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拜:基督教快乐主义的圣宴


《诗篇》63篇5-6节:

我在床上记念你,在夜更的时候思想你,我的心就像饱足了骨髓肥油,我也要以欢乐的嘴唇赞美你。

对基督教快乐主义的反感扼杀了许多教会中敬拜的灵。当人们认为高尚的道德活动一定不能掺杂人的益处时,敬拜,这一人类所能从事的最高尚的道德活动,就成为一项不得不履行的义务了。当敬拜被降低成一种义务时,敬拜也就不复存在了。教会敬拜中遇到的一个最大的敌人就是人们所持的某种道德自义。人们把寻求自己的快乐当做是罪,于是这种美德禁锢了心灵的渴望,扼杀了敬拜的灵。如果敬拜不再是我们享受上帝荣耀的圣宴,它怎能称为敬拜呢?

人内在的感受和外在的行为都彰显上帝的荣耀时才构成敬拜。内在的感受是敬拜的实质,耶稣曾说:

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所以拜我也是枉然。(赛29:13)

敬拜中我们的心有三种回应神的方式

内心无动于衷的敬拜是徒然、空洞、毫无价值的敬拜。敬拜中人内心的感受是可以描述的,它主要有三种回应神的方式,这些回应通常是彼此交替出现或同时出现的。

  1. 我们的心可以因上帝荣耀的丰富而快乐。
    我在床上记念你,在夜更的时候思想你,我的心就像饱足了骨髓肥油,我也要以欢乐的嘴唇赞美你。(诗63:5-6)
  2. 我们的心可以盼望这快乐变得更深入、强烈和坚固。
    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渴慕溪水。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我几时得朝见神呢?(诗42:1-2)
  3. 当我们的心感受不到上帝的快乐,也不再渴慕这快乐时,就会忧伤。
    因而我心里发酸,肺腑被刺。我这样愚昧无知,在你面前如畜类一般。(诗73:21-22)

拦阻敬拜的巨大障碍

如果你感受不到上帝荣耀丰富的快乐,不渴慕遇见上帝并认识他更深,也不为自己丧失了对上帝的渴慕和快乐而忧伤,那么你根本不是在敬拜。一个把压制自我感受看成美德,把寻求快乐看成罪恶的人是无法敬拜的。敬拜是生命中最享受的一件事,人希望凭借自己的美德向神敬拜的想法只能毁掉它。敬拜最大的拦阻并不是我们对快乐的追求,而是我们总想把自己那可怜的快感极力压制下去的意愿。耶利米这样说:

岂有一国换了他的神吗?其实这不是神!但我的百姓将他们的荣耀换了那无益的神。诸天哪,要因此惊奇,极其恐慌,甚为凄凉。因为我的百姓作了两件恶事,就是离弃我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耶2:11-13)

神百姓敬拜上帝最大的拦阻并不是我们对自我满足的寻求,而是我们在寻求上帝时表现出来的那种微弱且三心二意的意愿,以致我们宁愿到那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边饮上几小口,也不肯到旁边的活水泉源饮到饱足。

C.S.路易斯是我在基督教快乐主义问题上的良师益友。我还记得1968年,当我读到他“荣耀的份量”这篇讲章第一页时好像突然有了一个重大发现,我至今仍清楚记得那一刻的感受。他与耶利米的说法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他说这些话的时间离我们更近些罢了。

如果你去问生活在我们这个世代二十个品德良好的人,什么是人类最高的美德,十九个人会答:无私。如果你去问以前世代随便一个圣徒同样的问题,他会答:爱。你看出其中的变化吗?人们对美德的描述已经从积极的描述转变成消极的描述。 “无私”这种消极的理想更多的不是要把福祉给予他人,而是要抑止自己获得的欲望,这里更多强调的是节制自己的欲望并抑制自己的快乐。 我认为这并不是基督教所教导的爱。新约很多地方都讲到舍己,但并未只停留在舍己本身。除了舍己以外,我们还被教导要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从基督。在所有这些经文中,我们必能发现,舍己和背起十字架跟从耶稣都必须是发自我们内心的愿望。在许多现代人的头脑中都潜藏着这样一种认识。他们认为人们心里存着愿望并希望从中得着享受是一件不好的事情。这是康德和斯多葛派哲学的思想,而不是基督教信仰的教导。事实上,当我们思想福音书中关于赏赐的应许以及赏赐的实质时就会发现,在神看来,我们对这些事物的渴望不是太强了,而是太弱了。当上帝将无限的快乐赏赐给我们的时候,我们却满不在乎地沉溺在吃喝、性交和个人野心的追逐当中,像一个无知的孩子,只满足于看得见的享受,却没有看见那更美的福份已经赏赐给我们了。我们实在太容易满足了。

我们追寻快乐的欲望实在太低了,这就是我们无法真实敬拜的原因。我们只满足于有房子可住、有家人可陪、有三两个朋友、有一份工作、有电视可看、有微波炉和苹果二代电脑可用、偶尔晚上出去消遣一下、每年可以外出度度假。我们已习惯于享受这些微小、平淡、短暂、不足以为足的满足,以致我们丧失了追求更大快乐的能力,从而导致我们敬拜的灵枯竭。

基督教快乐主义的敬拜

对伯利恒教会我有一个梦想。我梦想教会里的每一位信徒都成为基督教快乐主义者,那么我们就会有一场真正的敬拜;我梦想每个主日都能有一个小时被完全分别出来,在这一个小时中,信徒们能一起与永活的上帝亲密相交,每个人都能发自内心地说:

神啊,你是我的神,我要切切地寻求你。在干旱疲乏无水之地,我渴想你,我的心切慕你。(诗63:1)

我梦想将喜爱灵里相交的信徒都聚集在一起,为了更深的相交,愿意拿出一个小时,在风琴的伴奏下热切地向神祷告,使神的灵得以在敬拜中翩然降临,以大能震动我们敬拜的场所;我梦想周日早上将信徒们聚集在一起,像一起度假、一起分享感恩节大餐和圣诞节礼物的一家人一样,真切地享受神里的快乐。当诗班将我们的心转向上帝,当风琴奏响向万王之王献上的颂赞,当传道人讲明无与伦比的福音真理时,我们的心被快乐充满,得以无拘无束地在主面前同称“阿们!”我梦想在这一小时的敬拜中,我们得以在上帝的快乐中化解彼此间的恩怨,医治内心深处的创伤,使经历破碎的信徒得以重新得力,带着复兴和刚强的灵在新的一周里重新投入到他们的工作中;我梦想聚集起一群渴慕神话语的人,以歌声、琴声、角声、笛声、丝弦声、钹声和快乐的呼喊声回应上帝的救恩;我梦想在每周的这一个小时里,我们能与上帝真实地相遇,使第一次来到教会的人也能感受得到:“这里是上帝同在的地方!”

这不只是一个梦想,而是上帝向我们所怀的旨意,这旨意如今正在成就中。上周一个弟兄过来见我,他已经参加了好几次我们早上的敬拜。他告诉我,希望我们这样的敬拜能够继续下去,接下来他含着眼泪告诉我:“回到家后我为我们的教会流泪,因为我们没有像你们这样敬拜。”我对他的话感到吃惊,因为我认为我们离梦想中的敬拜还相差甚远。作为初信者,这名弟兄正在一家敬拜形式十分宽松的家庭教会接受牧养,于是我说:“一定是我们这种经过事先计划的敬拜形式对你来说太过拘谨了吧。”但他回答说:“不,不是,真正令我感动的不是你们的敬拜形式和程序,而是在你们这里有生命,在这里能真正遇见上帝。”他是对的。许多教会看似吸引人,里面却没有生命;有些教会看似循规蹈矩,里面却流动着生命。敬拜是把我们引向上帝的途径,我们能否真实地敬拜,取决于我们能否成为基督教快乐主义者。

对基督教快乐主义的四种非议

我们应当如何在伯利恒教会实现我们的梦想呢?有两件事要做:一个是理性上的,另一个是感性上的。理性上我们需要明确人们对基督教快乐主义的非议是没有根据的,感性上我们需要唤醒灵里对神更新、更强烈的感情。下面我们就谈谈人们对基督教快乐主义在敬拜问题上的误解。

  1. 首先,基督教快乐主义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把上帝当成满足我们属世快乐的工具。基督教快乐主义者所寻求的快乐不在上帝以外。上帝就是我们所寻求的终极快乐。“我就走到神的祭坛,到我最喜乐的神那里”(诗43:4)。我们终极的快乐不在于我们拥有多少金银宝石,不在于我们是否能与亲朋欢聚,不在于我们能够获取多少属地或属天的祝福,而在于我们的终极快乐就是上帝。上周我和大家一起分享了希伯来书十一章六节的经文,那里讲到只有来到上帝面前,并相信他会赏赐寻求他的人才能得着上帝的喜悦。今天我要再次强调,这个赏赐其实就与上帝的相交。
  2. 其次,基督教快乐主义认为,人的自我感受会抹杀我们的快乐并摧毁我们的敬拜。当我们把眼目关注在自己身上,试图体验快乐时,快乐反而会溜走。基督教快乐主义者知道,享受快乐的秘诀在于忘掉自己。我们到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学院参观是为了获取艺术欣赏上的快乐。基督教快乐主义的建议是:我们最好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画作,而不是自我的感觉上,这样才能享受到其中的快乐。可见,在敬拜中,我们的目光要完全专注在上帝身上,而不是我们自己身上。
  3. 第三,基督教快乐主义并没有说快乐就是我们的神,而是说,我们从何事上体验到最大的快乐,什么东西就会成为我们的神。
  4. 第四,当基督教快乐主义者为着自己的快乐寻求上帝时,我们并不是将自己置于上帝之上。病人高不过医生,孩子大不过父亲。娜艾尔在12月21日收到我送给她的15支结婚纪念日玫瑰而感谢我时,我说:“不用谢,这是我当尽的义务。” 如果给妻子送花只是我的义务,而不是出于我对她的感情,那么我这种履行义务的送花,只会让她感到被轻视 。这也是我们在敬拜中应当改变的态度。我们常常把敬拜上帝当成一些外面的行为,却没有在内心中真正地享受他,这也是对上帝的轻视。如果送花时,我告诉妻子我愿意单独与她外出是因为享受与她相处的乐趣,她感受到的一定不是轻视而是快乐。我们被造不只是要永远地荣耀他,享受他,更是要以恒久享受他的方式荣耀他。如果我们不能享受上帝,就不能荣耀他。可见,我希望伯利恒教会成为敬拜的教会的梦想,只有在信徒都能成为基督教快乐主义者,不以短暂的快乐为满足,而以上帝为完全的满足时才能实现。

仰望上帝的荣耀

我希望在分享完这个系列之后,大家都能成为以上帝为我们最大的享受和满足的人。但是做到这点还不够。要想成为一个真实敬拜的人,我们心中对上帝的情感必须被更新并加强,且被不断滋养,免得它枯萎死亡,导致我们无法真实地敬拜。希望发生在查尔斯・达尔文身上的事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达尔文在生命临近终结的时候,写了一本自传留给他的孩子们,其中他提到自己一生中的一个遗憾,他这样写到:

三十岁左右,我迷上了诗歌……它们给我带来极大乐趣。以前,我喜欢照相和音乐。但是到了今天,已经有很多年了,我连一行诗也读不进去 ……从照相和音乐中我再也找不到任何趣味……虽然我还保留着一些对美景的喜爱,但它们也不再像从前那样能让我兴味盎然了……我的头脑好像变成了一台研磨机,以往经历的许多事情如今只剩下了一点零星的片断。

弟兄姊妹,请不要让达尔文的经历成为你的经历!不要让你的信仰只剩下圣经教导的零星片断;不要让你对上帝起初的爱冷却;不要让你对上帝那孩子般的敬畏和惊奇消失殆尽;不要让你与上帝的关系因着你对其他事物的喜好而枯萎。你拥有寻找快乐的能力,只是你对此不甚清楚,上帝会让你看见这个能力。你的眼睛要看见上帝的荣耀,它正团团环绕你。“诸天诉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

如果你祈求神并在暗中寻求他,神会亲自开启你的心窍。上周一晚上我乘喷气机从芝加哥返回。机上差不多只剩下我一个人,于是我选择在靠东边的窗户坐下来。飞行员说密歇根湖的上空正遭遇雷暴并移向威斯康星州,于是他选择绕开这一地区朝西边飞去。我坐在那里注视着窗外漆黑的夜空,突然,整个天空被一道白光照亮,我看见飞机之下2英里、3英里、4英里处大团的白云向后飞去,然后白光消失了。只相隔几秒种,又一道巨大的白色光柱由北向南忽然闪现,横穿过地平线,然后再一次消失在黑暗中。不久,此起彼伏的闪电和炽热的白光从沟壑状的云团及远处堆积如山的云团中喷射而出。我坐在那里摇着头看着这一切不可思议的壮丽景象,“主啊,如果这一切只不过是你锋利的宝剑所发出的火花,你再来的那日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呢!” 这时,我想起主在圣经中所说的话:

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太24:27)

直到今天我的眼前还会时时浮现出那天的景象,让我真切地感受到“荣耀”这个词所要表达的真实,为此我一次又一次地感谢主,因为他使我的灵魂苏醒,愿意来渴慕并敬拜他。如果你真切地祈求神,相信他一定会在你身上成就同样的工。