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基督教快乐主义者的组合


《以弗所书》5章21-33节

有当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他又是教会全体的救主。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要用水藉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总是保养顾惜,正像基督待教会一样,因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为这个缘故,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然而你们各人都当爱妻子,如同爱自己一样。妻子也当敬重她的丈夫。

保罗的婚姻观源自上帝的话,耶稣基督就是上帝的话,是写成旧约的灵感来源。上帝并不是一个使人混乱的上帝,他的话总是前后一致、互为一体的。所以当保罗想要探究婚姻的奥秘时,他必须到上帝的话语――耶稣及经文中去寻找。当他透过基督和经文找到上帝关于婚姻的教导时,他发现婚姻是一个包含着许多含义的极大的奥秘。今天早上我与大家分享的就是关于婚姻的两点奥秘以及它在我们生活中的运用。

创世记中的婚姻

《以弗所书》5章31节引述的是《创世记》2章24节的内容:“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接下来保罗在32节中说:“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保罗知道《创世记》2章24节中所说的婚姻是指基督和教会说的,因此他说婚姻是个极大的奥秘。让我们回到《创世记》2章24节,仔细考察一下这节经文的内容以及它与创造之间的关系。

根据《创世记》第二章的描述,上帝首先创造了亚当,然后把他独自放在伊甸园中。到了第十八节我们看到上帝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上帝要给亚当造配偶并不是因为他与上帝之间的关系出现了问题,也不是因为他一个人管理伊甸园太过艰难。而是因为上帝所造的人是一个乐于分享者。上帝创造我们的目的不仅是要我们承受他的恩典,更是要我们与他人分享他的恩典。如果人不将自己所承受的恩典与他人分享(好像电流的传输一样),生命就无法完全(这不并仅仅指婚姻而言)。我们分享的对象必须是人,而非某种动物。在《创世记》2章19-20节,上帝将成群结队的动物带到亚当面前,让他明白这些动物并不是“给他造的配偶。”当然,动物对人的帮助很大,但它们却不是上帝给亚当造的与他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配偶(彼前1:4-7)。只有人才能接受、感谢并享受上帝所赐的恩典。亚当需要一个能够与他一起分享上帝之爱的人,这是动物们做不到的!我们与所爱的人一起观赏北极光和我们与宠物狗一起欣赏北极光的感受是截然不同的。

因此,《创世记》2章21那里说:“耶和华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上帝使亚当明白动物并不能成为他的配偶,只有从他骨中的骨,肉中的肉所造的人才能成为他的配偶――这人与他有些相似,但又不太一样。上帝没有为亚当创造另一个男人,而是造了一个女人。亚当一看到她,就认出她与动物的不同之处,知道这女人才是自己的配偶:“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

上帝为亚当造出一个与既像他又与他十分不同的人,唯有上帝能使他们两人全然合一地生活在一起。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与两个完全相同的人所享受到的合一是不同的。歌唱时,如果我们唱的是同一个音调,称为“合唱”。如果我们唱的音调各不相同,有唱女高音的,有唱女低音的,有唱男高音的,有唱男低音的,称为合声,会听的人都知道,各个音部合在一起的合声比一个声部的合唱更能打动人心。所以上帝为亚当创造了一女人,而不是一个男人作他的配偶。他创造的是一男一女结合的婚姻,而非两个男人结合的婚姻。上帝创造的是异性结合的婚姻,而非同性之间的兄弟关系。

注意第二十三节和第二十四节之间的连接,这两节经文由24节开头的连词“因此”连接到一起。23节中提到两件事情。首先,经文讲了一个客观事实,即女人是由男人的骨肉所造;其次,经文提到亚当的主观感受,夏娃的被造使他感受到极大的快乐。“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从这两件事看,《创世记》的作者在24节中引申到婚姻的关系:“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也就是说,上帝起初由男人的骨肉中造出一个女人,然后将她带到男人面前,是要让他们懂得彼此之间那种骨中的骨、肉中的肉的一体关系。24节让我们看到,婚姻是男人必须要离开他的父母,与上帝为他所造的女人而非其他受造物结合,体会二人成为一体的合一关系。这就是保罗在圣经神的话语中所看到的内容。

婚姻的奥秘

保罗知道耶稣基督就是上帝的话语。他对耶稣有着深刻的认识,与耶稣有着亲密的个人关系。他从耶稣的教导中明白教会就是基督的身体(弗1:23)。人借着信心得以与耶稣基督及其他信徒连合,以致我们在“基督里都成为一”(加3:28)。信基督的人组成基督的身体――在基督的生命中成为有机的整体,有基督的灵居在这个有机的整体中。从基督与教会的关系中,保罗看见婚姻关系中与之相似的地方。他发现了丈夫和妻子二人成为一体(创2:24)与基督和教会成为一体之间的关系。因此他向教会说:“我为你们起的愤恨,原是神那样的愤恨,因为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要把你们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他将基督比作新郎,教会比作新娘,他们之间所订立的是婚约的关系。将新娘(教会)献给新郎(基督)可能要到主第二次再来时才能够实现。关于这点《以弗所书》5章27节有所描述。看起来保罗是借着《创世记》中关于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婚姻关系,描述并阐明了基督与教会之间的关系。

当我们这样解释时,却忽略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让我们回过头去看看《以弗所书》5章32节是怎么说的。在引述了《创世记》2章24节关于男人和女人二人要成为一体之后,保罗说:“这是一个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基督和教会说的。”婚姻本身是一个奥秘,远比我们肉眼所见的意义深远得多。但这个意义是什么呢?我认为这个意义是:上帝并不是借着基督与教会之间的合一反映出男人和女人的婚姻关系,而是借着男人和女人的婚姻关系反映出基督与教会之间的关系。《创世记》2章24节所说的奥秘指的是婚姻关系是对基督与教会关系的喻表或象征。上帝不会随意做任何事情,每件他想要做的事都有着他的目的和旨意。当上帝决定造男造女,创立男女间合一的婚姻关系时,他没有采取掷骰子、抽签、猜硬币的随意方式,而是在明确了自己的儿子和教会的关系之后,有目的地创立了婚姻这个模式,这个模式是他在永恒中就定下的旨意。婚姻是个奥秘,它所蕴涵并显明的意义远超过我们所能看见的婚姻的外在形式。上帝在婚姻中借男女间合一的关系反映出他儿子基督与他的新娘教会之间合一的关系。我们凡是在婚姻中的人都当好好思想这是何等的奥秘与神奇,上帝竟赐恩给我们,让我们在婚姻中效法永恒境界中那更深远、更伟大的美妙无比的属灵关系。

效法基督与教会的关系

那么婚姻的奥秘有哪些可以应用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呢?我会提到两个方面,也是《以弗所书》主要涉及的两点。一个是丈夫与妻子的关系应当效法上帝旨意中基督与教会的关系。另一个是在婚姻关系中夫妻双方应当以满足配偶的快乐为自己的快乐。也就是说,婚姻应当是基督教快乐主义者的组合。

首先,如果上帝所设立的婚姻预表的是基督与教会的关系,那么在婚姻中的丈夫与妻子应当怎样做呢?保罗提到两点。一点是提给作妻子的,一点是提给作丈夫的。提给妻子的建议在《以弗所书》5章22-24节:

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他又是教会全体的救主。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

根据婚姻的喻表,妻子代表的是教会。妻子当像教会顺服基督一样顺服自己的丈夫,因为基督是教会的头。23节说:“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头至少意味着两件事。一是基督是供应者或拯救者;二是基督是掌权的或万有之首。“头”这个词在《以弗所书》4章15至16节还用到过两次,那里说基督作为头是全身的供应者。《以弗所书》1章20-23节那里说基督作头是掌权者。

惟用爱心说诚实话,凡事长进,连于元首基督。全身都靠他联络得合适,百节各按各职,照着各体的功能彼此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在爱中建立自己。(弗4:15-16)

头是联络身体的关键,目的是要身体得以增长,供应身体增长的需要。让我们来看看《以弗所书》1章20-23节是怎么说的:

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大能大力,使他从死里复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连来世的都超过了。又将万有服在他的脚下,使他为教会作万有之首。教会是他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

上帝使基督从死里复活,使他成为万有之首,执掌权柄,超过一切执政的、主治的和掌权的。从《以弗所书》的经文可以看出,丈夫在家庭中作头的地位,指的是他在婚姻中要承担尽可能满足妻子需要(除了要满足妻子的物质需要,还要保护并爱护她)的重大责任。同时他还要承担管理并引导家庭的重大责任。

《以弗所书》5章24节那里说:“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妻子顺服丈夫的基本意思是:妻子承认并尊重丈夫在保护配偶并满足配偶物质需要上承担更大责任;愿意在基督里服从他的权柄和带领。根据《以弗所书》5章22节在范围上的限定,妻子必须是在“基督里”顺服自己的丈夫。妻子不应当让丈夫在婚姻中的权柄超过基督在婚姻中的权柄,也不应当顺从丈夫犯罪,而是要持守基督,以顺服的灵反对丈夫犯罪的意志。在丈夫犯罪时,她可以在态度和行为上拒绝与丈夫的犯罪行为认同,并期望丈夫弃罪从善,使她能尊重丈夫作头的权柄,使他们的婚姻重新恢复和谐。妻子喻表教会,妻子顺服丈夫喻表的是上帝所预定的教会对基督的顺服。

我们再来看看丈夫。保罗说,丈夫喻表的是基督。《以弗所书》5章25节说:“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23节说丈夫是妻子的头,意思是说,丈夫爱妻子要爱到甚至甘愿为她舍命的地步。正如耶稣在《路加福音》22章26节所说:“你们里头为大的,倒要像年幼的;为首领的,倒要像服侍人的。”那些自己陶醉在电视节目里,把自己的妻子当作使唤丫头一样呼来唤去的丈夫,已经因着电视弃拒了基督。基督曾拿毛巾束腰为使徒们洗脚。如果你想成为一名基督徒式的丈夫,就应该效法耶稣而不是电视剧里的什么黑帮老大。

《以弗所书》5章21节“当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顺服”成为整段经文的主题句。光从这节经文看,我们还不能推论说这节经文的意思是说,基督顺服教会的样式就是教会顺服基督的样式。教会对基督的顺服是甘心接受他的引导与带领。基督顺服教会是以谦卑仆人的方式服侍教会。基督说:“为首领的,倒要像服侍人的”,这时他不是说,你们作首领的就别作首领了。即使当耶稣跪在那里替使徒洗脚,他的领袖地位也是不容置疑的。因此身为基督徒丈夫,我们不应忘记当我们承担着对妻子和家庭在道德和属灵上的管理责任时,我们也同时承担着谦卑服侍他们的责任。

婚姻所喻表的第一个奥秘是,婚姻反映的是基督与教会的关系,其中妻子喻表的是教会,丈夫喻表的是基督。当婚姻中的夫妻双方都以这样的眼光彼此相待,那么他们应当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两个人。因为他们已经活出了神的话,活出了耶稣基督。

以满足配偶为乐

婚姻所喻表的第二个奥秘,也是最后一个奥秘是:夫妻双方应当以对方的快乐为自己的快乐。我们在圣经中再也找不到比《以弗所书》5章25-30节更清楚地表达基督教快乐主义的经文了。这段经文清楚地指出,婚姻当中之所以拥有如此多的痛苦,是因为夫妻双方只顾着寻找自己的快乐,而没有顾及自己的配偶快乐。这段经文教导我们要以寻求配偶的快乐为我们的快乐,因为这正是基督为我们树立的榜样。

让我们先来看看《以弗所书》5章25-27节的内容:

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他为什么要为教会舍己),要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他为什么要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

基督为教会舍命,是因为他希望自己所迎娶的是一个美丽的新娘。他忍受十字架的痛苦,是为了得着摆在他面前的婚宴的快乐。然而什么是教会最大的快乐?难道不是将自己以新娘的身份无瑕无疵地献给至高无上的基督吗?基督是在教会的快乐中找到了自己的快乐。可见,基督在这里为丈夫们所树立的榜样就是要以寻求妻子的快乐为自己的快乐。

《以弗所书》5章28节把这点讲得很清楚:“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总是保养顾惜,正像基督待教会一样,因我们是他身上的肢体”保罗深知基督教快乐主义的一个重要根基就在于:“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子”这句话上,即使是那些选择自杀的人,也是因为不想让自己的身体遭受更多的痛苦才选择自杀。从本性上来说,我们都是爱自己的人,我们愿做任何事为使自己感到快乐。保罗并不是在阻止我们去寻求快乐,而是帮助我们寻求到使自己快乐的正确方法。他告诫婚姻中的夫妻双方:“当知道你们彼此之间已成为一体。因此,如果你只是为了满足一己之乐而以损害配偶的快乐为代价,那么你所做的无异于是在摧毁你自己最大的快乐。但是如果你能全身心地寻求配偶的快乐,你寻求的也正是自己的快乐,你们的婚姻也就活出了基督与教会的亲密关系。”

我在这里做的见证并不能增添神话语的分量,但我还是很想与大家分享。我在1968年结婚的同一年发现了什么是真正的基督教快乐主义。十五年来,我和娜艾尔遵照基督的教导,一直在热切寻求那份深入而持久的快乐。尽管我们做的还不够完全,偶尔也会忽略对方的快乐,但我们恒久、热切地在满足对方的快乐中寻求自己的快乐。可以见证的是,我们为此得到了主的奖赏。当我们成为婚姻中的基督教快乐主义者,切实履行自己在婚姻中的角色,我们的婚姻关系就喻表了基督与教会的关系,这一属灵奥秘的彰显就使上帝得到极大的荣耀。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