啊,现在不要惧怕。凡你所说的,我必照着行,我本城的人都知道你是个贤德的女子。

而随后波阿斯所说的体现了他的绝对公义和自我克制。他说到:“根据习俗,路得你还有一个亲属比我更近,倘若不让他先确定是否会为你尽本分,我不能娶你。”两人在那美丽的午夜星空下独处,波阿斯爱着路得,路得也钦慕波阿斯,而且路得正躺在波阿斯的被子下。然而,出于正直与公义,波阿斯并没有触碰路得。这是多么公义的男子和多么贤德的女子啊!

当今的美国社会里,我们到处都能听到这样的声音:“要是你有感觉,就去做吧!让那些使人良心不安的、老旧的贞操观见鬼去吧!”但是,今天我要对大家说:如果星星正在黑里闪烁它们的美丽, 欲望在你们的血管里面奔涌, 而你们正在一个四下无人的隐秘处……但是我要说:“打住吧!”――为了公义,为了清晨时分你能身心清洁地醒来,请到此为止。不要效仿这个世界,要效仿波阿斯,效仿路得。像他们一样深沉地爱,微妙且宽广地相交,要像他们那样圣洁自守,秉持公义。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Used by Permission.

Permissions: You are permitted and encouraged to reproduce and distribute this material in its entirety or in unaltered excerpts, as long as you do not charge a fee. For Internet posting, please use only unaltered excerpts (not the content in its entirety) and provide a hyperlink to this page. Any exceptions to the above must be approved by Desiring God.

Please include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on any distributed copy: By John Piper. ©2014 Desiring God Foundation. Website: desiringGo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